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一章:光体术
    顾永明眼中厉色一闪,暗暗催动法诀起来,登时间,周身法力鼓荡犹如惊涛骇浪气势狂飙,一道道法力波纹却是向周围扩散,浓浓的黑雾越发凝实。只见那青铜棒,传出一声嗡鸣,原本喷发黑雾的鬼口中,黑光急闪,同时,一团团阴魂飞射而出,数息之间,半空尽布下一座阴魂大阵。

    “鬼卒?”冯河面色有些古怪起来,不明白顾永明搞什么名堂,以如今彼此后期修为,这些炼气战力的鬼物,根本没有困住自己的可能,这反而显得多此一举。

    犹豫之间,那数百鬼卒就在片刻功夫,由远及近,速度极快,冲杀而来。

    片刻间,冯河不禁露出一丝古怪之色,那飞旋鬼卒似乎有些不对,尽然不带死气具备五行气息,但这些确定又是鬼卒无疑。

    “阳魂?”冯河反应过来,眼中寒光一闪,反观这些各形鬼物,全身上下尽是不带鬼气,就是这般飞驰在天地之中也不受丝毫影响。但凡鬼物不可能不怕日光火焰,但这阳魂已超脱三界,坠破阴阳,以一种特殊形态存在天地之中,不带生命不再轮回。

    冯河脸色一沉,这顾永明看来是全力以赴不留余手,那自己也不能过于大意,就是毁去这些阳魂也怨不得自己。

    血枪在手,却是护住周身,边战边退。而四周的阳魂也是越聚越密,悍不畏死前仆后继。

    “砰、砰”之声,连续爆响,每次响动,必有一个阳魂被打爆毁去。但仅凭如此,短期内根本无法尽灭突围,内外的数量太过密集,冯河灭杀一次,必要承受数倍攻击,明显吃力不讨好。

    换做一般修士,肯定不会陷入重围置身险境,就算筑基灭杀炼气可以轻而易举,但别忘了,他们仍旧是血肉之躯。冯河敢于正面碰撞,也是有所依仗,全套鳄神灵甲不是摆设,何况新近炼化火灵,只是单凭肉身强度已是堪比炼气,真正想走对方也是无法阻拦。

    顾永明眼见冯河疲于应战,还以为到了反击机会,顿时面色一喜,连忙裹着黑雾鬼气急速奔来,岂料还没等他得意,那战团中阴气翻腾,一片黑压压的飞蝠冲天飞起,那巨大身形,羽翼如刃,尽跟阳魂战的不相上下。

    顾永明微微一愣,原本想损失一些阳魂拿下冯河,不由间有些踌躇起来,但此刻骑虎难下,也没有放弃道理,不禁多加了几分小心。要知道,这些阳魂,都是顾永明灭杀的每一位炼气修士魂魄所炼,本身就不同于普通鬼物,基本没有针对的克制,只是那些飞蝠也不知是何异种,也看起来丝毫不弱。

    就在此刻,顾永明似有感应,身后处突然传来一股非常细微的波动,猛然间,空间如被撕裂,一道火红的毒蛇飞射而出。

    “该死。”顾永明却没想到,正在这时,竟突生惊变。早听说冯河有风遁神通,可没想到来的这般突然疾烈,也是一时得意,原本稳固的防护,尽在移动中被对方拿住破绽。

    黑雾狂涌,一件白玉般的骷髅头,飞托于前,在那顾永明的周身尽显出一层紫色的网状护罩,严严实实,仿佛一件巨型紫球。二人事先俱都没有取出防御法器,都是想以攻为守取得主动。可此时此刻,就是再行防护,也是手忙脚乱。

    “轰”的一声巨响。

    紫纹所化的丝网被血枪一捅而散,甚至内中的白玉骷髅头也在波及之下,发出一声脆响,碎裂开来。几乎顷刻瓦解,紫纹涣散,灵光尽失。

    “不好。”这一下,下方众人全都大吃一惊,更有一人失声出口。这顾永明的白玉骷髅损毁是小,可别落下伤残,值此后期阶段,必然影响筑基准备,甚至就此耽误。

    顾永明强忍心痛,当即又惊又怒,与此同时,就在这黑气中猛的炸开一道刺目白光,数丈之内刺目之极。

    冯河只觉眼中一痛,只见前方白光骤盛,所有的景物尽都消失,视线内尽都是惨白之色,纵然冯河一向胆大过人,这时也禁不住骇然之极。

    “光体术?”下方众人毫不迟疑紧闭双目,只觉眼前尽是刺目银光,根本无法直视半空。

    冯河双目尽盲,已然不辨外物。干脆心中一狠,法力不收,反而加大灌注,那箭矢般的血枪顿时灵芒伸涨,已是法力充沛到极致。毫无犹豫直冲而去,就算捅不到对方,也要借此冲开对方,呼啸之间,一道模糊红光电射而去,在那身后,又是一道乌芒闪动,却是直追而去。

