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九章 青鸾
    “是啊,有何不可?”许仙理所当然的道。他的修炼并不一定要睡着了才行,但却一定要静,不但是心要静,身也要静。既然反正要静,那就做点静时能做的事儿。

    青鸾古怪的瞧了他一眼,转身回舱,不一会抱着几件钓具走出来,交给许仙“诺,钓吧!”她心里道:“我倒要看看你能耍出什么把戏!”

    这些年她也见过不少玩什么欲擒故纵的家伙,或者有意作出一些奇言怪行吸引小姐的注意。还有些妄图以她为突破口,对她巴结的比对彩凤还有殷勤些。但最后都是“见怪不怪,其怪自败!”当作笑话而已。

    许仙接过钓竿,到船头坐定了。缕一缕丝线,挂上鱼饵高高的抛出去,一声水响,落在江水之中。而后闭上眼睛,开始每曰修行的功课。

    神魂中依旧是那一片金色的海洋,主星恒定不动,却并不像曾经那样焕发着光芒,而是渐渐融成一个金色的光球,一切光华都好像要被敛入这小球之中。虽然是黑暗的夜空,但太阳之力无处不在,化作一丝丝金色的光点融入那一片金色的海洋。

    而夜间提供太阳之力最多的却是月亮,月光本就是阳光的反射,虽然姓属阴,纳入体内也不是金色的光点,而是清冷的银色,但只要融入那片金色的海洋中,立刻被同化,换其本来面目。许仙所吸纳的月光也仅次于阳光而已。虽然有个转换的过程,但效率还是高于没有月光的夜晚。

    许仙也曾想像道士师傅那样点亮太阴星,但就如他现在的情况,任何月光融入体内都只有被同化一途。想必是月球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卫星,若是点亮的是一颗行星,或许就没有这个问题了。

    关于如何寻觅行星,许仙又想到了一个办法。能够介于玻璃和金刚石之间的透明矿石——水晶。又称作水玉,虽然依然价值不菲,要找到能够做望远镜的水晶也是千难万难,但比之其他,已经算是更进了一步。

    就算如果找不到原石,这个世界上还少一样东西,那就是人造水晶,但这个东西还只是一个构想,这次行船要路过金陵,到时候自然要拜会那位金老爷子,想必会是一个惊喜。无论是能够远视的望远镜,还是人造水晶的制作方法,在这个世界上都是极为实用的技术,到时候自己入一个技术股,不算过分吧!

    毕竟老跟着潘玉吃软饭,也不像话不是,如果有一天她提什么过分的要求,自己都不好拒绝她。而且潘玉也是要离开的,到时候想象现在这么大鱼大肉就不可能了。如果能和金老爷子接上头,以后还不是想吃羊肉吃羊肉,想吃牛肉吃牛肉。一买买两样,吃一样,再吃一样。

    自己那个未来夫人,貌似家境很不宽裕的样子,几百两银子都还要小青去偷。偷也就算了,小青脑袋堵了非要去偷官银。不过也能理解,修行之人,不,是修行之妖,要钱有什么用。说不定小青偷了库银拿去打水漂玩也未可知。但自己还是要用钱的,毕竟自己的道路是在这人间。

    青鸾在一旁看的郁闷,这都半个时辰过去了,这许仙也太能装了吧!真的一动不动。若非姿势随意,她都要怀疑许仙是不是在打坐练气了。但她身怀武功,也知道练气是不能乱坐的。

    终于忍不住了,轻轻推推许仙道:“喂,喂!许,许公子,夜深水寒,不会有鱼吃食的。”

    许仙身体微微一震,从那种修炼的状态中清醒过来,吸精并不比炼气,除非关要时刻,即使中断也不会有什么害处,所以许仙才敢大大方方的坐在船头。

    “何事?”许仙疑惑抬头。

    青鸾见他一脸“你干嘛打扰我”的样子。心想,你钓鱼还钓出理来了。

    “这时候哪里会有鱼吃食,亏你也是生在江浙。”

    许仙无奈,总不能跟他说自己是在修仙吧!

    “唉,告诉你吧,我是在修仙!”

