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五章 为她宽衣解带
    杨潇可是一个成年男性,唐沐雪提出一起睡的要求,这不由得令杨潇遐想联翩。

    而且,经过医院洗手间的暧昧,以前杨潇从未想过某方面现在却在脑海中涌现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上次跟唐沐雪睡在一张床上,杨潇根本不敢多想,内心尽是忐忑不安,没多久他就跑开睡沙发了。

    这次不一样了,经过医院洗手间的亲密接触,杨潇看着唐沐雪性感娇躯脑海中已经诞生了龌龊念头。

    不得不承认,唐沐雪很美,美的不像话。

    玫瑰花虽美,但需要绿叶来衬托,而唐沐雪的美则是纯净天然。

    就好像雪霁初晴,春暖花开,而唐沐雪便是这片景色中如烟一般寂寞的女子。

    尽管唐沐雪因为常年工作奔波,没有用大量护肤品,但她身上的成熟韵味美依旧无法掩饰。

    要不今晚自己突破一下两人的关系?

    杨潇深深明白,生活里的大部分东西,最开头靠的是努力,结果凭的却是运气,人心是个复杂的东西,进一步怕碰壁,退一步怕错过,千算万算终究站在原来的地方。

    如果现在自己不趁着两人关系处于上升期尝试一下,或许以后更没机会。

    反正是唐沐雪是自己媳妇,就算是不让自己顶多被打一顿就是了。

    这些年来,守着这么漂亮一媳妇,别提杨潇过的有多么煎熬。

    意识到杨潇想歪了,唐沐雪紧张的不行,她小脸红扑扑连忙道:“我没有其他意思,你不要多想,床大睡两个人绰绰有余,如果你出去睡,爸妈还以为我虐待你呢!”

    “嗯!我明白!”杨潇点了点头。

    他知道,女人是一种口是心非的动物,不要让自己多想实际上就是让自己多想,说不要实际就是想要。

    唐沐雪心中小鹿乱撞,她羞得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自己怎么可以说这个大胆的言语?

    在生活上,她终究是一个保守的女人,唐沐雪根本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会主动。

    “时间不早了,你身上伤还没有痊愈,早点休息吧!”唐沐雪声音好似蚊子般细微。

    “好!”盯着秀色可餐的唐沐雪,杨潇再次不争气的咽了咽口水。

    简单洗漱,脱掉鞋子,杨潇颤抖着双手掀开被褥,躺在了床上。

    唐沐雪洗漱完毕,躺在了床的另一侧,一颗心紧张不安。

    第一次,两人是如此近距离的接触。

    原本杨潇就做好了心理准备,谁知道上了床他紧张的就像是中了定身术般根本不敢乱动。

    早些年,杨潇身为国之利刃,不知道执行过多少次任务,见过多少漂亮美人,甚至一些大尺度的画面,但他都不为所动。

    杨潇是个洁身自好的人,早些年他只为让自己不断变强,他要让帝都杨家那群人全都对自己刮目相看。

    他想着变强从帝都杨家里面拿回属于他的一切,他想着变强让自己的母亲不再遭受世间任何人冷眼。

    因此,杨潇从来顾及过儿女私情。

    所以,此时的杨潇还是完璧之身,一次房事都没进行过。

    曾经也有一些漂亮美人往他身上扑,因为没有感情,杨潇无情将这些漂亮美人推开。

    五年来的相处,杨潇内心已经深深爱上了这个漂亮且倔强的大女孩。

    身边所有人看不起自己的时候,只有唐沐雪没有嫌弃过自己。

    虽然她恨铁不成钢,但从未过自己进行辱骂训斥。

    无形中,杨潇已经把唐沐雪当成了自己一生挚爱。

    这一刻,唐沐雪大脑几乎陷入一片空白。

    她羞涩难当,躺在床上动都不敢动。

    想想昨天晚上自己对杨潇进行人工呼吸,想想医院洗手间的暧昧场面,唐沐雪都羞涩极了。

    殊不知,在她内心唐沐雪早早就把杨潇当成自己忠诚的另一半,只是没有捅破最后一层窗户纸罢了。

    这段时间,杨潇所做的一切都令唐沐雪倍受感动,唐沐雪也做好了心理准备将自己全部交给杨潇。

    若不是杨潇是个榆木脑袋,他们前几天就进行了鱼水之欢,何须等到现在!

    尤其是杨潇昨晚不顾生命危险将自己从火海中救出,以及得知杨潇曾是军人的身份,都令唐沐雪大为震动。

    只可惜,躺在自己身边的是个榆木脑袋,根本不懂风情。

    她是个保守的女人,这种事情她顶多暗示根本不会去主动。

    每每想起杨潇呆瓜的样子,唐沐雪气的不由得直跺脚。

    难不成真的需要我脱光了扑在你身上你才能明白我什么意思?

    “快,再快点,老唐,老娘我爱死你了!”突然间,主卧室内传来了赵琴的声音。

    听到这话,杨潇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他能够联想到主卧室内的唐建国和赵琴正在进行着什么。

    原本杨潇憋得就很难受了,没想到岳父岳母来了这么一下,这狠狠刺激着杨潇的大脑神经。

    唐沐雪瞬间面红耳赤,她是成年人,也知道主卧室内正在发生着什么。

    令唐沐雪羞涩难当的是,你们那啥就那啥呗,嚷嚷着的这么大声干什么?

    而且,这言语实在是太羞人了。

    要知道,这别墅内的隔音效果极好,两人能够听得真真切切,可以想到房间内会有多么大声。

    紧接着,断断续续又传来几道赵琴的声音,这可把杨潇刺激的不轻。

    杨潇哭笑不得,岳父岳母你们是来给我送助攻的吗?

    可...可是,你们的女婿做不到啊!

    唐沐雪俏脸布满红晕,她呼吸急促,她能够感受到杨潇呼吸也加重了。

    难不成这家伙脑子终于要开窍了吗?

    嗅着唐沐雪身上散发出的淡淡体香,杨潇深吸了一口气,暗想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沐雪!”紧接着,杨潇开口了。

    “怎么了?”唐沐雪非常紧张,她双手握紧了床单。

    杨潇咽了咽口水,哆嗦道:“沐...沐雪,我之前听过一段话,是关于感情的。”

    “原话是若她涉世未深,则带她去看尽世间繁华;若她心已沧桑,则带她去坐旋转木马;若她情窦初开,你就宽衣解带;若她阅人无数,你就炉边灶台。你...你是情窦初开吗?”

    此话一出,唐沐雪羞涩难当。

    这个榆木脑袋,竟然说的这么文艺,品味一下却是那么流氓。

    什么叫做我是情窦初开吗?

    是不是我说是,你就为我宽衣解带?

    想到自己从未谈过恋爱,想到杨潇为自己所做的一切,唐沐雪发出蚊子般的嘤咛:“嗯!”

    说完,唐沐雪脸颊发烫,俏脸红润的几乎快滴出水来。

    杨潇呼吸更加急促了,唐沐雪居然回答的是,这岂不是意味着唐沐雪默许了自己宽衣解带?

    想到这里,杨潇一下子坐了起来,眼神炙热看向了唐沐雪,双手不由自主的颤抖。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