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十九章 挽救武林劫
    岳湘重回到仙女庙去。

    仙女庙中有了很大的变化,但表面上看去,什么也瞧不出来。

    仍然有很多的香客到庙中进香。岳湘绕到庙后,那里景物依旧,仍然是一片荒凉。

    他已熟记这地方的形势,稍为留心一下,已然找到了地下密室的入口。

    那地方已经有了一些变化,但岳湘却轻易地行了进去。

    密室中的尸体,都已清除,看上去宽大了很多。

    岳湘运气戒备,直行向四大鬼女的住处。

    四大鬼女,竟然都坐在房中。四大鬼女相对而坐。看上去,四个人像是在对坐聊天,事实上,四个人你望着我,我望着你,一直在静静地坐着。

    对岳湘的突然而至,四大鬼女,都微现惊愕之色。

    一阵惊愕之后,四大鬼女突然微微一笑,站起身子。站起来的意思,就是表示欢迎。四大鬼女会表示对一个人有欢迎的意思,实在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

    岳湘更增强了信心,也有些喜悦,但他仍然尽量在控制着自己,笑一笑,道:四位姑娘,都好吗?”

    四大鬼女没有人回答,但她们却颔首微笑。她们的表现,已经是充分地领受了岳湘的意思。岳湘心中一动,暗暗忖道:看来,如若不用些特殊手段,只怕无法使她们就范了。心中念转,举步向外行去。”

    四大鬼女,忽然间,流现出惊奇的神色。没有人阻止岳湘,但八只眼睛,却怔怔地看着他。

    行到了室门口处,岳湘忽然转过身子,和四女目光相接。他又感到一件事,四大鬼女对他确实十分关心。他闪身到门外后面,高声说道:秀秀,你出来。”

    秀秀穿着一身白衣,缓缓行了出来。

    岳湘又证明了一件事,幽灵四女已知道了自己的名字。她们已能分辨自己和别人。岳湘掩不住内心中一股喜悦。由于幽灵四女的知识渐开,提起了他不少的信心。

    秀秀行近了岳湘。

    岳湘轻轻吁了一口气,心中暗暗忖道:必须在三两天内,解决这件事情,无法再缓缓进行了,势必要采取一些激烈的手段才行,所谓激烈的手段,就是刺激四鬼女的人性。不管是利用四鬼女也好,借重四鬼女也好,这件事都必须早有一个结果才好。咬咬牙,岳湘缓缓伸出手去,抓住了秀秀的右手。

    秀秀没有闪避,任从岳湘抓住。她脸上没有羞意,也没有喜色,但却有一点微微的激动。

    细细体会,岳湘又感受到一件事,这些美丽,而又异于常人的少女,也具有一般女人的特征。她们也有着一种男女之情撞击的感觉。岳湘缓缓加强了臂力,轻轻一拖,把秀秀拉入了怀中。

    这就像去抱一个装满了火药的木桶一样危险,美丽的少女,却有着出手就是致命的能力。

    没有人能够了解她们几时会出手杀人。岳湘冒了极大的危险。

    秀秀没有杀人,而且眉宇、眼神中,也不见一点杀机。只见她微闭着双目,依偎在岳湘的怀中,若有所思、又像在享受着什么一样,神情间洋溢着一种欢悦之色。

    岳湘又有了一种进展,这些幽灵般的鬼女,竟然不排除异性相吸的感觉。求证至此,岳湘倒是有些茫然了,他想不出下一步应该如何?他不是心存偷觑四女的美色,只是想征服她们。

    目下江湖上,似是已找不出一股力量可用,这四大鬼女是岳湘心中所寄的大希望。

    一阵轻笑声传了过来,也惊醒了岳湘。抬头看去,只见倩倩和莺莺、燕燕,都已行出了室门,三个人,瞪着六只眼睛,望着两人。

    笑声,就由三女的口中发出来。

    秀秀抬起了依偎在岳湘胸前的脸儿,回顾了三女一眼,嫣然一笑,反身行近三女。

    倩倩突然开了口,道:来,来,我们……”岳湘心中有一股狂喜,倩倩分明是在叫他。

    大步行入了室中。

    秀秀突然转身而去。岳湘茫然地望着秀秀的背影,想出声呼叫,但却为倩倩所阻。

    秀秀很快回来了,作了一个手势。三女都已领悟了那手势的意思,但岳湘不懂。

    倩倩道:你叫岳湘。”这四个字,她说的很辛苦,但却很清楚。

    岳湘道:对,我叫岳湘,倩倩,你们……”

    倩倩皱起了眉头,想了很久,才说道:我们是人,但却又不是人。”这句话很茫然,但岳湘明白。

    岳湘道:现在你们还在恢复中。”

    秀秀道:你帮了很大的忙。”

    岳湘瞪大了眼睛,说道:你们已明白。”

    四女同时点头。

    倩倩突然冒出了一句话,道:我们四人都喜欢你,喜欢和你在一起。”

