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絮儿拿了一堆试验品,心里想着当男人时,那方面感受是怎么样的。

    越往那方面想,杨絮儿就越发的激动,故而看凤毓的眼神都有些不太一样。

    凤毓被杨絮儿看的心很慌,紧张的手足无措,不敢与之对视。

    两人围着桌子,呆坐了一个小时。

    杨絮儿坐着无所事事,就把玩着新的产品。

    她看了一眼,惊奇的说:“这个好像是能让男人有效持久的。”

    “……”

    “这个小套子设计跟一个铜板一个的不太一样,有螺旋耶!瞧着好像有个狼牙棒。”

    “……”

    “这还有超级薄款。”

    “……”

    杨絮儿不知羞的继续说,说的凤毓口干舌燥,慌乱之下倒了水喝下,压压惊。

    “你看起来挺不好的。”

    凤毓看了她一眼,没好气的说:“你别说了,我就看起来挺好的。”

    杨絮儿狐疑的微眯眼,想了想道:“我们安寝吧!”

    安寝前杨絮儿去沐浴换衣了,她回来的时候寝殿一盏灯都没有留,乌黑麻吉的什么都看不清。

    杨絮儿凭着感觉就爬上了床,然后伸手往一旁摸了摸。

    手中是有温度的,她的心立马跳的飞快。

    不得不说男人没有女人那么内敛,心跳跳的非常沉稳有力。

    凤毓攥住了她的手,沉声道:“老实点。”

    说着已经将她给搂进了怀着,不放心的双腿加紧。

    杨絮儿直挺挺的躺着,被凤毓给困住了,完全动弹不得。

    她有些无语,两眼望上方空气。

    “你这样会使我更难受。”

    “这身体的本能反应你难道没有感受到吗?”

    “别这么抱着我了。”

    杨絮儿好言相劝,凤毓非但没有听进去,反而黏糊的更紧。

    “你这样真的怪不得我了!”

    杨絮儿发出了最后的警告,然后奋力反抗。

    说真的,她不需要用力反抗,就把凤毓给压了。

    寂静的夜里,两人呼吸凝重,彼此都能感受到了双方的呼吸。

    “来吧~宝!”

    翌日,杨絮儿精神抖擞的去上朝了,体会了一次男人的感受,不虚此行。

    凤毓在杨絮儿去上朝的时候,已经命人准备热水。

    这算是此生唯一的大耻辱。

    不动固然好,可他是地地道道的男人啊!

    什么时候才能把身份换回来。

    一夜的试验后,凤毓在沐浴,用膳之后,找上了一朵云。

    一朵云见凤毓臭着脸,不敢笑话他。

    “主人,你有什么需要吗?”

    “东西试验过了,需要大量生产,可以定个价格表给我吗?”

    一朵云启动了无形的电脑,啪嗒啪嗒的按了几个按键。

    然后就出现了一个价格表格,新出的产品价格并不贵,依旧是一个铜板一个。

    凤毓很好奇,于是便问:“为什么这么便宜?”

    “这个空间本就是闲置物空间,所生产的东西都是低耗品,价格本就是不贵的。何况这次的任务就是来控制人口繁殖的,这都是辅助产品。”

    凤毓有了答案,便定了产量。

    临走前,一朵云不忘提醒:“那个……下次来拿产品的时候,可否把铜板带上。这个空间只收取铜板,不收银两。”

    凤毓闻言,微微颔首,便出了空间。

    产品的事已经有了解决方案,凤毓悬在心头的事总算是放下了。

    杨絮儿下了朝后就去找了凤毓,她见凤毓面色还算可以,笑着给他倒茶,赔笑着给他递茶。

    凤毓也没有矫情不接,他从她手里拿了茶盏,淡淡道:“我已经跟一朵云交涉过了,已经在大量生产。”

    杨絮儿点了点头,脱口而出道:“你感觉如何?”

