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三中未解之谜

    凤岐山下,有美晋江。

    临近着美丽的晋江坐落在此的晋江市,在城市的北边方向屹立着秀丽的凤岐山。

    “临水靠山,藏风纳气”此风水格局注定着晋江市必将是一个人杰地灵的好地方。

    又是一年春暖花开的好季节,晋江市市区内,处处呈现着一番春意盎然的景象。

    清晨从凤岐山深处飘来的山雾刚刚散开,暖暖的阳光没有了阻隔,瞬间散满了这个还略显慵懒的城市。

    从四月的春风里携来的一丝甜甜的青草花香,沁人心脾,让人不禁想在城市里随处可见的那绿意绒绒的草地上打个盹。

    晋江市西峰区的市第三中学,在初二三班的教室里,一位佝偻着背,体态消瘦的中年男人正站在讲台上,给班里在座的学生们进行着一堂由数学老师代理的语文课。

    中年男人的讲课时的嗓音,显然没有因为春季的到来,而显得那么生气勃勃。那低沉而又慵懒的男中音,默默念诵着朱自清那篇有名的《背影》,低喃的诵读声仿佛深山宝刹里众佛陀的呢喃佛语,让人闻之不由昏昏欲睡。

    中年男人,是市第三中学初二年级的年级主任兼数学老师,有着传奇教学经历的——魏根生。

    数年前,刚刚从师范学校毕业的魏根生面对着数次被别校劝退的打击,依然怀着满腔对教育事业的热情只身来到三中任教。

    由于之前他辗转数所中学,又悉数被校方辞退的前科,三中众领导层还是对他的执教能力持怀疑态度的。

    但是魏根生使出浑身解数,硬是凭借着他那“被窝里放屁——能闻(文)能捂(武)”的硬性条件和“吹哭拉秀”的雷霆手段!另辟蹊径!成功俘获了三中校长的“千斤”小姐,牛兰姗的芳心。

    两位有情人因教育事业喜结连理的佳话,一度成为三中众师生茶余饭后的美谈。

    就此,魏根生凭借着“校长乘龙快婿”的增幅光环,在三中竞争激烈的教师队伍中成功拼杀出一条血路。从多次被评选为“三中十大优秀教师”,到校园里炙手可热的初二年级主任,再到校长退休前的超人气接班人,魏根生的教育仕途真可谓是平步青云,一日千里!

    中国著名的教育家孔老夫子,在听到艾薇儿说出“我抽烟喝酒纹身打架,但我知道我是一个好女孩!只有女孩们才知道谁是真正的婊子!”这番振耳发溃的言论后,曾心灵福至地提到过“上帝为你打开了一扇门,同时也为你关上了一扇窗”。因为在魏根生事业蒸蒸日上的同时,他与牛兰珊女士的婚后生活却不是那般如意了。

    或许是因为“只喝贵的不喝对的”而素有“酒场贵公子”之称的校长自小对牛兰珊的循循教导,也或许牛兰姗因为名字跟著名的“牛栏山”谐音,所以牛兰珊女士别的爱好没有,就是喜欢就着猪头肉喝上那么几口,并且独爱“牛栏山二锅头”。

    在喝开心的同时,她甚至会拿出当年校园“摔跤社使绊子小公主”的猛将风采,跟魏根生主任切磋那么两下。所以魏根生在精神和**的双重打压下,原本还板挺的小身板,变的嬴弱不堪。反观牛兰姗因为常年猪头肉的滋养和摔跤的操练,反倒是更加的膘肥体壮、膀阔腰圆了,套用学校里某位语文功底相当扎实的学生形容,她移动起来就跟西伯利亚的大狗熊直立行走似的,至于有些同学曾质疑西伯利亚并没有大狗熊的事暂且不论。

    刚刚步入四十五岁的魏根生,本该是处于虎狼之年,每天穿着板直的西装和锃亮的皮鞋,梳着油光可鉴的大背头,挺着啤酒肚拿着年级主任的官架子继续为三中教育的教育事业发光发热!但抛开干瘦的体格能不能撑起西装和皮鞋不说,他那原本自豪的乌黑头发却也早已是凋零的稀稀落落。仅存的几缕头发很是难为情地沿着头顶圈出了一片不毛之地,这就是落发、谢顶人士的标配发型--地中海发型。