    岳湘的心中好激动,缓缓拉过倩倩,在她的樱唇上亲了一下。

    倩倩笑一笑,神情间全无反应。秀秀、莺莺、燕燕,都睁大眼睛看,但却没有特殊反应。

    不过,三个人,都在望着两个人笑,好像那是一件很好玩的事情。

    看上去,岳湘的动作,有些轻浮,近乎玩世。但事实上,岳湘的内心中,却是沉重得很,他想尽速恢复四人的人性。可是,恢复人性的法子,就是给她们一种能够感受到的刺激。而且,这种感情上的刺激,还必需要四个人有着完全相同的感受。

    岳湘拉过秀秀,也在她樱唇上亲了一下。然后是莺莺、燕燕。

    四女一样,每一个人,都被他亲了一下。这对她们来讲,是一种很新奇的刺激。所以,在感受上,四女都有着一种很浓烈的兴趣。但很显然的是,她们都没有表现出羞怯,也没有什么强烈的反应。只是引起了她们的兴趣。

    倩倩突然伸出双手,抱住了岳湘,送上来长长的一吻。这一吻很长,很长。

    岳湘用心观察,发觉了经过一段时间之后,倩倩忽然有了一种反应。她的目光明亮了,脸上泛起了一种激情的红晕。她开始扭动了几下细细的腰儿。

    秀秀忽然跑过来,推开了倩倩,自己却学起倩倩来。

    初时,她们都是一种好玩,但是,经过了一阵的深吻之后,都有了一种激动的反应。

    莺莺、燕燕,她们依样画胡芦地推开了秀秀。

    四女都有了相同的反应。

    当燕燕被岳湘推开时,他发觉了情形上有了很大的不同。

    四女的脸上,都泛起了一层红晕,呆呆地望着他出神。

    倩倩突然叹了口气道:好奇怪!”

    岳湘道:奇怪什么?”

    倩倩说道:我好像突然知道很多的事!”

    岳湘道:什么事啊?”

    倩倩道:我也说不上来,我感觉到好像很多事都不一样了。”

    岳湘道:秀秀,你呢?”

    秀秀道:我好希望你陪着我。”

    莺莺、燕燕点点头,道:我们都是这样想,希望你和我们常在一起。”

    岳湘笑一笑道:我是会常常的陪你们,不过,有些事,你们可曾想过?”

    倩倩道:什么事?”

    岳湘道:如若有人要杀我,你们要如何对付他?”

    倩倩道:哦!”

    秀秀道:谁会杀你?”

    岳湘道:你们的主人。”

    秀秀凝目思索了一阵,道:倩倩,我们好像听到一种奇怪的声音之后,会去杀人,对吗?”

    倩倩道:有一种力量,在背后压迫着我们。”

    秀秀道:唉,如若要我们去杀他呢?”

    倩倩道:咱们都不会杀他的,咱们都对他很好。”

    岳湘心中很高兴,四个女娃儿,都有了一种相当程度的觉醒。

    她们已开始了解自己是人。岳湘安心留下来,和四女周旋。他带她们玩乐、游戏,尽量启发她们的感觉,使她们对自己多一些了解。

    岳湘也想到一种强烈的肉体刺激,也可能使她们有着突然的转变,但他却不敢尝试。她们有四个人,岳湘只有一个。

    四个幽灵般的少女,在他全力的带动之下,慢慢地活泼起来。

    她们真的在复苏人性。应付四位姑娘,还要她们不生争执,倒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岳湘费了不少的心血。

    四大鬼女虽然都在转变,但岳湘却发觉了倩倩的进步最惊人。

    天色入夜了,岳湘有些累,同时,一个青衣女婢行了进来,送上晚餐。

    看到岳湘和四女混在一起,几乎丢了手中的餐盒。

    岳湘忽然飞身一跃,挡住了那青衣女婢的去路,道:放下餐盘,我有话要问你。”

    青衣女婢缓缓放下餐盘,一面说道:你是什么人?怎么会跑到这里来?”

    岳湘道:在下岳湘,姑娘可曾听说过?”

    青衣女婢摇摇头,道:没有,我不认识你,不论你是谁,都不该跑到这里来的。”

    岳湘笑一笑,道:事实上,是你姑娘不该来的。既来了,只怕很难再出去了。”

    青衣女婢人已镇静下来,望望四大鬼女,道:你可知道,她们是什么人?”

