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内如此,就连得到消息的睿亲王府内就自是更不必说了,尤其是越西的恒王妃,洛瑾年的母亲,她恨不得现在就进宫去,陪在自己女儿的身边。

    福叔见状笑着道:“夫人不必着急,殿下已经归来了,老奴这就带夫人进宫。”

    恒王妃惊喜的看着福叔,根本还不来及等福叔继续说下去,她便已经拉着福叔急急的往王府之外走去。

    寝宫外

    刚刚听到内侍监言中之意的凌鸢却有些嗔怪的道:“公公好生奇怪,为何就一定是男孩,倒是希望是个小公主,像王妃一样,多好啊!”

    内侍监很是不成器的看了一眼凌鸢:“眼下这个局势,你若是想要保住亲王妃的皇后之位,她肚子里的就一定得是男孩,不然,朝中重臣一定会上书,要求亲王改立皇后。”

    闻言,凌鸢等人面面相觑,她们自是不懂这里的弯弯绕绕,可嬷嬷却极为明白,众臣反对的原因,就是因为洛瑾年是战败国的公主,如今越西已经归纳在历景的版图,依照规矩,她是不可能成为皇后的。

    寝宫内

    洛瑾年开始在床榻之上发出咬牙般的呻吟,但声音却不是很大,她尽量的忍着,但是这样的疼痛一阵大过一阵,到了后来,几乎是没有间隙的疼痛,这种疼痛照比她以往受伤的痛意来讲要痛的许多,好似有人生生的拿着斧子将自己腰间斩断一般的剧烈疼痛。

    “睿亲王妃,用力,在用些力气,都见到孩子的头了,快,在用些力气”为首的稳婆喊道:“别泄气,快·····”

    在景华城中的街道上,已经有人急不可耐的朝着皇宫的方向疾驰而来。

    宫女开始将一盆盆的血水往外端出,看的门外等候的人各个触目惊心,凌鸢更是抓着一旁嬷嬷的手,紧张的问道:“嬷嬷,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有这么多的血,我家主子没事吧?”

    嬷嬷笑着看向凌鸢:“傻姑娘,生孩子哪有不流血的,没事,你将来也会如此的。”

    凌鸢的脸“唰”一下的就红了,嗔怪着对嬷嬷道:“嬷嬷说什么呢?”

    洛瑾年在床榻之上感觉已经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没想到这孩子竟然等不到他父亲回来,就着急的想要出来,这也很好,最起码没有让楚墨行见到她如今这般疼痛难忍的时刻。但她在心底还是很期盼这个时候有他在身边的。

    这里的每一刻都好似过的极为漫长,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阵铺天盖地的剧痛袭来后,洛瑾年嘶喊出来。

    随后就听到稳婆很是惊喜的道:“出来了,出来了,是个小皇子,恭喜亲王妃,贺喜亲王妃了。”

    稳婆的声音传了出来,站在门外的众人皆是一旁兴奋的神色,凌鸢几人竟然跳了起来,用这样的方式庆祝洛瑾年顺利产子。但她们都没有看到,此刻的宫殿门前,一个身穿绛紫色锦衣华服的男子呆立在了门口处,半晌他才缓过神,唇角牵起了一丝懒洋洋的笑意。脚下的步子极快,还未等众人反应过来,他人就已经冲到了寝宫之内。

    如此快的举动看在门外众人的眼里,一片的讶异:“刚刚···是殿下回来了吗?”

    内侍监笑着,看了看凌鸢:“不是殿下,会是谁呢?”

    稳婆将孩子擦拭干净,用襁褓包裹着,小心翼翼的送到了洛瑾年的身旁,悄声的道:“睿亲王妃,是个小皇子,健康的很,足月了。”

    洛瑾年的目光落在了孩子的身上,已经耗尽了力气的她很是艰难的伸出了手,看着孩子的眉眼,唇角露出了一个笑意:“长得真像楚墨行,跟他一个模子刻出来似的。但性子可千万别向他······”

    说着,门前进来的人影让她视线模糊,她看了过去,口中喃喃已经没有了声音,但手还是尽力的伸向了那个人:“我好想你····”说完,渐渐的闭上了双眼。

    楚墨行眉心一簇,原本还带着笑意的脸上忽然泛起了淡淡的寒意,他一个健步上前:“年儿····”

    洛瑾年闭着双眼,她根本听不到床榻旁的人一声声的呼唤,好似睡得极为安稳,这么多日子以来,这是最为安心的时刻。

    五日后,登基大典举行,宫阙巍峨,金銮殿上盛世空前,百官呼应在前,楚墨行一身龙袍很是傲然的坐在了龙椅之上。他的模样俊美非凡,在如此冠冕的映衬下,却显得很是周正。但他的一副玩世不恭的神情,却让人有半刻的怔愣,这好似不是帝王登基,倒像是一场众人相贺的宴会,可当清风拂过,龙椅之上的人,顿时散发出一阵的冰寒,杀伐之意尽显。

    没有人敢轻蔑眼前这个年轻的帝王,他是历景自开国以来唯一的一位上过杀场,统一天下的帝王,他轻易歼灭了越西和南崇两国,更是在不费一兵一卒将敌人逼的主动投降。如今,盛世天下,传位诏书,玉玺都已经在他的手中,历景国迎来了他新的主宰者。

    典仪过后,有朝中之臣提出了立后的说辞,众人都在等着这位帝王回答,可空气就好像凝滞了一般,不带任何的响动,直到听见帝王的声音森寒的响起:“立后?朕的皇后只有她一人,难道你们还想让朕改立她人为后吗?”

