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五章 逼问
    最后到邱爽面前,魏轩一本正经道:“这是我们223班的班花邱爽邱大美人,现在是模特、演员、作家、投资人,样样都在行,特别厉害。”

    邱爽嗔了他一眼,“魏轩,你这是臊我吗?”

    魏轩哈哈一笑,“实话实说,实话实说嘛。”

    钱清昊礼貌地伸出手:“邱女士,你好。”

    “钱先生,你好。”邱爽盈盈一笑,握了握手,“不知道钱先生在哪里高就?”

    “证券公司。”

    邱爽不着痕迹打量了一下他,“你跟姜芮书怎么认识的?”

    “因为一些私事。”

    他这么说,邱爽不好再问下去,又开玩笑似的说了句:“我们的姜同学可不是一个容易被打动的人,以前也不是没有追她的人,可她从来不给人好脸色,跟我们这些老同学处得好的也不多。”

    钱清昊淡淡一笑,“在座几位不就跟她处得好吗?”

    邱爽轻轻叹了口气,“以前是挺好的。”

    魏轩意识到她有点针对姜芮书,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但钱清昊是目的明确要追姜芮书的,可不能还没开始就闹了不愉快,连忙打岔:“现在也很好,我都不知道姜芮书她这么能喝,可比以前要豪爽,走,我们找她喝酒去。”

    他拉着钱清昊回到座位,乐呵呵找姜芮书喝酒,“话说姜芮书,你跟沈城是怎么联系上的?”

    姜芮书跟他碰了碰杯,抿了一口,就听沈城笑道:“我前阵子不是出了个交通事故吗?因为赔偿问题跟人打了个官司,看到承办法官名字的时候我就感觉是她,到了法院一看,我就认出她来了。”

    魏轩讶然:“姜芮书现在是法官?”

    姜芮书点点头,“希望我们不要在法院见面。”

    “哈哈哈哈!!”

    “法官可是个高尚的职业,严惩罪恶,为人民伸张正义。”魏轩又敬了她一杯,“敬我们姜法官一杯。”

    “职责所在而已。”姜芮书把杯中酒喝完。

    魏轩上下打量她,啧啧道:“光看打扮,不说真不知道你是法官。”

    “法官不能打扮?”

    “当然不是,印象里法官都是很严肃威武,不苟言笑的,不像你这么年轻活泼。”

    “看法官性格吧,有些法官比较严肃,喜欢一板一眼的审理,讨厌不守规矩的人,有些法官比较活泼,开庭的时候气氛比较轻松,我们民庭就有个法官段子特别多,每次开庭都会蹦出很多金句,不过私底下大多法官都挺随和的。”像她这样的民庭法官,遇到的案子大多各种利益纠纷,大多时候是严肃的,但有时候想严肃都严肃不起来,因为奇葩太多了,撕逼掐架是常事,各种极品简直叫人大开眼界。

    “原来法官有这么有个性的吗?”

    “法官也是人,脱下法袍跟大家也没什么区别。”

    “那你办过这么多案子是不是经常遇到难搞的人?”

    姜芮书想了想,难搞的人太多了,数都数不过来,她随便挑了个不伤大雅的说:“有次有个当事人败诉,第二天他来法院烧符咒诅咒我找不到对象。”

    “噗——”

    “哈哈哈哈这么奇葩吗?”

    大家乐得不行。

    这时,钱清昊低声说了句,“不会的。”

    姜芮书看了看他,不得不承认他很会撩。

    她微微笑了笑,没有接话。

    大家被挑起了好奇心,纷纷问她当法官的种种遭遇,姜芮书能回答的回答,让大家感觉现实里的法官跟自己想象的很不一样,这时,一直没吭声的邱爽突然问:“姜芮书,你当法官一个月工资有多少?”

    大家的讨论声戛然而已。

    这个问题有点下面子,谁都知道公职人员的工作普遍不高,虽然S市经济发展不错,但能比得上自己创业和在企业高层任职的收入高吗?

    沈城正要打圆场,钱清昊突然出声:“邱女士可能不大了解法院系统,前段时间那个名酒品牌打商标官司,给法院的诉讼费近百万,现在法官也看绩效,有能力的法官收入可能不是很高,但也不会很低。”

    邱爽嫣然一笑,“是吗?我就是有点好奇,姜芮书这套裙子是G家刚出的新款吧,不打折两万六,手包差不多两万块,耳坠项链戒指都是香奶奶家的,加在一起至少十一二万,还有她手上戴的Tiffany腕表,我没看错的话也是新款,七八万这样,也不知道我们姜同学的收入是多少才能撑起这套行头。”

    她当模特,经常接触时尚圈,对奢侈品牌如数家珍,一眼就能大致算出姜芮书身上的穿戴价值多少,要说这是姜芮书靠自己收入买的,她不大相信,法官能挣几个钱?

    左右不是别人买的,就是借的。

    她可清清楚楚记得姜芮书是从农村来的,她爸爸在城里打工,她妈妈没有工作,开家长会的时候还来过一次,一个畏畏缩缩的农村妇女,穿上好衣服也不像城里人,上学那会儿翻来覆去穿几套几十块钱的衣服,不像有钱的样子。

    沈城皱起了眉头,有点不高兴邱爽一次次找茬,但还是马上打圆场,“你问这个干什么?芮书自己不买家里也能帮买,左右不过二十万,家境好点的谁都能买。”

    “这样吗?我记得姜芮书家里情况不大好,爸妈从农村来的吧?我还记得她妈妈有次来学校连她在哪个班都不知道,手机也没给她买,联系家里还要借同学手机。所以我想她家里应该不会买这么贵的东西,就担心姜芮书是不是走歪路,现在不是很多人说法官吃了原告吃被告吗?还经常有新闻说一些女的公职人员钱色交易贿赂上级,什么二十几岁的女副县长,三十岁的女副市长。”

    “邱爽!”沈城真的不高兴了,“你这什么意思?大家好不容易聚在一块,你不会说话就别说!”

    “没什么意思?就是想知道我们老同学怎么突然发达的。”邱爽被训斥了一点也没有不高兴,反是唇边含着笑意,不加掩饰地看着姜芮书。

    武侠小说shshunping.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