    岳湘摇摇头,道:不知道。”

    青衣女婢说道:我可以要她们杀了你。”

    自己对四大鬼女,有多大的影响,岳湘也希望有一个了解,笑一笑,道:那很好,姑娘何不下令试试。”

    青衣女婢霍然向后退了八尺,和四大鬼女站在一处,她的口中发出了一种低沉的异啸声。

    岳湘很用心听,但仍然听不出她说些什么,却看到了四大鬼女的反应。

    秀秀的脸上,突然泛起一种杀机,直向岳湘行了过去。

    岳湘立刻提气戒备。

    这是一次严酷的考验,对岳湘的关系太大了。

    秀秀逼近了岳湘。

    岳湘一直静静地站着未动。

    双方的距离很近,近到一伸手,就可以触及到对方的要害大穴。

    四目交注,相互凝视。

    秀秀双目中的杀机,忽然消失了,代之而起的是一片迷迷茫茫之色,忽然张开双臂,扑向了岳湘的怀中。

    但岳湘却不能不小心戒备,接着秀秀扑来的娇躯时,右手已按在了秀秀的要害之上。只要他稍一用力,立刻可以使秀秀失去抵抗的能力。

    那是对一般武林高手而言,但对秀秀这样一个人物,会有些什么结果,岳湘并无把握。

    幸好,不用岳湘出手。

    因为秀秀并未出手,反把小巧的樱口送了上来。

    初尝情滋味,四大鬼女似是对这件事有着一种偏嗜。

    青衣女婢愣住了。

    四大鬼女和常人之间,还有很多的距离。不知羞怯,是她们的缺点之一。

    那青衣女婢的脸红了,望着这种热情的场面,心中又羞又急。

    幸好是羞意深长,冲淡了她心中不少的畏惧。

    岳湘突然间,有了另一种感受,那就是秀秀除了送上樱唇之外,娇躯也像蛇一样,缠到了岳湘的身上。

    青衣少女也看得呆了,静静地站在那里,不知如何应付这个局面。这是她从来没有遇上的局面。

    岳湘缓缓推开了秀秀,望着那青衣女婢,冷冷说道:你看到吗?”

    青衣女婢道:看到了。”

    岳湘道:看到了什么?”

    青衣女婢道:奇怪,也很害怕。”

    岳湘笑一笑,道:不用怕,你还有很多的选择。”

    青衣女婢道:选择?”

    岳湘道:选择的意思,就是说,我们还可以好好地谈谈。”

    青衣女婢点点头。她心中有太多的疑问,完全想不通,怎会有这样的事情。在她记忆之中,这四大鬼女,并不是正常的人。不是正常的人,难道也会有情,而且是男女间的恋情。

    岳湘说道:姑娘和她们四位有关吗?”

    青衣女婢道:没有,我只是奉命替她们送饭,照顾她们生活的人。”

    岳湘道:但姑娘,你却知晓指挥她们的讯号!”

    青衣女婢道:是!这是主人传给我的。”

    岳湘就是要等这一句话,当下说道:那位主人,是男人,还是女人?”

    青衣女婢摇摇头,说道:不能告诉你。”

    岳湘道:那么姑娘也不准备离开这里了。”

    他很想出手,但他又担心出手一战时,会不会引起四大鬼女的反应。

    在感情上,他虽然已接近了四大鬼女不少,但她们动手相搏的反应如何?还是很难预料。

    青衣女婢说道:不行,主人还在等我。”

    岳湘冷冷说道:那是姑娘你的事情了。”

    青衣女婢道:我明白了,你想留下我。”

    岳湘道:在下正有此意。”

    青衣女婢回顾了四大鬼女一眼,道:你和她们相处得很好。”

    岳湘道:不!姑娘如若想利用她们对付我,那就白费心机了。”

    青衣女婢道:很奇怪啊!主人告诉我的方法很灵,怎会突然不灵了呢……”

    语声一顿,接道:你可知道,她们不是正常的人吗?”

    岳湘点点头,道:所以,我才能和她们处得很好。”

    青衣女婢吃了一惊,道:难道你也是……”

    岳湘脸色一沉,道:你未免问的大多了一些。”

    青衣女婢四顾了一眼,突然向前冲过去。

    岳湘早已有备,右手劈出了一掌,拦住了青衣女婢的去路。

    那青衣女婢指点,掌拂,竟然很轻易地把岳湘的攻势给封住。

    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两人交手几招,岳湘已感觉到这青衣女婢不是个可以轻敌的丫头了,立刻全力抢攻。

    四大鬼女呆呆地望着两个动手,脸上是一片茫然。

    显然的是,她们知道应该帮助一个人,但却不知道应该帮助哪个。

    打到二十个照面以上,岳湘才找到一个机会,一指把青衣女婢点倒。

    这时候,忽有一阵轻微的呼啸声传了过来。

    四大鬼女闻得那声音之后,立刻向外奔去。

    但每个人在离去的时候,都忍不往回头向岳湘看了一眼。片刻间,四大鬼女走得一个不剩。幽密的地下室中,只余下了岳湘和被点中穴道的青衣女婢。

    岳湘略一沉吟,改点了青衣女婢的四肢穴道,笑一笑,道:姑娘,现在,我可以杀了你,而且别人不会知道。”

    青衣女婢摇摇头,道:老主人看不到我时,她会派人来找我。”

    岳湘道:等他找到你的时候,你已经变成了一具尸体。”

    青衣女婢道:唉!你如是一定要杀我,我就求你一件事。”

    岳湘道:什么事?”