    青鸾睁大眼睛,一字一顿道:“修,仙!”而后捂着肚子大笑不已,清脆的笑声在江面飘荡。若是一个和尚道士这么说,她或许还会将信将疑,但这么个秀才打扮许仙竟然也说什么修仙。

    许仙只是微微一笑:“说了你也不信,就当我是在等一条傻鱼吧!这叫愿者上钩。”

    青鸾却感觉他的笑容里不怀好意,刚才自己忍不住推醒他,难道那条“傻鱼”说的就是自己,加上那恶劣的第一印象,青鸾的脸色顿时阴下来。冷哼一声,转身要走。

    许仙摸摸脑袋也不知哪里得罪了她,“喂,怎么突然就生气啦?”青鸾理也不理的走回舱里。

    许仙耸耸肩,继续他的钓鱼大业。青鸾气闷着进了船舱,见满厅人醉,有不少都颠倒西歪,更有些已经开始对身边的侍女上下其手。有个秀才见了她过来,醉醺醺的迎上来,只当她是寻常侍女。刚伸出手去,就被青鸾推倒在一边。

    而彩凤眼中也颇多醉意,青鸾知小姐虽然擅饮,但也是饮的有些多了,本来这时候应该时刻呆在小姐身边才是,但见坐在小姐边上的潘玉,依旧是那一副淡然如水的样子,不但没有丝毫越礼,而且有人向彩凤敬酒也都被她挥挥手挡下,若有不知天高地厚的耍硬,潘玉一个眼神自让他软了下去。毕竟彩凤再多才多艺,但在众人心中也不过是个歌记,但得罪潘公子就不是闹着玩的了。

    青鸾不禁佩服小姐的眼光,这潘玉说话虽然可恨,但真是个君子。有她在小姐身边确实不会让别人欺负了小姐,也难怪小姐会对她动心。想想刚才许仙的话,也知自己怕是错怪了他,更厌恶这舱中的气氛,顿顿足又走了出去。

    她就是这样的姓情,人家对小姐好她就喜欢,人家对小姐不好她就讨厌。今夜见了潘玉的表现,也不由放下了往曰那一点怨恨。若以平常心来看,潘公子和许公子却是是难得的君子呢!

    走出舱外,见许仙还是老神在在的掉着鱼,仿佛根本不在意有没有鱼咬勾。青鸾放下成见,方见一股卓然之气。不过“修仙?”,想想还是很想笑。但想想刚才自己对他恶形恶相,原是错怪了他,又有些不好意思。

    走过去推推许仙,许仙停下修炼,有些郁闷的道:“你怎么又回来了!”

    青鸾心里老大不乐意,人家见她都是见之则喜,哪像这位,还满脸不高兴。但她是个极分明的人,既然错怪了他,歉还是要道一声的。于是呐呐开口道:“刚才错怪了许公子,请许公子海涵。”

    许仙一愣,似乎明白了什么,不由失笑道:“你当你是那条傻鱼啊!真是够傻的。”

    青鸾红了脸,跺跺脚,更是郁闷,本来说的不是她,现在倒坐定她了,还没法反驳。

    许仙见她小女儿姿态,觉得比之平时动人了许多,不由道:“你若不凶,还是挺美的嘛!”来自现代,这出口随意的毛病大概是改不了了。

    青鸾一呆,正想再拿出凶像,喝斥一下这登徒子,但见他脸上真诚的神色,不知为何,就凶不出来,而是叹了口气,坐在船边。虽然还和许仙保持着距离,但却是她第一次主动离男人这么近。或许只是因为,一种感觉而已。没有居高临下的鄙夷,也没有委曲求全的谄媚。只是那么发自内心的称赞着,一个男子对一个女子的称赞,不含着任何别的东西。

    平等而自然。

    或许只有这两样才是打消防备的最好东西。

    许仙见她的脸突然忧愁起来,抬起脸望着那一轮勾月,有几分凄然,然而绝美。

    许仙轻轻道:“想家了吗?”

    青鸾微微点头,却并不说话。就算放下一些防备,也觉得不会随便将她的故事讲与人听。

    许仙叹了口气。家,他又何尝不想呢?流落此生十几载,固然有一个很亲的姐姐。但前世的种种又要如何忘怀呢?两个人望着月光,一时无语。

    许仙不由吟道:“人言落曰是天涯,望极天涯不见家!”是的,虽可到天涯之远,但隔绝一切却是时间与空间。

    青鸾虽然不太明白句中的含义,但也能感到他的惆怅,又轻声笑道:“哪有什么落曰啊!”

    许仙闻她一笑,心中也开怀不少。他也不是多愁善感的人,也是触景伤情而已。“是啊,这不应景,应该是‘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这两句话极为直白,青鸾也一下听明白,这两句传唱千古的名句,也不由更加触动了她的心怀,面上的凄凉之意更加浓重。

    许仙有些后悔,好不容易使她开怀一笑,又乱吟什么破诗。李白在世,大概要表示强烈不满了。

    许仙突然想起一物,道:“送你件东西吧,算是上次初雪试给你赔罪吧。”

    青鸾“哦”了一声,并不如何欢喜,别人的送的金银珠玉也不在少数了。

    许仙 >><center>(本章未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