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三百六十五章 肠子悔青了
    巴掌落下,霎时间,赵琴脸上浮现一道五指巴掌印,极其刺目。

    赵琴被抽的双眼发黑,她惶恐道:“大哥,我女儿一定会来救我的,你放心,三百万一分钱都不会少你们的。”

    “襙你鎷的!你个死八婆现在还敢忽悠我?”西装中年暴怒不已。

    他一手抓着赵琴的头发,另一只手巴掌连续在赵琴脸上落下。

    啪啪啪啪啪啪!

    暴戾的巴掌落下,每一次都抽的赵琴眼泪横流。

    正面抽,反抽,正面抽,反抽,连续如此!

    不多时,赵琴整个脸肿如猪头,脸上尽是深深的巴掌印,甚至赵琴嘴角都溢出了一抹血丝。

    这一刻,赵琴彻底毛骨悚然,她意识到自己惹上大麻烦了,对方根本不留情面,更不把自己放在眼中。

    西装中年气急败坏对着身旁那名小弟训斥道:“谁让你借给她五十万的?别说三百万,我们这五十万能不能要的回来都能难说。”

    “强...强哥,她可是贵妇,怎么可能还不起三百万呢?你看,她拿的是爱马仕名牌包包,身上穿的全是大牌,她还说她们家住在雁鸣湖畔别墅群呢!”这名小弟连忙解释道。

    西装中年瞥了一眼赵琴不屑道:“瞪大你的狗眼好好看看,她带的爱马仕包包是最垃圾的,市场价也就一两万块钱,身上的衣服看上去是大牌,实际上都是A货,A货懂不懂?也就骗骗你们这群没见识的。”

    “至于住在雁鸣湖畔别墅群?你就听她吹吧!像这种爱慕虚荣的女人,什么吹不出来?”

    他们干这行的,五十万对他们而言,可不算是一个小数目。

    就算是高利贷借出去,五十万也只借给那些知根知底身价不菲的豪门阔少。

    令西装中年无语的是,他手下的小弟居然借给了一名爱慕虚荣的中年老妇女。

    “大哥,我真的住在雁鸣湖畔别墅群,真的!”赵琴急促说道。

    此刻,赵琴非常心惊,因为西装中年说的没错,她的爱马仕包包是最低档次的,她身上的衣服全都是A货,也就骗骗一般人。

    正品她买不起,就算有钱赵琴也想拿出来挥霍而不是浪费在衣服上。

    西装中年见到赵琴还敢反驳,他怒不可遏一脚踹在了赵琴脸上,赵琴眼冒金星整个人都瘫在地面上。

    一股粘稠的液体从赵琴鼻孔冒出,赵琴一摸,只见手上全都是血。

    “血?流血了,我要去医院,不行,我要去医院,快,送我去医院!”被西装中年一脚踹出鼻血,赵琴差点吓得魂飞魄散。

    看着赵琴还敢撒泼,西装中年气的一拳抡在了赵琴小腹之上。

    啊!!!

    刹那间,一股杀猪般的惨叫从赵琴口中发出。

    一股难言的痛楚传遍赵琴全身筋脉,她痛的眼泪横流,面无血色,额头上冷汗不断落下。

    西装中年直接摸出一把匕首竖在了赵琴脖子上:“死八婆,再敢哀嚎信不信老子一刀下去送你上西天?”

    “信信信!”赵琴立刻捂住嘴巴不敢发出声。

    震慑住赵琴,西装中年对着身边这边小弟交代道:“给我看着她,等她女儿到了记得叫我。”

    “是,强哥!”黑衣小弟尊敬道。

    当西装中年离开后,这名青年脸上充满了戾气,他使了一个眼色,数名黑衣人上前。

    赵琴脊背发寒,她胆战心惊道:“你...你们想要干什么?”

    “妈的!你个死八婆居然敢骗我,打,给我狠狠地打!”青年寒声怒喝道。

    “不...不要!”赵琴仓皇的呐喊。

    只可惜,这群人根本不顾赵琴死活,拳头脚影犹如雨滴般疯狂落在。

    不多时,赵琴便犹如一条死狗遍体鳞伤瘫痪在地面上。

    收拾了赵琴一顿,青年盯着赵琴一脸厌恶:“啊呸!”

    青年一口吐沫吐在了赵琴身上,恼火道:“没钱还敢冒充豪门阔太太,我看你是真的不想活了,等着你女儿拿不到钱,我他么第一个拿刀砍死你。”

    听到这话,赵琴吓得浑身一个哆嗦。

    此时此刻,赵琴肠子都悔青了,若是再给她一次机会,她打死也不来赌钱了。

    赌博害人害已,赵琴真是无比懊悔,想到唐沐雪如果没钱赎她,她就要被这群混社会的砍死,赵琴内心充满了绝望。

    “对方在哪?”杨潇迅速开车来到了唐人医药集团。

    唐沐雪上了副驾驶急促道:“在西郊!”

    “系上安全带!”杨潇一踩油门立刻朝着西郊出发。

    场子名为大富豪,乃是中原市数一数二的娱乐场所,很多达官贵人没事都喜欢来这里玩两把。

    杨潇跟唐沐雪不到二十分钟便抵达。

    “你们是什么人?”门口一人拦截道。

    毕竟,干他们这行是见不得人的,每一位玩家他们都要审查一番。

    杨潇寒声道:“赎人!”

    “跟我来!”得知杨潇是赎人来的,这名黑衣人立刻把杨潇带到关押赵琴的密室。

    见到唐沐雪到来,狼狈至极的赵琴犹如抓住了救命稻草急促道:“沐...沐雪,快,快救我,我要被他们给打死了!”

    “妈,都说了让你不要赌不要赌,你偏偏不听,现在好了吧?”看着遍体鳞伤的赵琴,唐沐雪痛心疾首道。

    盯着瘫痪在地面上被打的鼻青脸肿的赵琴,杨潇并没有一丝怜悯。

    像赵琴这种女人必须狠狠教训,他和唐沐雪是晚辈,就算他们说了赵琴也不会放在心上。

    杨潇有种直觉,赵琴一定会惹上大麻烦,没料到这么快就出事了。

    对于赵琴,杨潇是真的没有任何同情。

    要知道,幸好他有实力能够把赵琴给捞出来,若是他没钱,恐怕他们要家破人亡。

    毕竟,敢染指赌的,家破人亡已经见怪不怪,犹如家常便饭。

    “强哥,人来了!”伴随着杨潇唐沐雪到来,西装中年立刻得到消息。

    西装中年挥手大喝道:“很好,让兄弟们带好家伙跟我要钱去!”

    “是!”一群小弟齐声应道。

    踏踏踏踏!

    紧接着,一群黑衣人手里拎着砍刀冲入密室,将杨潇唐沐雪团团包围。

    似乎只要杨潇今天不拿出三百万赎金,便将杨潇三人全都砍成肉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