    人逢中年,难免生理和心理会有些偏激,魏根生就尤为明显。长期家暴下滋生出的刁钻古怪的脾气,和他那地中海发型遥相呼应,被学校某些好事之人戏谑的调侃为“光明顶”。而这个形象而又颇具戏剧性的称呼,在很必然的情况下被魏根生得知,便成功拉开了三中创校以来的第一场“文字狱”的序幕。

    这场“文字狱”的主要中心思想在于,在魏根生的生物所及范围之内,不能出现诸如“光、亮、明”等等让人觉得豁然开朗、眼前一亮的词语,因为他刁钻的认为那是对他谢顶的一种变相嘲讽,就跟那个“光明顶”一样。如若犯者,那后果绝对比开“敌敌畏”开出一个“再来一瓶”还要可怕。

    就比如说教师吧,这学期将会被取消“优秀教师”的评教资格,当然这学期的教学任务也同样会比其他教师高出数个百分点。学生呢,你将会成为学校的“德智体美”的重点教育对象,每天操场跑了数十圈不说,当天作业的书写长度同样也可以绕400米的操场两圈再打个漂亮的蝴蝶结了!

    正因如此,三中教师们在做讲义、文案、课件,学生们在做作业、作文都会自觉的避开那些敏感词汇,书写的内容无不充满着乌云密布、哀鸿遍野。也正因此,三中众师生们的整体写作水平跌至校史新低。

    这场“文字狱”的大力开展,也滋生出了让众师生们深恶痛绝的,以魏根生为首,名为“四大名捕”的著名“呕”像团体。

    在“四大名捕”当中,除了以“冷血光明顶”著称的魏根生外,还有以专抓学生老师迟到、早退、抽烟、早恋、翻墙逃学的“追命铁将军”教导主任张振锁,以批学生卷子、教师讲义刁钻刻薄死扣字眼的“铁手判官”教务主任孙玉柱,以反考试作弊、课件抄袭手段精准而闻明的“无情巡查使”政教主任李山燕。

    话归正题,初二三班的课堂里,在魏根生浑浑噩噩地讲课声中,课堂上在坐的同学们脑袋昏沉沉地好像塞满了棉花,整个人也软绵绵地好像置身于粉红色的梦幻世界里,而面前的课桌就是他们这些“睡”教教众们朝圣的圣地。弥音入耳下,空气混浊的教室里不知不觉又增加了几位周公忠诚的信徒。

    教室最后一排靠窗的角落里,一位衣衫半解的男生正是众信徒中的一位。

    只见那个男生在他前排一位身形高大的男生的掩护下,已经是肆无忌惮地脱了鞋,骄傲地翘着他那43码的大脚,睡的是天昏地暗、日月无光。从他课桌上流的那摊已经初成规模的口水痕迹来看,他已经睡了有很长时间了。

    老师给学生上课,就等同于歌星、影星与粉丝举行见面会一样,都需要彼此之间的互动。上课听讲虽然不至于学生们像那些粉丝一样歇斯底里的哭喊着“XXX,我爱你!”“XXX!你课文第三段落第五句话念的错音字好有内涵!”“XXX!你黑板上的粉笔板书好潇洒!人家好喜欢!”“XXX,你好帅!我要给你生孩子!”这样的话,但最起码的“嗯,哦,啊,是,你讲的太对了”的应承话还是要有的。

    魏根生讲了半天的课,丝毫没有感受到同学们上课时该有的那份对知识的渴望与热情,即便他只是个带语文课的数学老师!但是你们不能拿出“对牛弹琴”的态度来应对我这个年级主任啊?!思索之余,魏根生心怀不满地把深埋在课本里的头抬了起来。

    当看到课堂下七倒八歪、睡倒了一片,前排几位平时认真听讲的好学生也头如捣蒜般一点一点的,魏根生深深地感觉到了自己的教学能力再次被人质疑。想起当初自己为了反驳这些质疑声,才屈身下嫁于牛兰姗,每天在她的淫威之下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好不容易做出点成绩,却公然被同学们无视,他不觉怒由心起!

    由于市教育局“文明教师”的评选活动刚刚开始,魏根生得时刻注意着自己的一言一行。他本想轻咳一声提醒一下再睡的同学们,但是教室空气中偶然间飘过的一丝异味,让魏根生觅着异味把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了最后一排靠窗的角落里。

    “啪!”

