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你的命只剩1年了(4500字求收藏推荐票!)

    “剩余寿命:366天,可用寿命:365天。”

    他看着眼前别人看不到的屏幕,近乎透明但自己却能把内容看得一清二楚,想着关闭,屏幕就消失了,开始细想这玩意儿,马上又出现。

    反复试验了几次,拧了自己好几次,由于不敢相信这一切,用力比较狠,每次痛得直抽抽,终于,在大腿估计都青了之后,他确定了,这应该代表着什么。

    自己还能活366天?

    但可用寿命是什么意思?寿命还可以用来“使用”?

    不过366天啊,他感受到自己大腿上的疼痛,非但不恼火,反而无比的兴奋,他掐自己第一次疼得抽抽的时候,就知道肯定是发生了他无法想象的变化。

    手能如此自由的活动,已经是“两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候趁着还能自由活动,把身体捐出去了,死了还能给社会做点贡献,用来研究这无解的绝症;能感受到疼痛,也是“半年多以前”的事情了!

    虽然兴奋,但他决定暂时先把这个放到一边,容后再去深入研究,现在得弄清楚自己在哪里。

    肯定不是在医院,现在在大马路上。

    但这绝对不是自己工作了几年的城市,也不是老家,甚至都不在国内,要分析一下,这是在国外还是在异世界……他几分钟前眼睛一睁开,就已经不在医院的病床上了,直接就在一个马路边的公交站台的座位上靠着,起身往右一看,是一栋公寓的门口。

    看着这栋陈旧的公寓,他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关于这栋楼的记忆。

    “这是一栋有20多年的老公寓,公寓老板娘是一个性格彪悍的黑人大妈,有毒贩或者小混混敢进这栋公寓做欺负学生的事情,她敢拿枪直接把对方突了。

    这样的生活环境,对于留学生来说,已经是好到不能再好……留学生?”

    他刚冒出这个疑问,正好有一个经过的棕色皮肤的女生朝他打招呼:“艾克斯,你在这傻站着干什么?你们男篮下午不是还有训练吗?”

    对方说的是英语,但他居然听懂了,而且脑海中迅速冒出了还记得的和对方有过接触的画面。

    这是学校女子网球队的艾普莉-克拉克,很热情的拉美裔女生,来美国认识的第一个女孩儿,算比较熟——“认识三年了才有点熟?我到底干了些什么?艾克斯,是在叫我?应该是……我英文名好像就是叫艾克斯……”

    他脑海中的记忆一瞬间闪过,是熟人,应道:“我身体有点不舒服,休息一天……”

    艾普莉-克拉克听到这话不疑有它,应道:“你是应该多休息一下,你最近训练太刻苦了,保罗已经和我说了你的事情了,你不用着急,天天这么练身体会受不了,而且你成绩那么好,拿不到篮球奖学金,你成绩也能上很好的大学。”

    说道这的时候,他脑海中闪过的记忆又多了一些,是最近的事情,不过他重点关注的是记忆中最近的关于对方的事情,以他的工作经验来说,聊天的时候以对方为中心准没错。

    校报上有写,这位在学校里数一数二的女子业余网球运动员马上要参加市区比赛,他停顿了一下,紧接着说道:“哎,我的事就那样了,艾普莉你怎么样?洛杉矶第一能拿下吗?”

    这孤僻的家伙居然主动多说了一句话!艾普莉-克拉克好意外,仔细一看,这家伙也没有了平时害羞怯懦的表情,显得格外的开朗,本来就长得高大俊朗,男子气概一下子就展现出来了。

    “市比赛吗?我希望高中毕业前能拿到洛杉矶冠军,这是我最后一次参加大赛,我没有你和保罗那么有天赋,我没有想过成为职业运动员,如果考不上大学,我就去学修车!”说到这个的时候,艾普莉-克拉克还有点小激动,高中终于快结束了!

    她说的是实话,她虽然在学校里是数一数二的网球高手,但别说全世界范围内,单单在洛杉矶的高中生当中,她都不是最强的那个,只能说是之一,而职业网球运动员,通常在她这个年龄就已经在征战职业赛场了,可能都打了好几年了。

    当然,这不妨碍她追求网球梦想,追求加州冠军。

    而考不上大学去念技术学校学修车这种事,美国人不抗拒这个,他们的教育就不会把“读书人”和“工人”分个高低,对普通人来说,两条路没什么区别,如果都是工薪阶层,前者可能更体面,但后者薪水更高,当然了,有文化的人总是会受到尊重。

    他露出遗憾的表情说道:“艾普莉你要是不继续打网球那可真遗憾,我还以为我会有一个世界级美女网球运动员同学,你可以多试试,到了大学也可以试试,反正大学里时间多,考大学……你今年还有两次考试机会对吧?加油,如果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可以找我,学习我还是挺擅长的。”

    艾普莉-克拉克错愕了一下,这家伙今天说话怎么这么会说话?