    青衣女婢道:给我一个痛快的死法。”

    岳湘道:不行,我还要问你很多的事,所以,我必须要慢慢地问你。”

    青衣女婢说道:我不会回答你什么的!”

    岳湘道:所以,我只好慢慢地拷问你,我要用分筋错骨法,错开你的关节,如果你还不肯说,我就一刀一刀地剐了你。”

    青衣女婢道:你敢?”

    岳湘道:我为什么不敢,现在,咱们就来试试。”

    青衣女婢脸色大变,道:我知道的不多,你要我说什么啊?”

    岳湘心中明白,话虽曲折,但事实上,已经是答应了,当下说道:你那位老主人,是不是仙女门真正的主人?”

    青衣女婢沉吟了一阵,道:大概是吧!”

    岳湘皱眉头,道:你是不是他很亲近的人?”

    青衣女婢道:我伺侯他,但他的卧室,却不许我进去,每次,他自动打开房门时,我才能进去替他整理一下房间。”

    岳湘道:你没有见过他吗?”

    青衣女婢道:见过,他是留着花白胡须的老人,黑黑的,就像一般乡下的老农一样,一点也不特殊。”

    岳湘道:哦,只有这些吗?”

    青衣女婢道:我知道你不会相信,但我只知道这些,他传了我一种指令四大鬼女的办法,那是要我来照顾她们,送食用之物给她们。”

    岳湘道:我相信你的话,你现在走吧!”解开了青衣女婢穴道。

    青衣女婢呆了一呆,道:你真的放了我。”

    岳湘道:对!我相信你不会告诉他这件事情。”

    青衣女婢道:他如知道了我告诉你这些事,一定会杀了我。”

    岳湘道:看来,你是个很聪明的姑娘。”

    青衣女婢道:你也很仁慈。”

    岳湘道:你去吧!我也要走了。”轻轻拍拍青衣女婢,转身而去。

    他很英俊,那种叫女人动心的英俊。

    青衣女婢轻声道:我叫小蓉。”

    岳湘道:小蓉儿,再见了。”

    而事实上,岳湘并未离开,只是隐身在暗处,看着小蓉儿离开,他等得很耐心,足足有二个时辰之久。

    四大鬼女出去了两个时辰之久,定然是去办事了。

    天色入夜时分,才看到秀秀回来。而且,只有她一个人。

    岳湘忽然现身。

    秀秀笑一笑,缓步向岳湘怀中偎去。

    岳湘亲了她一下,道:跟我走。”他牵着秀秀行去。

    他在冒险,他冒险很成功。借夜色掩护,他竟然把秀秀带入了徐家宅院,而且,带入了青莲子的卧室中。

    现在,岳湘的困难是,如何让秀秀为青莲子疗治伤势。

    大出岳湘意外的是,表达过程,并非是十分困难,秀秀竟然领悟了岳湘的用心,竟然替青莲子疗治了伤势。

    岳湘无法确知秀秀是否疗治好了青莲子的伤势,但见她双手伸动,在青莲子的伤处,抚摸了很久,才停了下来。停下来的同时,秀秀神情忽然大变,脸上一片迷茫和冷冷的杀机。

    她缓缓站起了身子,举步向前行去。

    岳湘一直示意不让人阻止她。

    秀秀直行出徐家宅院,岳湘紧随她身后而出,一面暗作戒备,准备应变。直到行出了大门,岳湘才听到一种奇怪的声音传入耳朵。

    秀秀加快了脚步,疾奔而去。

    心悬青莲子的安危,岳湘并没有一直追下去,匆匆转回徐宅。

    青莲子竟然清醒了过来,而且痛苦消失。

    陪在青莲子身侧的女婢替月,数日来一直愁眉不展,此刻却是满脸欢悦神情,见岳湘行入房中,识趣地快步而去。

    望望岳湘,青莲子道:替月告诉了我大概的情形,你怎么能支用她们?”

    岳湘道:我在赌运气,不过,我们的运气还不算太坏。”

    青莲子目光中无限地温柔,无限地感激,脸上有着淡淡的笑意,呆呆望着岳湘。

    岳湘道:莲儿,你是不是有很多的话要问我?”

    青莲子摇摇头道:我心中虽然有很多事要问,但我想,还是不用问了。”

    岳湘道:为什么呢?”

    青莲子道:因为,有些事,我不知道该不该问?”

    岳湘笑一笑,道:不问也好,好好地养伤吧!事实上,不用你问,我也会自己告诉你的。”

    青莲子点点头,道:岳湘,我想养息两天之后,改扮一下。”

    岳湘道:改扮什么?”

    青莲子道:也许他们现在很忙,没有空找我,但我相信他们绝对不会放过我,岳湘,面对死亡的时候,我并不害怕,但这次大伤痊愈了,我忽然感觉到生命很美丽,我要尽量逃避死亡。”

    岳湘说道:对!我也要你好好地活着。”

    青莲子嫣然一笑,道:我记得,我学了不少的武功,但却一直很少用来杀人,现在我要好好的想想这些方法了。”

    岳湘道:对!拼命才能保命,面对敌人时,一旦心软,你就很可能会被人杀了。”

    青莲子点点头,吁一口气道:我想问你几句话,又怕问错了,你会误会。”

    岳湘笑一笑,道:不妨事,你尽管问吧!”