    “陛下”一位朝臣上前,恭敬的呈禀:“洛氏乃是越西战败国之后,依照规矩,是不能将其立为我历景新后的。”

    “规矩?”楚墨行冷冷一笑:“在历景,还需要我提醒你们什么是规矩吗?”

    “记住,在历景,规矩就是朕,朕就是规矩。”

    众人哗然,一副面面相觑的模样。

    见状,皇帝轻轻笑了起来,这般的笑意竟然让在场所有人都有些看不懂,甚至直到最后,看的人有些心底发慌。

    “朕今日的话,众爱卿记好了,朕的后宫,从今往后只有一人,只有她,才能配的上历景的皇后之位。”

    此言一出,满座震惊。

    “陛下····”朝中臣子还要说话,可还未等他再次开口,就听着这位年轻的帝王道:“爱卿,你愿意多娶几个妾室,那是你的事,朕倒是想图个清静,可你若不想你的后院之中势如水火,一刻不得安生,那朕倒是可以做这个顺水人情,给你赐几房妾室,便可。”

    楚墨行知道,这位大臣很是惧内,所以一直未曾纳妾,如今这般的说辞,倒是一时让这位朝臣不知如何是好了;

    他这番的言语真不像一位堂堂的帝王,他没有先帝的严谨,更没有皇帝该有的严肃,但确是比先帝更为危险的人物,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想想也就将此事作罢了,毕竟皇帝的心思,他们也没有能力左右,一旦将这位新帝惹怒,怕是后果是他们不能承担的。

    这么一想,众人也都释然了。

    转而,外面内侍监宣禀:“皇后娘娘驾到······”

    楚墨行唇角扬起一丝得意的笑意,他起身走到了龙椅之下,亲自牵着她的手,今日的她一席皇后朝服,富丽堂皇,华贵诚然,端庄从容的仪态,让她雍容的出现在了大殿之中,她脚步坚定,目不斜视的看着站在眼前的人,同他一起走向了那至高无上的位置。

    当着满朝的重臣,楚墨行看着站在一旁的洛瑾年,似笑非笑的道:“记得我说过的话吗?”

    洛瑾年一怔;

    还未回想到究竟是那句话,就听着楚墨行继续道:“天下归你,你归我······”

    五年后

    皇宫的御花园之内,洛瑾年正在大腹便便的看着三个孩儿在面前玩耍,这五年的时间,她足足为楚墨行生下了两男一女,如今这肚子里还有一个娃娃,倒是让她觉得再大的幸福也不过如此了。

    如今的她看上去根本不像是几个孩子的娘亲,她芳仪万千,高贵典雅,这般的美丽看在众人的眼中,皆是有种倾国倾城的美。

    一旁的楚墨行缓缓而来,看着御花园的中如此的景致,微扬一笑。

    几个孩子见到父皇走来,也是纷纷朝着他跑去:“父皇,父皇····”

    洛瑾年见到他来了,起身看着他道:“凌儿,云儿,志儿,不得无礼,见到父皇是要行礼的。”

    谁知道,这几个孩子竟然根本没有将洛瑾年的话听在耳中,转头对着她就是一阵的鬼脸,然后抱着楚墨行的腿开始撒娇:“父皇,母后欺负我们,父皇做主啊!”

    洛瑾年无奈的摇头,这几个孩子简直同楚墨行一个性子,各个都是无赖一般,她片刻就觉得头疼的紧。

    楚墨行走到了她的身旁,将她轻轻揽在了怀中,看着几个孩子道:“母后可是你父皇好不容易才得来,你们个若是敢气你们的母后,父皇决不轻饶。”

    几个孩子见状,纷纷觉得无趣,便离开了,跑到一旁继续玩耍。

    楚墨行和洛瑾年笑着看着她们,楚墨行的手抚上了洛瑾年的肚子。

    这一生,年少时,任意妄为,过去的日子里,他们为了天下顾及太多,如今一切都已经步入正轨,他可以有时间,来陪着她,一起品茶对弈,一起教子成长。人生最大的幸事莫过于此。

    情起牵绊,爱思一生,携手同行,时光不负。

章节目录

王府嫡女定乾坤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夏卿颜V5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卿颜V5并收藏王府嫡女定乾坤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