    闲聊一会儿,艾普莉-克拉克因为这位算得上好友的同学今天很开朗很热情……对比之前都算得上过于开朗过于热情的交流方式有些不适应,先行离开了,倒不是反感,纯粹的不适应,因为她认识他快三年了,他一直都是那种不主动找到话题与其聊天,能坐在那里半天不吭声的那种。

    一开始似乎是因为语言交流不通,来美国的时候会一些英语,但交流很费劲,后来久而久之就孤僻起来了,也就篮球队的几个人和他关系好,她这个好友都是主动凑上去才保持着不错的关系。

    平时都是她主动找他说话,他这突然间“开窍”了,确实让她这个和他很熟的朋友不适应。

    这边,送走了这位刚认识但“记忆中”认识了快三年的老朋友,他开始回顾着刚才和艾普莉-克拉克交流的时候不停的冒出来的记忆,以及因为对方说出的“保罗”这个名字受到“刺激”而冒出来的记忆。

    “保罗-皮尔斯?是那个皮尔斯?还是正好同名?”

    关于艾普莉-克拉克的记忆,这个身体原本的主人的能记住的都已经冒出来了,是他刚到美国的时候负责接待外国留学生的高二学生代表,很热情,所以被安排担任这份工作,所以算是他在美国最早认识的人之一,后来他高一结束后直接念高三去了,其他的还有当天认识的老师、机场保安、还有就是这栋公寓的老板娘,一位黑人大妈……

    现在是午餐过后,不断的有人从公寓里走出来,他看着出门的各种肤色的高中生们,有“认识”的,还打一声招呼,脑海中突的就冒出了与其认识的画面,不自觉的回应一声,几乎每个人都挺意外,美国人的热情本能让他们看到熟人就打招呼,但这身体的原身是一位孤僻的留学生,一般都不会回应,今天居然回应了,不过也没有特别在意,觉得今天他可能是心情好。

    只是他却感觉奇怪,好像“他”挺孤僻的,为什么还有这么多人主动和他打招呼……大部分还是妹子。

    不过,原本就存在于这个身体的记忆,现在的一切仿佛都是那么熟悉,一切仿佛都是那么自然。

    但是,他很清楚,这不是他原本所在的世界!

    过去三年时间里,他都躺在病床上,大学毕业后工作了两年,工作生涯刚刚进入正轨,某一天,突然就晕倒了,被检查出重病晚期,前一年还好,到了第二年,手脚都开始僵硬了,到后来连感觉都逐渐消失,每天除了躺着看电视、看书,什么都办不到,到后来,看电视看书都逐渐办不到……某一天一觉醒来,就站在了这里。

    每次看到一个“认识的面孔”,他脑海中就应激性的出现一段记忆,不停的刺激着他的大脑,应该是这个身体的记忆,让他知道他应该知道的一些事情,但到了交流的时候,又是按照不属于这段记忆真正的主人的语气和习惯去交流……

    逐渐的,他开始不那么自信了——这真的不是他原本的世界?

    原本的记忆,和不断涌入的记忆有着很大的差异,大脑逐渐有一种被撕裂的感觉。

    或许是“刺激”次数越来越多,他脑海中突然间不再是偶尔冒出一些不属于他的记忆,记忆如海啸般涌入,强烈的冲击,让他直接昏了过去,在他昏过去之前,正好看到一个黑人胖小伙从公寓门口走出来看到他倒下去的画面愣了一下后快速冲上来……

    ……

    张昊仿佛做了两个无比漫长的梦,两个记忆交织重合到了一起,说不上主次,但能很清晰的分辨出两个记忆的不同之处,记忆融合到最终——现在应该是穿越到了90年代的美国洛杉矶的一个小镇洛杉矶英格尔伍德市,他叫张昊,至于原本的他是谁,已经不重要了,因为他已经来到这个世界、这个年代。

    逐渐的,那种撕裂的感觉没有了,张昊已经了解了现在的情况。

    当记忆融合后,他很快就醒了,果然,不是医院,好像是他的卧室……不对!怎么不是在医院?他记得他不是昏古七啦?

    “我不是晕倒了吗?怎么不在医院?保罗这家伙不靠谱啊……等等,不对……没去医院太好了!”