    青莲子道:你怎么和她们处下去的,而且,又怎能用她们替我疗伤?”

    岳湘道:她们本来都是很聪明的人,但却被一种力量封闭了灵智,只要把封闭她们的力量给揭开了,她们就会逐渐恢复清醒。”

    青莲子沉吟了一阵,道:你已经找到了这种办法吗?”

    岳湘道:我还在试,秀秀会替你治好伤势,已经有了一个很好的开始和证明。”

    青莲子道:她们已经脱离了那种控制?”

    岳湘道:没有,秀秀的突然离去,就是被一种声音所诱走,那种低微、神秘的声音控制着她们,如若有一个人,能够了解那种声音。我想,就可以揭发出更多的隐秘。”

    青莲子沉吟不语,不知她想什么!但是她想得却似很入神。

    岳湘未再惊动她,悄然出室而去。那捕捉一刹的灵机,受不得任何惊扰。

    风尘三侠和桑木道长等都在大厅上等候岳湘。徐家宅院,已经是对抗仙女门的一个主要所在。

    铁大鹏有些迫不及待地说道:岳兄,那个丫头走了。”

    岳湘道:秀秀走了。”

    望了桑木道长一眼,接道:老前辈,可曾把我们目下的处境告诉了他们?”

    桑木道:没有,这是很震动人心的事,贫道觉着该和岳少侠商量再说。”

    岳湘道:告诉他们吧!五龙会已经不算什么秘密了。”

    桑木苦笑一下,道:岳少侠,双方的实力很悬殊,咱们只有几个人……”

    岳湘接道:我知道,但现在咱们已骑上了虎背,与其等他们准备好找上门来杀咱们,何不做一次拼命的突袭。”

    桑木道:孤注一掷?”

    岳湘道:死里逃生。”

    铁大鹏道:对!如若已经到了非拼不可的时候,在下倒是赞成主动突袭,和他们放手一战,敌来找我,不如我去找敌了。”

    桑木道:问题在我们要去找谁?”

    铁大鹏瞠目不知所对。

    岳湘接道:擒贼擒王,要拼命,当然是找值得拼命的人,所以,咱们去找仙女门,找出那个幕后主持人。”

    桑木沉吟了一阵,道:好吧!贫道先把咱们目下的处境,敌我情势的方面,说个明白,然后,诸位再做一个决定。”

    岳湘道:道长,目下处境,我们是风雨同舟,生死与共的局面,我是希望道长在说明的过程中,越清楚越好。”

    桑木很仔细地说明了经过。

    铁大鹏听得十分惊愕,整个的江湖情势,变化得如此厉害,像风尘三侠这样的人物,竟然是如此被蒙在鼓中。

    岳湘道:目前的处境,就是这么一个经过,覆巢之下无完卵,咱们既不能有一个完美的计划扭转江湖大局,只有想法子选择一个值得拼命的机会了。”

    铁大鹏道:好啊!岳老弟有什么打算,那就说出来吧!咱们三兄弟,全力支持,水里水里走,火里火中行。”

    岳湘道:在下觉得,今夜,咱们要突袭仙女庙。”

    李三奇道:对付四大鬼女?”

    岳湘道:四大鬼女,已不是咱们这些武功所能够对付得了的,咱们要找出那些暗中操纵江湖变局的人。”

    青莲子道:他在仙女门中吗?”

    岳湘道:我无法肯定他是不是真的主持人,也许是一个替身,但很重要。”

    这时外面突然传入了一阵吵闹之声。岳湘忽然离座而起,直向外面奔去。风生三侠,紧随而出。

    只见一个青衣小帽,形如贩夫的人,已冲到了二门之后,六七个徐宅武士正在堵截,但那青衣人十分滑溜,左闪右避,一下就越过了几人的拦截。

    岳湘冷冷说道:住手!”举步向青衣人迎了上去。青衣人突然一拉帽沿,低声道:

    我是水三。”

    岳湘突然一伸手,扣住了水三的右腕脉穴。想闪避,竟然未能闪开。岳湘带着水三直入大厅,才松开了右手,道:水兄多原谅。”

    水三苦笑一下道:岳兄高明啊!”

    岳湘道:水兄到此,有何见教?”

    水三道:兄弟有要事来通知桑木道长。”

    桑木道:请说吧……”

    水三打量了风尘三侠一眼,道:此事机密……”

    岳湘接道:在这大厅中的人,都是我们生死与共的朋友,水兄有什么事,但说不妨。”

    水三道:仙女门在十五日后,将有一个聚会,如若那个聚会很成功,他们就将宣布,正式出现江湖。”

    岳湘道:哦!”

    水三道:这一次集会,我相信可以看到仙女门真正的主持人。”

    岳湘道:他一直很神秘?”

