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痴心妄想,赖家人卖了陈氏最后的嫁妆庄子充当路费,千里迢迢的去了京城。

    “他们来了,母后预备去见见他们,你可要同去?”

    数月后,就在赖方银带着赖锦文、陈氏和赖锦章,赖锦章再娶的妻子林氏,以及他们生的儿女,历经了几乎九九八十一难,无比艰难的终于跨进了京城的城门。

    皇宫中,安婉儿含着笑的询问并没有被封为公主,甚至未曾被记在自己的名下。而是出乎任何人意料的,被记在了安家族长的长子名下的安红梅。

    “母后,您为啥要见他们啊?他们压根就不配再出现在您的面前。”

    已经年满十六岁,出落的格外好的安红梅不解的看着安婉儿:“当初他们那样对待咱们的时候,我心里就已经当他们全都死了。如今看见咱们好了,他们想要上来沾光,哼,天下哪有这样好的事儿?”

    越说越恼火,安红梅她不满的嘟嘴看安婉儿:“母后,要我说,您压根就不应当让他们这般顺当的进来京城。他们压根就不配看见这京城的繁华。”

    “可是你父皇也想见见他们啊。”

    笑了起来,安婉儿一副无奈的模样说道:“他说是要见见那几个有眼无珠的,叫他们亲眼看看离了他们,我们母女能过的更好我有什么法子?难道还能驳了你父皇的兴致?”

    “父皇,他这是吃醋了?”赖红梅先是瞪大了眼睛,然后吃吃的笑了起来。

    “他可不就是个醋缸子?”

    安婉儿也是笑了起来,正笑着轩辕烨一脚踏了进来,身边还跟着个同样身着明黄色龙袍的年轻男子。

    对着笑成了一团的母女两个,轩辕烨和那年轻男子都是眼里带着宠溺。只不过是轩辕烨的宠溺是对的安婉儿的,而那个年轻男子则看向了安红梅。

    面对那样的眼光,安婉儿面色如常,安红梅却悄悄的羞红了脸,有些不自在的别开眼睛不好意思去看那男子。

    “说什么呢,怎么就那么好笑?”轩辕烨眼睛里含着笑的问道

    “你还是别知道的好。”斜晲了轩辕烨一眼,安婉儿不客气的说道。

    “……”

    无奈的看安婉儿,轩辕烨伸手扶额笑叹:“不用问了,这必定又是在说朕的坏话了。”

    “才没呢,我们说的是父皇爱重母后,母后不好意思了我们才笑的。”安红梅睁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冲着轩辕烨面不改色的抿嘴笑道。

    轩辕烨:“……”这谎撒的,也太假了些吧?难道是他好太骗的缘故,这小丫头才敢这样胆儿肥?

    明知道安红梅这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呢。可是轩辕烨很无奈,甚至不敢佯作生气真吓到了安红梅,免得到时候自个不止是会被媳妇安婉儿给喷的狗血淋头,还要接受来自嗣子是不是看过来的幽怨眼神。

    那谁受得了?

    实在是惹不起,轩辕烨只好无奈的点头,一看就是不相信的被迫相信了。这又是惹来安婉儿的一阵笑。

    这一次,不只是安红梅,就轩辕烨和他身边的那个年轻男子也都是跟着一同笑了起来。

    都笑够了,轩辕烨这才说明了来意,正是要一同去见赖家人----

    进了京城,赖家人想象着见到了安红梅之后会有的滔天荣华富贵,正觉得浑身都在激动颤栗的时候,犹如乞丐一样的他们却是处处被人驱赶。

    等到被人赶到一处暗巷之时,一家人就看见狞笑拎着麻袋和绳索朝他们走过来的几个壮汉。

    赖家人:“……”

    好可怕,他们这怕不是遇上了人牙子吧?怎么京城这样的天子脚下,竟然也有人敢这样明目张胆的掠人去卖?

    想挣扎,可奈何手无缚鸡之力的赖家人压根就斗不过那几个来势汹汹,还明显是有备而来的壮汉。

    在每个人挨了一棍子之后,几人都是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等被一盆凉水给泼醒过来的时候,睁开眼睛,他们就看见眼前站了四个人。

    四个人中,安婉儿和安红梅哪怕是变化甚大,穿着华贵让他们几乎不敢相认。可到底他们还是认出来了两人……不,该是三人。

    看见也站在他们跟前,留了头发还了俗,正同他们并不认识,但是身着龙袍不用问就知道他身份的轩辕烨站在一起的“慧明和尚”,陈氏、赖锦文和赖锦章、赖方银都是瞪大了眼睛的惊叫道:“你,你们……”

    结结巴巴的,哪怕是已经知道了就是眼前的安婉儿等人,派了人把自己几人给掠了来,可是知道了又怎样?