    “……”

    杨絮儿见凤毓脸色古怪,尴尬的咳咳两声,嘀咕说:“你当我没说。”

    凤毓睨了她一眼,中肯的回应了她:“还好。”

    “昨天你受累了,我叫御膳房做些好吃的给你补一补,用了午膳我带你出宫去瞧瞧,走一走,逛一逛。”

    “难得你有心了。”

    “因为身份限制,让你委屈了。你放心,下次我做宠妃,你做帝王。”

    凤毓满意了,总算是没白疼他的小娘子。

    杨絮儿怕把凤毓折腾坏了,故而午膳时特别殷勤的夹菜。

    一旁的太监总管想提醒皇上和贵妃不能多吃,不能坏了老祖宗的规矩,哪知被贵妃身边的小六子给拉到了殿外侯着。

    用了午膳后,凤毓有午睡的习惯,故而躺在贵妃椅上睡了一个时辰。

    而这个一个时辰里,杨絮儿叫总管太监拿来了奏章,在里殿内批阅。

    凤毓醒来后,杨絮儿就带着凤毓出宫了。

    事实上现在的国度跟东辰没什么区别,街上还是有糖葫芦,蒸糕卖。

    杨絮儿瞧着那蒸糕软糯,笑着道:“那东西可是凩儿和银川最喜欢吃的,不知道味道变了没有。”

    凤毓从腰间拿下荷包,从中拿了两个铜板递给杨絮儿。

    “啊?你这是……”

    “以往都是你买东西,我替你拿着。如今我成了柔弱的一方,想体验一番被你特别照顾的感觉。”

    杨絮儿闻言,立即推却了凤毓手中的铜板。

    她笑道:“既然想体会被特殊照顾的感觉,那就不能花你钱。你想吃蒸糕,我买给你,你且在这等着。”

    话落下杨絮儿转身便窜了人群中,凤毓就站在原地,看着那一抹红色站在卖蒸糕的摊贩前。

    这时候马蹄声逐步渐进,驾着马的马夫高声喊道:“快让开,,快让开!”

    一时间人仰马翻,街道上的人都散开,这种惊慌的时刻,难免会吓坏孩子。

    只见路中央坐着一个孩子,嚎嚎大哭。

    马车越来越近,孩子已经老不急躲开。

    凤毓就在这个时候出手,他快速的捞起地上的孩子,运用轻功躲开。

    他快速将孩子放下,微微眯眼,一跃而上到了马车上,脚踹掉了纵马狂奔的马夫。

    凤毓拉住了缰绳,让狂奔的马儿停下。

    因停的急,马车内的人一时不茬,摔了出来,磕在了凤毓跟前。

    男人撩起帘子,惊呼道:“轻灵。”

    女子被扶起来,愤怒的看向凤毓,先是一楞后是轻蔑以及讥讽。

    “这不是絮儿妹妹吗?”

    “……”

    凤毓顶着小娘子的脸充当着小娘子,依旧很不习惯。

    男人听了女子的话,也抬头看去,见是杨絮儿。

    “怎么是你!”

    “怎么就不能是我?“

    凤毓并不纳闷,淡定接话,看样子这对男女是认识小娘子的。

    他跳下马车,沉声道:“这街上都是人,不管你们在赶时间,请不要在人多的地方纵马横闯。”

    男人面色黑沉,跳下了马车后,就阴沉沉的看着凤毓。

    女人却捏着帕子偷笑,小声对男人道:“王爷,她好像对你痴情不悔呢。”

    这话凤毓听清楚了,一声王爷以及痴情什么的酸话,他已经心有底了。

    原来是祁王。

    男人黑沉着脸道:“杨絮儿,你都入宫别再纠缠本王,本王已经再三拒绝你了,你别恬不知耻了。”

    凤毓嗤了一声,不屑道:“智障。”

    杨絮儿这时候从拿了蒸糕过来,急急忙忙的询问凤毓:“怎么了?你没事吧?”

    “我没事。这两个放任马夫在街上纵马,差点害死一条人命。可见这京都城的治安,真是差劲。”

    “你……”

    祁王正准备反驳,就遭来了杨絮儿的冷眼。

    他没想到的是皇帝带着杨絮儿出宫了。

    他忙作揖准备解释:“臣……”

    话还没落下,杨絮儿就摆着脸打断道:“你贵为皇室中人,怎能当街纵马?若是伤了行走的路人,该如何是好?有你这样的兄弟,真是我的耻辱。回去你就闭门思过,罚你两月俸禄。”

    “……”

    话落下杨絮儿就拉住凤毓,边走边道:“别为这种人生气,这男的瘦的跟猴子似的,一脸短命相。女的一张刻薄脸,一看就是不好惹的主,估摸娶来是来辟邪的。”

    被皇帝埋汰的两人:“……”