    水三道:对,到现在为止,我们还不能确定是否见过他。”

    岳湘道:阁下找我们的打算是……”

    水三接道:听说,这一次大会之中,有很多江湖中门派首脑参与,这是一次大会,也是一场大搏杀,在这一场聚会中,如若不肯屈服在仙女门势力之下的,都将身遭屠戮。”

    岳湘道:哦!”

    水三道:所以,在下冒险前来,通知诸位一声,告辞了。”说走就走,转身一跃,人已到了院落之中。

    岳湘望水三的背影,轻轻吁一口气,道:道长,有何高见?”

    桑木道:贫道觉得,应该参与这场聚会。”

    岳湘道:在下也是这么一个想法,这是一次冒险,也是一个转机。”

    铁大鹏道:只可惜,那水三没有说明开会的地方。”

    青莲子突然开了口,道:那不困难,那地方,有我来找。”

    岳湘道:你……”

    青莲子接道:我过去太软弱一直很怕他们,现在,我不再怕了,其实,我的武功,有着相当的成就,就算和第一流高人相对,也可以打上几招,只是我心里害怕。”

    岳湘微笑道:现在不怕了?”

    青莲子道:对!现在,我已经想通了生死的事,我好像已经死过一次了,有些事,用不着害怕了。”

    岳湘道:你能有这样想法,对这次反抗仙女门的事,有很大的鼓励作用。”

    青莲子道:真有如此大的作用吗?”

    岳湘道:不错!不管后果如何,你是仙女门的门主,你如背叛了仙女门,不但对他们是一个重大的打击,而且是一种精神上的号召,可以激发起仙女门很重要的变化。”

    青莲子微微一笑,道:我真有那么大的作用吗?”

    岳湘道:是的,莲儿,不可妄自菲薄。”

    桑木道长轻轻吁一口气,道:现在咱们应该如何?”

    岳湘道:不论水三告诉咱们的事,是真是假,咱们都得去试试!”

    桑木点点头。

    仙女门召开大会的地方仍是仙女庙。而且是在夜间。是一个无月之夜,繁星满天。

    仙女庙中从不开放的玄女殿,今夜开放了,点了一片烛火,照得满殿通明。

    岳湘等得到水三的通知,而且收到了八张请贴。

    凭柬入场,八张请贴,自然是不算太多,岳湘只能安排八个人参与盛会。

    八个人是桑木道长、风尘三侠、岳湘、青莲子和黄镇山、九阴鬼母。

    水三的意思,是要他们改扮一下。八个人,都经过了简单的易容,八件黑色长袍,完全改变了八个人的形貌。黑色的衣服,代表了庄严,但也表现出了恐怖。

    如时赴约,已经到了二更时分。

    仙女庙百丈内,就开始森严的戒备。

    幸好,八个人,都有请贴。八张请贴,使八个人很顺利地进入了玄女殿。

    玄女殿中布置的有如一座会议的大厅一般,到处摆满了桌椅。

    岳湘目光一转,略作估算,大厅中有五六十个座位,那是参与这场大会的人数,并不很多,但都是武林中重要人物。

    在玄女娘娘的供台前面,摆了五张木椅,想来那是仙女门中的出席人数。

    岳湘走在最前面,直行入自己的座号中。每人手中的请贴上,都已经排好了座次号码。

    岳湘等手中的编号,都是连起来的。

    他们的座位,倒数第二排,如若编号座次,代表着客人的身份和重要性,那么岳湘等一行,也不是很重要的客人。这情势对岳湘来说,自然是很好,就目前他们的举动而言,自然是越不引人注意越好。

    这时,玄女殿中来的客人还不多,不过二十多人。但这二十多人中,桑木道长已经认出了三个。一个是和尚,是来自少林寺中长老之一,清云大师。一个是丐帮的江南八府总舵主杨衡,和丐帮长老千里追风刘太极。

    就在桑木道长打量全场情势的时刻,客人已陆续入座。这个约会很守时,只不过片刻功夫,已经坐满了位置。

    但使岳湘触目惊心的,有一个人,竟也到了会场,那是剑叟易平。

    易平雪白长髯,飘飘青衫,仍然是那么洒脱出尘。他是很受重视的客人,位置在第一排上。

    不知道玄大殿中的人,有多少人认识易平,但他的到来并未引起多少人的注意,连一个起身和他打招呼的人也没有。

    忽然,黄幔后面那座玄女神像,射出了两道灯光,那是两只眼睛。

    虽然在场的都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但也为那骤然间亮起的两道目光所吸引。

    就在群豪分神之间,供台突然冒起了一缕如云如雾的白烟。

    烟雾散尽之后,那面对群豪的五个座位,已然坐了五个人。五个身着黄袍,留着长髯的人。五个人衣着一样,脸形一样,连长髯也是一样。岳湘运足了目力,也瞧不出这五个人有什么分别。

    玄女殿上一片静,静得听不到一点声息。居中的黄衣人,突然微微一笑,道:诸位都是江湖上门户首脑,一方雄尊,谁能率领诸位,就算主盟江湖……”

    目光炯炯,扫掠了全场一眼,接道:诸位都知道了江湖上有个仙女门,但诸位对仙女门却是了解很少,我们五个人,是仙女门中的五老,拥戴着仙女门主,统率江湖,今夜中仙女门正式公诸江湖,也就是统治了江湖,各位如有心中不服,不愿接受仙女门领导的,不妨说明……”

    剑叟易平接道:仙女门主何在,五位长老,是否代门主主持这次大会。”

    居中黄衣人冷笑一声,道:诸位看到了那座玄女像吗?看到她两侧站的那四位随侍的仙女吗?”