    赖家的几人甚至都不敢抬头直视天颜,浑身瑟瑟发抖着,哆嗦的嘴巴几乎说不出话来。

    “你们什么?你们来京城不就是也想来见我们的么?”

    嘲笑的看着犯怂的赖家几人,轩辕烨轻哼了一声对着赖方银问道:“怎么,眼看着讹不上朕的皇后了,就想来讹朕未来的太子妃了?”

    太,太子妃?

    震惊的看着并肩而立的“慧明和尚”和安红梅,赖家几人的脸上红白交加,再想不到这“慧明和尚”的真正身份竟是这样的金贵,而安红梅竟然也能有这样的造化?

    一瞬间,想到自己当初和离的时候写下的那此生同赖红梅再无干系的文字,那一个个字如今就如同一把把的利刃,叫赖方银简直就犹如感受到了肝肠寸断的痛苦。

    ......

    浑浑噩噩的,等到赖家的几人再度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到了京城城外的破庙里。

    几人下意识的就是想再进城,一连几日,无一例外的都被拦住。

    进不去京城,知道此生都再高攀不上安红梅了。万般无奈之下,几人就连多抱怨都不敢,只好又千里迢迢的靠着乞讨一路回到老家。从此窝在小小的村子里,艰难却又如同杂草一般的活了下来。

    等几年后,听说皇帝退位,禅位于太子,立了同是出自安家的太子妃安氏为皇后,安家也因此出了一个承恩侯的时候,赖方银一口鲜血直直的喷了出来----什么安氏女?那,那分明就是他的亲闺女......承恩侯,那承恩侯的位置也本该是他的,可是偏偏却早就叫他有眼不识金镶玉的给当成杂草一样拔掉丢弃了。

    一口气没上来,赖方银睁圆了眼睛的咽了气,至死任凭儿孙在旁怎么哭怎么劝说都再没能合上----

    再度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安婉儿下意识的以为自己又是出现在了新的小世界,于是很快的静下心来召唤世界的天道。

    同轩辕烨一起,两人经历了一个又一个的小世界,如今就连安婉儿都不知道两人到底去过多少个小世界。

    从一开始的,就只有安婉儿能够同小世界的天道沟通。各个小世界的天道还极少有对她有好脸色的。

    到渐渐的,安婉儿和轩辕烨都发现各自的神魂发生了变化,变得被功德的金光给染的金灿灿,让人越来越没法直视之后。轩辕烨便也能够直接召唤每个小世界的天道,两人每到一个世界之后,终于都可以第一时间就了解到对方的情况。且每个小世界的天道对他们的态度,也全都发生了质的变化。

    哪怕不全是恭恭敬敬的,也全不敢再对两人爱搭不理,冷淡待之了。

    这一次也不例外,安婉儿才一召唤这个世界的天道,没有让她多等的,这个世界的天道就现了身,对着安婉儿恭敬道:“神女有何吩咐?”

    “你?”

    听见天道似曾相识的声音,安婉儿震惊了:“这是我的本源世界,我回来了?”

    “是,您回来了,不过这里实则也并非是您真正的本源世界。”这方世界的天道更加恭敬的说道。

    他的话音才落,安婉儿立刻敏锐的感觉到了识海深处似乎有什么禁制碎裂开来,一段记忆涌入----

    看过那段记忆安婉儿神色瞬间变得格外复杂起来,没有多理会那天道,身形一动,瞬息之间已经出现在了千里之外的一处犹如仙境般的秘境。

    才踏进去,她就感觉到自己被揽入一个格外温暖熟悉的怀抱中。

    “轩辕烨。”也是伸手抱住来人,安婉儿又是笑又是哭,“你醒了,你总算是醒过来了。我做到了,你也做到了,哪怕是记忆被封印,我们依然遵循这本心找到了彼此,不离不弃。”

    “是。”

    笑着,轩辕烨也是激动异常的点头说道:“婉儿,往后咱们终于是可以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任何人都再也不能法阻挡。”

    并不怪安婉儿和轩辕烨这样激动,在经历了无数个小世界之后,打破识海深处隐藏着的禁制两人才知道,原来他们都是来自仙界的仙人。

    只是他们各自的师傅原本是道侣,却因为种种原因分开。等知道两人相恋之后,轩辕烨的师尊倒是不反对两人在一起,可是安婉儿的师尊却不愿意……

    最后眼见两人依旧难舍难分,哪怕是按自己意愿的分开也一样是藕断丝连。无奈之下她答应只要安婉儿和轩辕烨能够经受住她给予的考验就同意两人结为道侣起。

    于是这才有了安婉儿和轩辕烨经历的这些。

    如今考验终于结束,想到往后余生两人终于能够没有障碍的在一起了,两人不由的都是再度相拥,喜极而泣。

    全书完。

章节目录

穿书农女福运齐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孟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孟萱并收藏穿书农女福运齐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