    从目前的情况看,是请的家庭医生,虽然价格也不算便宜,请医生一个小感冒都能花掉他一周的生活费,一般来说感冒发热都是自己去药店买药。

    但不论如何,相比去医院的诊断费更便宜,而且不用出上千刀救护车费、数千美刀甚至数万美刀的各种检测药品的费用。

    至于公立医院,别想了,等排上队,要不就不用治了,要不就不用治了。

    家庭医生在美国非常普遍,大都是公立医院的医生的兼职,说是兼职,其实家庭医生比在医院的时候更用心,更有耐心,

    张昊觉得这个其实很正常,在医院,一天要接诊固定数量的病人,拿的钱永远都是一样的,每10分钟到15分钟诊断一个病人,真的没办法有耐心,根据各种医疗器械检测出来的结果开药就完事儿,都麻木了。

    而家庭医生的工作,固然没有私立医院薪水高,但比公立医院要高多了,而作为医生,对于病情肯定能做出初步的判断,然后针对性检测,不像进医院就先各种事后看起来一点用都没有的检查,关键还是拥有充足时间的一对一诊断,这个最重要。

    张昊想到没去医院,无比庆幸,一个激灵,猛地坐了起来,床旁边的椅子上正在看漫画的黑胖子往后一仰差点把椅子坐翻了。

    “艾克斯,你终于醒了,吓死我了,我刚出来就看到你倒下去,医生说你没问题,只是压力太大了,我说你想那么多干什么?UCLA不要你你换个学校再试试不就行了,天呐,我也不想去UCLA了……咳咳,艾克斯,你别太着急了,天天这么训练身体受不了,总会有机会的,就算你的身体很强壮,但压力太大也会承受不住,还好,这次你没事,医生说你精神太紧张了导致昏迷,让你注意……”

    看着眼前的胖墩儿,张昊感觉耳膜有些难受,隐约的看得出来是未来的记忆里的凯尔特人队队魂保罗-皮尔斯,不过怎么这么胖?

    而且,皮队居然是个话痨?说好的因为高傲冷酷被捅11刀都捅不死的不死鸟呢?合着这家伙是嘴太碎惹火了别人被捅了……对了,这家伙一直都是话痨!

    两股记忆对皮尔斯的印象的不同之处马上显现,但很快就捋清楚了,这种情况一开始肯定会有,但久而久之就会很熟练的将“现在”和“未来”区分开来,张昊知道,这个世界的人和事应该用留学生的记忆来判断,而未来的记忆……则是他可以倚仗的东西!可惜的就是他记得的很多东西都需要本钱,买彩票那种一本百万利的事情完全不记得。

    正经人谁去记那些玩意儿?

    但如果有一些本钱,那很多事情都可以办到。

    皮尔斯那边不知道张昊在腹诽什么,不然绝对要找这家伙决斗!他最恨别人说他胖!

    胖咋了?胖他也是加州高中生里的第一篮球高手!

    皮尔斯还处在话痨状态,张昊太了解这位房东太太的儿子了,他住进这家公寓后,没过俩月,就被同龄的皮尔斯缠上了,最初是那位房东太太见这个大洋彼岸的落后国度的小孩太孤僻了,怕张昊被欺负,自己的儿子一般是去欺负别人,所以让皮尔斯照顾一下张昊。

    不过两人性格互补,皮尔斯话痨热情有情义,张昊孤僻但内心渴望着友情,一个喜欢说道,一个愿意听,自然而然的成了好友。

    先不去管话匣子一打开就停不下来的皮尔斯,张昊心念一动,眼前蹦出一个字幕……瞅了瞅旁边的皮尔斯,对方完全没看到,张昊松了口气。

    遇到这种事情,他绝对不会想着要告诉别人一起分享云云,秘密,得透露给别人知道了,约定好这是秘密,这才叫秘密,而秘密一旦出现,终归会被人知道。

    这种事情不能告诉任何人!

    想到昨晚皮尔斯应该是守了一晚上没回去,张昊有点感动……不过,张昊看着字幕上的内容变化,心里一沉。

    “剩余寿命:365天,可用寿命364天。”

    应付了一下皮尔斯,张昊借口休息,把皮尔斯打发走了之后,开始梳理一下现在的情况。

最新推荐: 新世纪篮球狂潮 | 篮球高校 | 我就是篮球天王 | 篮球界 | 篮球之黄金时代 | 篮球风云之谁与争锋 | 篮球之易少 | 是篮球之神啊 | 一切从篮球开始 | NBA之篮球之王 | 梦想篮球巨星之炼成 | 武道篮球 | 打篮球太厉害了怎么办 | 校园篮球江湖 | 我真的在打篮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