    魏根生把手中的课本重重地拍在了讲桌上!扬起的粉笔灰让他看起来气势十足,当然也呛醒了坐在第一排的同学们。

    其他同学们闻声一阵激灵,纷纷整理着课桌上留下的“犯罪”痕迹,并故作认真听讲的样子。唯独角落里的那位光脚男生却不为所动,眯瞪着眼睛甩了甩被压地发麻的胳膊,调整了下姿势继续酣睡。

    之前那位身材高大的男生迎着魏根生炙热的目光如针在脊,下意识地往一边让了让身子,让隐藏在他背后的光脚男生的睡姿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

    只见那位光脚男生很是率性地把T恤挽到了腋下,露出了他与年龄不符的结实腹肌。肥大的校服裤腿也被他挽到了大腿处,两条结实充满爆发力的长腿还优雅地翘起,被脱下的运动鞋很是随意地摆放在了窗台上,在阳光的映衬下,隐约可以看到腾腾升起的雾气!看来光脚男生的汗脚还挺严重的。

    “蓝多!”魏根生见光脚男生不为所动,再次重重地拍响了讲桌,冲着光脚男生咆哮道!

    光脚男生闻言,火急火燎地站了起来,两只光脚踩在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啪啪”两声,同时带倒的椅子引发了班里同学们的一阵哄笑!

    光脚男生站直了身子,一单一双痞子劲十足的眼睛里慌乱之中又充满了不屑,挺拔的鼻梁和刀削般棱角分明的面庞流露着年轻人特有的飞扬跋扈和桀骜不驯,因为被人吵醒而紧抿的嘴稍显不满的往上挑了挑。男生毫不理会众同学们的哄笑,直勾勾看着讲台上因愤怒而憋红脸的魏根生,原本桀骜不驯的表情立马换成了一副谦卑的模样。

    “衣服!衣服!把衣服给放下来!”魏根生紧绷着脸手指哆嗦着指着蓝多道,“蓝多啊,蓝多!你是一名中学生,怎么一点中学生的样子都没有!袒胸露腹的成何体统?!还有那鞋!穿上!赶紧穿上!闻闻这教室里是股什么味儿?!你鞋里死了老鼠了?!你在家里怎么穿我管不着!但是这是在学校!学校是你家啊?!...”

    “魏老师,我...”蓝多放下衣服,举起手打断了魏根生的长篇大论。

    “老师?!”魏根生怒瞪着眼睛问道,显然是对“老师”这个称谓的不满。

    “哦!魏主任!像这么暖和的天气,我在家里一般都不穿上衣的!”蓝多慌忙改口,并极其认真的解释道,“还有主任,‘学校是我家,环境靠你我他’您不是在昨天的大扫除动员会上都说过的!我只不过是做了一件我在家里该做的事而已……”

    “你!你别给我说话!还学会顶嘴了是不是?满嘴油腔滑调的!像什么话!尊敬师长的美德你学到什么地方去了?!我...”

    “等等!主任,我觉得我有必要解释一下!我油腔滑调可能是因为早上吃的过油肉可能油有点重,并不是您所说的不尊敬师长。还有,我...”

    “你,你,你什么你?明天让你家长……!...你现在立刻马上出去罚站去!放学留下来把二楼的厕所全给打扫了!”魏根生站在讲台上咆哮道,话头反复被蓝多顶回去,让他情绪多少有点失控!

    “主任!那个也包括女生厕所么?”蓝多满是期待地搓着手并小心翼翼地问道。

    “你给我出去!”……

    蓝多站在空荡荡的楼道大厅里,隐隐约约还能听到魏根生在不停地数落着“他脚那么臭,亏你们还睡的着!家里花钱是让你们到学校睡觉来着?!……”,就这样,魏根生活生生地把一堂语文课改成了思想品德课。

    “真是个臭不要脸的,让我们打扫卫生时那嘴顺嘴的,还什么学校是我家?那是我家我在我家睡觉碍着你事了?”蓝多不满地朝地上啐了口唾沫,痞痞地冲教室方向比了个中指。很阿Q地发泄完他的不满,蓝多就近找了个阳光满满的地方继续酣睡起来。

    魏根生没有叫蓝多的家长是因为他的父母常年在外跑生意是众所周知的。

    起初,蓝多父母决定外出做生意时,蓝多跟哥哥蓝枫是持反对态度的。当二人把底线放低到让母亲李朋月留下来做个衣食住行的照应时,父亲蓝义站了出来,对他们二人进行了一番痛彻心扉的教导。

