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太阳快落山的时候,辉哥看看也差不多了,开口说今众爱卿今个辛苦了,有事明早继续。

    出了勤政殿的门,就看见陶清源等在一旁,那小太监手里的篮子里,满满的雀儿。

    辉哥按捺这雀跃的心,很是沉稳的点点头,往养心殿走。

    拐了两个弯,立马就现行了;“曾祖父,我的弹弓带来没?”

    “带是带来了,可是你穿着这身,不合适吧?要不回去换身便装咱再来?”陶清源好心的劝着,一边朝薛文宇看去。

    洛逸的神情,可以忽略不计。

    “父亲?”辉哥很久没这样跟他撒娇了。

    薛文宇转身往四周看了看;“去吧,去吧,注意别扯破了龙袍。”

    “谢谢父亲,就知道父亲最好了。”辉哥开心的应着,结果陶老头递过来的弹弓,就开始四处找雀儿。

    洛逸面无表情的朝薛文宇看了看,想不通,他怎么现在也这么纵容辉哥。

    “其实也没什么,辉哥朝堂上如何你也看见了,但毕竟是个孩子,这下了朝,稍微放松下也没什么不妥。”看着洛逸瞅自己的眼神,薛文宇开口了。

    这算不得是解释,不过就是心情好,就说几句而已。

    这回,洛逸很拽的没作回应,警觉的看向四周。

    薛文宇也不生气,在他看来,这洛逸脸自己的情敌都算不上了。

    薛文宇现在感觉自己就是人生赢家,辅佐了辉哥做龙椅,还俘获了一个女子的心。

    “差不多就行了,别让你母亲担心。”看着辉哥接连打了六只麻雀,薛文宇心疼自己媳妇了。

    都不用问,就知道,晚上的烤串肯定是个大聚餐的。

    以前他还不理解,她怎么能日此不嫌麻烦,吃什么的都捎带着那些手下和做事的。

    现在他体会到了,那种环境下愉悦的气氛。

    他现在觉得自己这个家,比以前的侯府那个家,家人还多。

    这些手下,还有做事的,虽然没有血缘关系,却感觉比原来那个家的家人还要亲近。

    这些人,原本就是他的人,但是这种感觉,却是自打有了她之后,才有的。

    是她,改变了这一切!让他觉得,活着其实是一件很美好的事。

    看看辉哥,现在的性子多开朗。

    “父亲,你看儿子弹弓的准头也不错吧。”辉哥应着,就往他身边走来。

    “嗯,是不错,你那箭也不能荒废了。”薛文宇看着又长出一头高的孩子,笑着说到。

    辉哥点头应是,告诉薛文宇,他一直在练着。

    一行人说说笑笑的进了养心殿,陶老头招呼着石头赶紧把打的雀儿拿去收拾了。

    院子里,烧烤架已经摆好,桌椅板凳也都摆放好了。

    一边的案板上,几大托盘的肉串,还有别的串,堆成小山似的。

    辉哥赶紧回去换掉龙袍,薛文宇没找到自己想看到的身影,却见东珠朝西暖阁指了指。

    嗯,这丫头聪明。

    他直奔西暖阁,进屋就看见牧莹宝在衣橱里往外拎一件棉袍。

    “回来了,快来把官袍换下。”牧莹宝抬头看见他,立马招呼着。

    薛文宇伸手胳膊,让她帮自己换下官袍,假装没看见她的手在他官袍的袖袋上捏。

    找那封信,想销赃灭迹?呵呵!

    果然,没找到东西的牧莹宝有些失落。

    “小牧?怎么了?”薛文宇故意装糊涂的问。

    “没怎么啊,就是少了好几样食材,觉得有些遗憾而已。”牧莹宝赶紧的打马虎眼。

    “少了什么食材,是来不及采买?还是这个时节才买不到?”薛文宇也一本正经的配合着问。

    “时节不对。”牧莹宝干脆这样回应。

    真是奇怪,那封信他到底放哪呢?

    她都找了好几个时辰了,屋里能找的地方,他带回的行礼中都找过了,没有啊。

    俩人出屋的时候,院子里的烤架里炭火已经可以开始烤了。

    辉哥指挥着林川,石头,还有图子烤串儿,东珠她们几个往小酒壶里舀酒。

    “丫头,快点过来,这个雀儿是不是要用料煨一下再串?”陶清源看见牧莹宝的身影,招呼着。

    牧莹宝赶紧走过去,进厨房找调味料,现场腌制收拾好的麻雀。

    薛文宇看着院内,一说吃比什么都积极的手下们,觉得这样也挺好的。

    其中几个,身上还包扎着呢。

    “你们几个,不能吃辣的,酒也不可以饮。”他指着那几个受伤的,叮嘱着。

    “哦,属下知道了。”那几个一听,心里就叹口气,不饮酒没关系,可烤串不辣那也不够味啊!

    当然,他们也知道主子这是为了大家好,身上伤也能好的快点。

    “主子这样,真是让人不习惯。”有人小声的嘀咕着。

    真的,主子现在怎么也变得如此婆婆妈妈的。

    “你小子,难道还是喜欢主子原来那样?”立马就有人小声的劝着问。

    那个抱怨的马上摇头,才不要呢。不能吃辣就不吃辣呗,左右伤好了之后,吃的机会还有的是呢。到时候,可劲的造。

    现在,因为图子他们都出师了,牧莹宝反而省力了,坐在东珠给铺了虎皮垫子的椅子上,喝着南珠给沏的茶,看着辉哥他们烤串。

    烧烤架是进宫不几天后,让宫内的匠人打制的。

    特大号的,好几个。到底是宫内的匠人,打制的手艺比宫外那铁匠铺的精致多了。

    薛文宇也走过来坐在牧莹宝身边,见南珠也没啥异常的举动,她也没有厌恶的神情,也就暂时打消了送南珠离开的念头。

    “对了,既然你回来了,那咱之前定的那个计划,是不是可以开始了?早点逮住他,也就早点了结了一件事。”牧莹宝低声的跟他商量。

    虽然没明说,但是薛文宇却知道她说的计划是什么。

    说心里话,他不是很想她参与其中,毕竟有危险。

    可是,却又想带着她,想跟她一起做那事儿。

    “行,这两天我让人抓紧安排安排,我估计他就没走远。”薛文宇应下了。

    已经丧心病狂的大张旗鼓的对付她了,可见那家伙是彻底失去理智了……

    喜欢替嫁神医:腹黑世子,甩不掉请大家收藏:()替嫁神医:腹黑世子,甩不掉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佛系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千岛女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岛女妖并收藏佛系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