    易平道:看到了,那只是五具木刻神像!”

    居中黄衣人冷冷一声,道:你立刻会受严惩。”

    易平道:就凭那五具神像,还是五位出手呢?”

    居中黄衣人道:易平,你好大的胆子!”

    易平道:如是在下的胆子很小,在下也不敢来了。”

    居中黄衣人怒道:好!不让你见识一番,你也不会心服……”

    易平接道:慢着,老夫心中有很多疑问,最好能让我说出来,再动手!”

    居中黄衣人道:成!你说完之后,再让你一开眼界。”

    易平道:你们自称仙女门,至少该有个仙女门主,不知道门主何在?”

    居中黄衣人道:那高居神案的玄女,就是本门门主。”

    易平道:她是活的?”

    居中黄衣人道:你立刻就可以证明了。”

    易平道:那好,那五位又是什么身份呢?他们四个人,为什么不肯说话,是不是他们易容的方法不算太高明,一开口,会露出马脚。”

    居中黄衣人冷冷说道:易平,你想证明什么?”

    易平道:不是证明,是揭穿,他们本是五个不同的人,但却由易容术,把自己化妆成一般模样,这等浅陋的障眼法也用了出来,足见仙女门的虚浮。”

    居中黄衣人道:你该死。”

    原本闭上双目的玄女之像,突然间也睁开了,两道目光直射易平。

    易平一面运功戒备,一面高声说道:我知道诸位都有若干苦衷,但是诸位如不能振袂而起,联手抗拒,天亮时候,整个武林,都将沦落在仙女门统治之下了,这一切障眼手法,都不过故示神秘,诸位都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想来,也不会被这种场面唬住……”

    这时,忽见白芒一闪,由神幔后射了出来,飞向易平前胸。易平右手一挥,接住了白芒。

    那是一柄柳叶飞刀,难道泥塑木雕的神像,也会发出飞刀不成。

    岳湘低声道:时机已到,易老前辈出了面,咱们不能让他孤立无援。”霍然站起身子,飞落在易平身侧。青莲子、风尘三侠,也随着发动,霍然站起。会场中立刻引起了一阵骚乱。

    岳湘纵声大笑,道:易老前辈,我相信神像不会发出飞刀。”

    易平道:你是什么人?”

    岳湘道:晚辈岳湘。”

    易平道:很好,神像不会杀人,也不会用刀,所以,能发出一把飞刀来,是因为那神像后面藏了一个人。”

    岳湘道:玄女神像两侧的四大神女也不是木雕塑像,而是四个活生生的人。”

    易平道:哦!如若那神像之后的人,就是仙女门主,老实说,他这发出飞刀的手法,并不是太高明。”

    岳湘冷冷说道:这证明了仙女门并不是很可怕,在座的人,只要能奋起抗拒,我们有九成的致胜把握。”

    这一番话,使得骚动的场中,突然又静了下来,但闻一阵连绵不绝的波波之声传入了耳际,玄女殿四周的门窗,都忽然关了起来。九阴鬼母高声道:迷心香,诸位请闭住呼吸。”

    玄女神像之前的香炉中,正有一阵袅袅的白烟,向上升起。

    居中黄衣人突然站起,冷冷说道:想不到诸位之中,竟还有如此之多的冥顽不化之人,那就休怪本座手下狠毒了。”

    铁大鹏冷冷说道:你小子的口音好熟,究竟是什么……”

    九阴鬼母接道:不要说话,当心毒香。”

    铁大鹏闭上嘴巴,但他人却扑向了那居中的黄衣老者,一掌劈出。居中黄衣老者挥掌一接,两个人立刻动手打了起来。

    青莲子脱下长袍,抹去了脸上的易容药物,站在木椅上,高声说道:我识人不多,但诸位如若到过仙女庙,应该都见过我,我就是仙女庙的住持,也是仙女门主,但现在,我却是仙女门中必予搏杀的人,这个组合,很神秘,很诡异,一直在暗干借刀杀人的勾当,我是他们从小培养的人,但现在为上,我还不知道哪个人是真正主脑的身份。”

    突然飞身一跃,行近供案之前,一手抓起香炉,翻按地下,道:迷心香使人心迷,但它生效很慢,这是他们训练杀手时常用的药物。”