    杨絮儿带着凤毓阅览了一番帝都风光后,就回宫了。

    两人都想将人口问题迅速解决,对这次任务非常的上心。

    经过一夜的大量生产,终于有了新产品。

    凤毓和杨絮儿将新品拿去东城的铺子内卖,将包装好些的卖的价格贵一点,将持久点的卖的更贵一些,好谋取暴利。

    新品一出,在店内售卖,不出一个月就赚回了成本。

    想推广这等好物品,杨絮儿和凤毓不得不想一个低成本售卖方式。

    不得不说杨絮儿是有点商业脑子的,低成本售卖方式的最好办法,就是推车似售卖。

    于是京都城里出现了十个推车似的售卖点。

    白天这几个点都卖些吃食,一到晚上就开始售卖小套子。

    成本低的自是谁都用的上,京都城里的大老爷们出门在外人手一两个备着。

    这东西一下子风靡了整个国家,成了男人女人的心头好。

    凤毓和杨絮儿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开始招揽加盟。

    但凡有了加盟者,出了加盟费,就可以找总部杨家拿货。

    不出半年,小县城,小乡镇,都有售卖的。

    人口问题暂时控制住了,这是凤毓和杨絮儿非常欣慰的。

    可两人渐渐地意识到必须有接班人问题,不然一旦她和凤毓有了下个任务,这个时空依旧会遭遇人口繁殖多的问题。

    为此两人开始想办法,如何彻底解决。

    凤毓毕竟是研究医术和毒术的,他研究出了让女子不能怀有身孕的危害性极低的麝香。

    并且将麝香藏于荷包内,让人售卖。

    两人有了小有成就,就连他国都来求取小套子以及荷包。

    两人弘扬了一番避孕用具后,又弘扬了避孕小妙招。

    这才让整个时空的人避免掉一胎多子,多女的现象。

    这日杨絮儿与凤毓在御花园乘凉,两人喝着茶,吃着小点心。

    杨絮儿不由一叹道:“眨眼间在这国度也有五六年,我们以一己之力控制了人口多繁殖现象,如今人人都知道如何避孕,我们是时候功臣身退了。”

    凤毓闻言,沉声道:“是不是该接下个任务了?”

    “嗯,有了新的通知。”

    凤毓挺淡定的,微微颔首。

    他也算是执行多次任务的老油条了,不急不躁,不慌不忙是常态。

    杨絮儿见他没有任何感慨,想了想道:“相公,你可曾想过你的孩儿?算算日子,如今也是大孩子了。”

    “不曾想过。”

    “都说父亲的爱是内敛的,美人相公你的爱也太过内敛了吧!”

    凤毓最大的幸福就是能站在杨絮儿身侧,他是幸运的。

    无需投胎转世,从遇良人。

    一生一世一双人的誓言,他守诺遵守了。

    可能他是一个失败的父亲,但他绝对是个好相公。

    凤毓见她又是一堆的小表情,搞怪的,可爱的,噘嘴不满的。

    他沉吟了下,淡淡道:“你是想孩子们了吗?凩儿应该已经娶妻生子了吧?念盈应与银川谈婚论嫁了吧?星朗这孩子向来是听话懂事的,应该不会傻到去造反复兴南胡国吧!”

    “不知道凩儿这孩子娶了个什么媳妇?”

    “应该如同你这般美丽大方,温婉可人,贤良淑德。”

    凤毓脱口一顿夸,他清楚知道小娘子爱听好话。

    “找我这样的?凩儿可没有恋母情结。”

    凤毓见她噗呲一阵乱笑,也不懂小娘子笑什么,但是能体会她情绪中的开心。

    他没有打破她幻想的,若是说凤凩这辈子都不可能娶妻生娃,小娘子会不会郁闷死。

    他还记得他那儿子打小就想着得道成仙,成为宇宙中心的焦点。

    忽而手心一热,他的手被杨絮儿给攥在了手心中。

    热热的温度,就如初时她拉他手的感觉。

    他不明所以的看着她道:“嗯?”

    “你在想什么?我瞧你都想入神了。”

    “年纪大了,总会回首过去,想久了就入神了。”

    “那你跟我说说呗,你在想什么呢?想孩子们?还是想你曾经的辉煌啊!”

    凤毓见她挤眉弄眼,用着调侃的语气与他说话也不恼。

    他目光深邃且温柔,将她拉入怀里。

    他低低道:“我在想凩儿娶什么样的女人我不清楚,我清楚自己肯定娶你这样的。”

    “重来一次也还选择我?”

    “毋容置疑。”

    那是一道耀眼的光,照耀了很多人,可最后他拥有了这道璀璨耀眼的光。

    他是多么的幸运拥有了属于自己的温柔。

    番外终

章节目录

贵妃你又作死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十里长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里长街并收藏贵妃你又作死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