    冯河脸色一下白了几分,没想到顾永明这是设了圈套等着自己,一切的假象,也就是等着自己送上门去。耳边呼声大作,伴随着有些刺耳的尖鸣声,此刻前后的速度都是飞快之极。

    “冯师弟何不收手?这眼盲也不是片刻就能恢复。”顾永明一副胜券在握的口气,身形却是没有丝毫停歇。正常来说,就算修士依靠神识感应,也不可能及上眼神所见,哪怕只是相差一丝,对于同阶存在,都是致命瑕疵,当意识反应过来,对方的死手很可能就已贴近身前,更是能做出很多隐瞒动作。

    “做梦。”只见冯河身形一转,尽然驱着血枪反战而来。脑海中同时出现各方位四周全景,上下左右包括前胸,各有一只斑尸虫清晰的将景象同步传来。

    “哼”顾永明眼见冯河不识好歹,不由冷笑一声,若是连个瞎子都拿不下,自己这年纪岂不是白白苦炼?

    众人再睁开双目时,冯河顾永明赫然都在原地不见踪影,此刻却是从十多里外传来剧烈波动。不由间,众人身形尽起,却是追奔而来。

    滚滚鬼气中,顾永明一声低喝,青铜圆棒猝然白芒刺目,跟着升腾出一只碧绿幽芒的巨大鬼手,闪电般直拍而来。

    冯河脸色微变,不想这青铜圆棒还有这般神通,这看似强大的一击,怕是不好应付,但此刻打量咬牙切齿的顾永明,那神态中隐约有着疲倦之意,估计这也是最后的手段。

    电光火石,原本飞射的血枪,同时在手,冯河眼中狠色一闪,尽对着鬼手直轰而去。如果说只是简单闪避,或者风遁近战,也不是不能避开攻击,但是这却与冯河初衷有违,冯河就是想看看与那些后期存在到底有多少差距,就是想要堂堂正正直败对方。

    “轰”一声钟鸣般的闷响。

    刹那间,一片风暴震波向四面八方席卷而去,整个半空鬼雾惨淡,生灵难进。

    冯河虽然还能勉强保住肉身稳固,但在这错乱环境,尽也是倒射而退,呼吸间竟不由有些窒息。再看那顾永明总算是暗松口气。

    此刻顾永明披头散发,脸色惨白,给人一种白日见鬼般的阴森感觉,那精神近似萎靡之状。

    “顾师兄还要继续否?”冯河嘴角挂笑,一付仍有余力的样子,似乎只要对方敢说半个不字,即将面临狂风暴雨般的击打。

    “你能看见?”顾永明勉强站稳身形,用一种难以置信的眼神望着冯河,就算亲眼所见也是不能相信,似乎只有冯河亲口承认方才死心一般。

    “不错,是有其他方法观望一切,顾师兄的光体术不知还能释放几次?冯河口气平淡,也不忙着冲杀,如果对方再无特殊手段,应该心知肚明自己话中的意思。

    “到是顾某自不量力,就算再战下去,也不是师弟对手,就此罢手也好有个收场。”顾永明也是果决之人,如果还有三分把握都敢争上一次,问题是人家都无视眼盲,那阳魂更是不可能困住对方,对方确有实力继续再战。

    远方众人刚奔过来就听见顾永明这般措辞,一时间尽都脸色讶然,原本一脸担心的柏云深更是难掩喜色,一颗半悬的心弦总算是放下心来。

    “冯师弟眼盲盏茶即复,顾某就不再献丑。”顾永明说完这话,也是觉得没有多留意思,眼神一扫众人已是飞身而去。

    ……

    “什么?顾师叔都不是冯河对手?”净瓶湖边的一片小树林中,一位面容俊秀青年满脸骇然冲着四周几人失声起来。

    “数年不见,冯师兄早已到了我等仰望层次,怕是以后都是没有同辈相称的可能。”张梦梵叹息一声,而他边上的红衣女子脸色一阵的阴晴不定,但是始终未发一言,对于同期入门的弟子,更有种内心自傲,但是所有的骄傲在此人面前尽都不值一提。

    “冯师兄运气太盛,恐怕这隐灵根的传闻不假。”一位英武青年有些艳羡道,话中更是含沙射影大有深意,这运气自然是指得到圣灵宗的赏识,如果换做自己,也能筑基有望,而冯河若真的待在炼魂宗怕是不能走到如此高度,话中更有淡淡的酸气。

    ()

    <div class="bd"><script>style_bm();</script>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