    场中群豪,大部份都被易平、岳湘、青莲子说服,心中恐惧之念消退了不少。

    李三奇、任天豪、桑木道长、黄镇山,也跟着出手,攻向另外四个黄衣老人。

    他们心有成算,每人认定一个,不让他们搅浑在一起。

    这时群豪都纷纷退到屋侧,而且大都顺手清理了排列的坐椅,使得玄女殿前,空出了一大片位置,但却仍然没人出手。

    易平和岳湘也未出手,他们一直目注神幔后的变化。

    忽然间,玄女神像两侧的四个侍女,开始移动,慢慢地走下了神坛,她们跃落而下时,轻若无物,衣袂飘飞。居中的玄女神像,却发出了一种尖厉的声音,道:杀!一个不留。”

    明亮的灯光之中,岳湘都已看清楚了,四女正是秀秀、倩倩、莺莺、燕燕。

    四女落下神坛后,本是直向易平行去,但岳湘和易平、青莲子站在一处,四女对着岳湘嫣然一笑,突然绕向两侧行去。

    她们动作由慢转快,快得像四道闪电一般。大殿中立刻传出了惨叫之声,同时,寒光闪动,刀剑出鞘。

    原来躲在殿边、壁角的群豪,被四大鬼女一阵追杀,迫得亮出兵刃拒敌。

    剑叟易平,目睹四女身手如此了得,心中亦为震骇,缓缓解下一柄软剑,低声道:岳湘,看四女如此武功,老夫也无致胜把握,我去抵挡一阵,你设法打开门户,招呼他们逃走吧!”

    岳湘道:不!晚辈对付四女,老前辈监视那玄女神像,不管如何,那五个黄衣人不能放走,也许这玄女殿中一战,可解去了江湖之危。”

    易平奇道:你去对付四女,可有致胜把握吗?”

    岳湘苦笑一下,道:今夜局势,已很明显,如不能对付了四女,仙女门霸业可成。让晚辈去试试吧!”

    这时,四大鬼女,已大开杀戒,掌指到处,溅血横尸,大殿之上,已横尸二十余具。

    岳湘突然大声喝道:秀秀、倩倩、莺莺、燕燕,你们住手。”正是杀的性起的四女,闻声竟然停住了手。大殿上突然静了下来。岳湘对自己这声大喝,如此收效,也有些意外之感,呆了一呆,尽量使自己的声音平和,道:你们过来。”

    四女八道目光,盯注在岳湘的身上,缓步行了过去。

    九阴鬼母道:我想起来了,她们怕水,把她们带到船上去,就可以留住她们了。”

    岳湘望望青莲子。

    青莲子道:海枯石烂心不变,我会去找你的,快带她们走吧!”

    一个头戴毡帽的黑衣人,快步行了过来,道:江边有船,我带阁下去。”

    是丐帮的江南八府总舵主杨衡。

    青莲子、九阴鬼母打开了殿门。

    岳湘牵着四女向外行去。他的神情庄严,一副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神情。

    四大鬼女的神情很不安静,但她们没有激烈地反抗岳湘。

    一艘白帆,载着四大鬼女和岳湘航向江心。

    玄女殿中,虽然减去了四大鬼女,但五个黄衣人的反击之力,却突然加强。

    风尘三侠顿时有着应接不下之感。

    幸好,四大鬼女的屠杀,惊醒了群豪的投降之梦,纷纷出手,这些云集的江湖高人,每个人都是一流高手,合力出手立刻制服了五个黄衣老者。

    不过,五老被除去了易容药物之后,使桑木大为惊讶,五老之首竟是五龙中的丐帮长老刘太极。从刘太极的口中竟招出了一个更为惊人的内幕,躲在神像之后,竟是五龙会首脑之一的渡月师太。但渡月师太却已逃走。

    仙女门的起因是:渡月师太找到流入中原持有天竺奇书的人,之下,竟然入迷,竟和他合作,训练幽灵杀手四大鬼女的成功,使她动了争霸江湖之念,杀了同伴,自主其事,她以两种身分,才运用自如,使仙女门暗中坐大。

    在刘太极指点之下,找到了被囚的千拙大师和江南大侠韩凤楼。

    五龙会的首脑,两个被囚,两个主持仙女门,只有一个桑木道长独自任事,自是难免要处处受到限制。

    千拙大师和韩凤楼,自愿追寻渡月师太,两个也有信心能找到她。

    及时揭发内情,阻止了一场杀劫,林大、林二、水三、商四,也停止了行动。五龙会中真正的主力,被渡月师太安排在四人的统制之下,四个人,都是渡月师太的心腹,但这四个人的良知并未泯灭,大局已明朗,立刻遣散了人手。

    但岳湘的行动却成了谜,一艘大帆,载着他和四大鬼女离去,竟是下落不明。

    青莲子恢复了少女身分,但她对岳湘的感情,有一种强烈的执着,带着替月,开始在江湖上走动,天涯海角去追寻岳湘。她下了决心,生要找到人,死也要见到尸。

    (全书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