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四百五十章 王泽变色
    “王泽?肯定是这个王八蛋干的!”龙五勃然大怒。

    他早就知道王泽一向跟杨潇不和,若是今日王泽负责检测医药生产原料,八成就是王泽干的。

    杨潇同样是这样认为,王泽负责检测,那一切真相都将浮出水面。

    “王泽?不可能吧?”柳江河蹙眉道。

    王泽是他的亲传弟子,平日里他对王泽视为己出,虽然严苛,但柳江河内心早已把王泽当做传人。

    龙五冷笑一声:“柳神医,我敢打包票,一定是王泽干的,这家伙多次跟杨潇作对,除了他不会有其他人。”

    “可...可是N-二甲基亚硝胺市场上基本没有卖的,就算需要购买也需要申报登记,就算医院医生,能够单独使用的量也微乎其微,王泽哪里弄到这么多N-二甲基亚硝胺?”柳山河说道。

    杨潇低语道:“柳神医,事情重大,我们说话就非常直接了,公事公办,王泽没你想象的那么简单,这家伙心眼比你看到的还要多!”

    柳江河陷入了沉默,他知道王泽这些年心术不正,不断想着怎么捞钱,私下没少接私活。

    “如果真是王泽,老夫便将这个孽障逐出师门!”柳江河苍老的面孔充满了寒意。

    他深知,这次对雪潇集团的影响,也知道这是自己的失责。

    一石激起千层浪,出了这件事不仅对雪潇集团名誉有影响,还会影响其他合作商以及他自身名誉和亚洲小天后苏千泷。

    毕竟,他现在是雪潇集团内部成员,而一向不接受任何代言的苏千泷为雪潇集团代言,刚刚代言就弄出了这样的事,这不亚于是闷雷落下,谁都被打的措手不及。

    杨潇问道:“王泽现在在哪?”

    “应...应该正在家中!”柳江河不确定道。

    杨潇点头道:“既然如此,那就前往雁鸣湖畔别墅群。”

    王泽与他同样生活在一处别墅群内,找到王泽轻而易举。

    这时,雁鸣湖畔别墅群某栋别墅内。

    王泽兴奋的手舞足踏,他脸色涨红,播放着欧洲情调小曲,倒了一杯红酒满满品尝着。

    “爽,这钱来的真他妈太爽了!”抿了一杯红酒,王泽犹如打了鸡血兴奋道。

    雪潇集团医药刚出了事,田禄便按照之前约定支付了他剩下的三千万。

    六千万到帐,王泽立刻把买别墅的钱贷款全部还完,还特地给自己换了一辆价值上千万的法拉利拉法。

    弄完这一切,现在王泽手里还有数千万,别提王泽内心有多惬意了。

    想到雪潇集团要濒临倒闭,王泽眼神阴鸷道:“杨潇啊杨潇,你完蛋了,你彻底完蛋了,不得不承认,你给了我一个又一个惊喜,但最后你还不是要栽在我王泽手中?”

    “现在我身价数千万,而你要陷入破产风波,到时候在我面前,你还不是跟一条野狗没什么区别?”

    幻想着杨潇傻眼,身败名裂,落魄为丧家之犬那一刻,别提王泽内心有多酸爽。

    似乎他已经彻底一脚把杨潇踩在脚下,杨潇在他面前这辈子都无法抬起头。

    砰!!!

    就在王泽窃喜之际,别墅房门忽然被一脚重重踹开。

    “王主任,小日子过得挺不错嘛!”杨潇进入满脸戏谑。

    看着杨潇到来,王泽脸色一变:“杨潇,你好大的胆子,不知道雁鸣湖畔别墅群内不得擅闯他人领土吗?”

    “混账,你肝胆对杨圣手无礼?”紧接着,柳江河随后赶到。

    “老...老师!”见到柳江河来了,王泽猛然一惊,不由自主心虚了起来。

    从小到大他王泽天不怕地不怕,唯独忌惮柳江河。

    拜师学艺这些年来,柳江河对他极其严格,他从内心对柳江河就有一种恐惧感。

    龙五到来扫了一眼桌面上的红酒玩味道:“王泽,有什么大喜事发生,居然还喝红酒庆祝!”

    “关你什么事?”王泽不给龙五任何好脸色。

    柳江河来也就算了,杨潇跟龙五他是一点都不待见的。

    王泽强忍住心头怒意看向柳江河尊敬道:“不知老师来访有何要事?”

    柳江河看向杨潇,杨潇对其点了点头。

    “孽障,我问你,今日医药原材料内有剧毒,你可知道?”柳江河满脸怒容问道。

    王泽佯装一副大惊失色的模样:“什么?有剧毒?这怎么可能?老师,我检测的时候根本没有任何问题,您是不是弄错了?”

    “装,你继续装!”龙五冷笑道。

    他们一来就看到王泽正在喝红酒庆祝,这件事要是跟王泽没有任何关系才见了鬼。

    柳江河脸色也越发阴沉,他看得出来王泽反应很不正常,纵使他已经掩饰的很好了。

    跟王泽相处这么多年,王泽放什么屁他都一清二楚。

    意识到自己的演技还不成熟,王泽惶恐道:“老师,您是不是弄错了?我检测的时候真没有问题。”

    “王泽,明人不说暗话,医药原材料里面含有N-二甲基亚硝胺!”杨潇可没耐心看着王泽继续表演。

    王泽吃惊道:“N-二甲基亚硝胺?这不太可能吧?是不是原材料里面就有N-二甲基亚硝胺?老师您知道的,这种剧毒可溶于水,根本不好检测,我还真没注意到这一点。”

    王泽下毒之前精心选择过,最终他选择了N-二甲基亚硝胺。

    这种剧毒确实不好检测,在生活中有太多太多人死于毒杀,而这些剧毒甚至有的连尸检都难以检测出来。

    “王泽啊王泽,死到临头还在装是吧?今天原材料是你检测的,连生产厂区监控都在那段时间坏掉了,你敢说不是你动的手脚?”龙五质问道。

    刚才他们得知生产厂区监控坏掉,心中更加认定是王泽干的。

    王泽继续掩饰道:“我也不知道啊!我是无辜的,我是医生,难道你们还怀疑我的医德不成?再说了,N-二甲基亚硝胺遭受国家管控,要是出了问题肯定是大批量N-二甲基亚硝胺。”

    “我就是一个小主任,医院里面N-二甲基亚硝胺是有限的,我哪里去弄这么大量N-二甲基亚硝胺?”

    看着死不承认的王泽,杨潇冷冷一笑:“若是这批剧毒来自黑市呢?”

    什么!黑市?

    刹那间,据理力争的王泽面色大变,再也无法掩饰脸上的惧意。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