    依稀记得那天天空很蓝,阳光透过窗户洒在了蓝义扔在兄弟二人面前的蕾丝裙上,裙子上的蕾丝边在阳光下显得很梦幻,很美丽。

    正当蓝枫对蓝义的怪异行为丈二摸不着头脑时,一旁思索之余的蓝多语气怪怪地说道:“老爸,难道你背着老妈和我们在外面有了私生女,今天回来跟我们分财产?如果是的话,其实我不介意自己有个妹妹或者姐姐,我一定会把她当成你们亲生的来对待!所以就冲我这态度,一会财产能不能多分我点?”蓝多说完很是可怜地抓紧了蓝义的衣角。

    “老李!你这儿子还管不管了?!”蓝义听了蓝多的话,惊讶之余很是哭笑不得地朝正在厨房里忙前忙后地李朋月埋怨道,“什么狗屁私生女?!你小学还没毕业的年纪,哪知道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以后把心思多往学习上放!少跟你妈看那些脑残都市苦情剧!”蓝义一边说着一边哭笑不得甩开了蓝多的手,然后定了定神,郑重其事地朝兄弟二人问道:“说正经的,你们俩知道不知道男人所代表的的真正含义?”

    蓝枫想了想,觉得这话背后定然是一番惊天动地的哲理啊!所以很有自知之明地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蓝多听后,则是意味深长地盯着自己的裤裆中间良久,然后一边朝蓝义抬头示意着。

    蓝义看着蓝多的举动,原本严肃的表情再也保持不下去,不禁又笑骂道:“你个臭小子一点正行也没有啊?再这样我把你开除这次会议了!…男人,并不单是代表着性别!他还代表着责任,顶天立地的责任!”蓝义说着单手握拳做严肃状,正儿八经的表情,如同宣誓以造福人民为己任的政客,“如果你们觉得离开父母就生存不下去的话,那么我们留下,而你们以后就穿着这裙子出门!让大家都知道你们只不过是仅此而已的男人!”

    虽然没怎么听懂,但是兄弟二人还是在父蓝义精心营造的语言氛围下,变的热血沸腾!再加上李朋月适时端出的美味菜肴更加把这次简短的家庭会议推到了**!

    隔天,蓝家的两位家长便携手而去,只有每周定时打到银行卡上那不菲的生活费还在告诫着兄弟俩,他们还在履行着为人父母的赡养义务。

    虽然常年没有父母的陪伴,但兄弟二人丝毫没有像留守儿童的那般孤僻和内向,同样也压抑不了兄弟二人的朝气蓬勃的生长。

    在“居家能手”蓝枫每天华服美食的栽培下,蓝多的身高在初二时已经成功窜到了1米75,长相虽然没有帅到让女生兴奋到尿分叉的地步,但是那特有的一大一小的眼睛据校内知名男生评论群体里的女生们一致论定,“那痞痞的样子看起来还是很有性格的”。

    作为三中”四大名捕“头把交椅的魏根生,面对在他的课堂上堂而皇之的睡觉的蓝多,本该心狠手辣的做点什么。但是面对校园里神乎其神的“沉睡中的学霸”——蓝多,魏根生怎么也得给学校舆论界一个“公正公开”的说法。而“光明顶名号的命名者”事件和“沉睡中的学霸如何学习”事件,同“音乐教室里的走调歌声”、“操场西北角梧桐树下的神秘排泄物”、“文化馆墙上两米多高的凌乱脚印”、“校花慕容初雪的神秘男友”一并成为三中的六大未解之谜。==本站小说追书神器上架啦!所有小说光速追更,让书迷不在煎熬等待,不错过任何精彩章节!书虫必备!关注公众微信号zaixianxiaoshuo(按住三秒复制)下载本站阅读器!

最新推荐: 新世纪篮球狂潮 | 篮球高校 | 我就是篮球天王 | 篮球界 | 篮球之黄金时代 | 篮球风云之谁与争锋 | 篮球之易少 | 是篮球之神啊 | 一切从篮球开始 | NBA之篮球之王 | 梦想篮球巨星之炼成 | 武道篮球 | 打篮球太厉害了怎么办 | 校园篮球江湖 | 我真的在打篮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