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新旧时代的交替

    晋江市西峰区,十月的天里正值夏季之末。

    一辆市8路公交车在空旷的马路上慢腾腾地爬行着,公交车那低沉有力的发动机轰鸣声就像一只野兽在嘶吼,让整个原本就有点燥热的空气里弥漫着一种另人很压抑的感觉……

    公交车上的乘客并不是很多,车上的乘客都在静静地做着自己的事情。有的乘客随着车子的颠簸,身体不时地左摇右晃的,不一会就觉得昏昏欲睡起来,有的乘客在低着头玩弄着自己的手机,有的乘客在百无聊赖的看着窗外流动过的风景,有的乘客则跟着自己的同伴在低声交谈着什么。

    “喂!小二,你听说了昨天的事没?就是昨天贵都天台球场被人挑了的事!”一个穿着校服的男生兴致勃勃地冲紧挨着他坐的同伴低声询问道。

    “嗯?你说的是那个建在贵都商厦楼顶的那个球场吗?听说看那个场子的人实力都很猛啊!据说还有会扣篮的呢!怎么就被人挑了呢?”他的同伴也是一个男生,当他听到校服男生的询问,不禁抬起昏昏欲睡的眼睑,言语中充满兴趣地想要问清事情的原委。

    “可不是说么!但是昨天贵都确实是实实在在被人挑了!据说是两个戴着鬼脸口罩的高中生模样的男生干的!”校服男生察觉到周围打瞌睡乘客们不满的目光,便压低声音神神秘秘地继续说道。

    “鬼脸口罩?俩个高中生?”睡觉男生眉头不由一皱,“既然戴着面具,你怎么能确定就是高中生呢?”

    “咦~你这人怎么老是在意一些重点之外的事呢?反正在场的人都是这么说的就对了吗!”校服男生对同伴的关注点有点不满地嘟囔了句。

    睡觉男生有点无奈地耸了耸肩,猜测道:“那俩鬼脸口罩男生该不会是煦夜中学的‘夜与号角’吧?放眼晋江市,也就他俩有这种实力了,并且还是高中生的身份。”睡觉男生往座位上靠了靠,在脑海里把可以想到的人都做了排除,最终确定下来道。

    “不可能!他俩在咱们晋江可是高中篮球界里大名鼎鼎的超级组合!贵都的那伙人不可能从技术上看不出来是他们!”校服男生听到同伴的话,便一口否定道。

    “哟?难道又有新势力冒头了啊!那可就太有意思啦!看来今年的高中联赛,必定又会掀起一番血雨腥风啦!”睡觉男生的眼睛里不禁迸发出一丝神采,他兴奋地抿了抿有点发干的嘴唇,侧过头靠在车窗上打量着从视线中流动过的风景。

    校服男生看同伴没有再交流下去的兴趣,便索然无味地扭过头打量着车上的乘客,但是他的思绪却已经飘到了晋江市高中篮球界“夜与号角”这个黄金组合在联赛里叱咤风云的那个疯狂年代。

    “夜与号角”是晋江市的篮球迷们对煦夜中学两位皇牌球员的尊称。

    煦夜中学的篮球队长“夜”,不仅拥有着阳光帅气的外表、平易近人的性格,他在篮球场上那飘逸绝伦、独步天下的球技,以及那在球场上那沉静如夜的决策力和判断力,这些特质让他一度成为晋江市高中篮球界金字塔顶端的人物。而“夜”这个称呼不单单是指他的沉着和冷静,同样还指的是他在球场上那如黑夜降临大地般那无孔不入的统治力。

    当然,造就这个传奇组合的,在煦夜中学篮球队里,除了“夜”还有一个不容忽视的人物,也就是煦夜中学校队里的主力控卫,在篮球场上为球队吹起进攻号角的“号角”。

    “夜”华丽的全面数据和传球机器“号角”那变态的助攻数据遥相呼应,他们带领着煦夜中学史无前例的打进了全国大赛。

    从此,晋江市凭借着二人在全国高中联赛的出色表现,让全国都得知了它的名字。

    不过好景不长,“夜”在一次训练中,不小心受了伤,失去一个顶梁柱的煦夜中学便戏剧性地结束了它在全国大赛的征战。

    即便煦夜中学的另一核心“号角”疯狂发飙,一人在最后一场淘汰比赛里拿下了32分、18次助攻、13个篮板、6次抢断的疯狂数据,也依然避免不了煦夜中学的名字被定格在全国大赛第6名!

    第二年,“夜与号角”想卷土重来,但由于升学压力的问题,煦夜中学校队主力大部分都离开了校队,新招收的校队队员又稚嫩且大赛经验不足,而国内高中篮球人才又如雨后春笋般争相冒出,在“夜与号角”的苦苦支撑下,煦夜中学才堪堪拿下全国大赛16名的成绩。

    即使第二年的成绩没有第一年那么理想,但“夜”留给球迷们了场均43.1分、11.2个篮板、6.3次助攻、1.4次盖帽、2.2次抢断的全面数据,以及他第一年在全国大赛抢8的那场比赛中轰下了73分、19个篮板、10次助攻的三双数据的疯狂夜晚!而“号角”则是留下了场均23分、14次助攻、3次抢断的两双数据。

    “夜与号角”的疯狂表现,更是一夜之间掀起了晋江市的篮球热潮!一时间学习篮球的学生们趋之如骛,这也间接推动了晋江高中篮球的发展,进入一个群雄逐鹿的时代……

    “吱呀”一声,公交车来了一个急刹车便停了下来,随之带来的惯性使思考中的男生回过神来。

    “哗啦!”公交车上客门打开后,从公交车前门上来两个身穿着“南宇中学”校服的男生。

    走在前面的男生,身形矫健犹如一头优雅的猎豹,身材挺拔而又充满力量感,但是又不失敏捷和体态间酝酿着那使猎物一击毙命的爆发力!

    男生相貌刚毅冷峻,挺拔的鼻梁下一张嘴若有若无地总是噙着一丝冷酷的笑意,搭配上那干净利落的圆寸头给人传达着一丝如同杀手、保镖类的阴冷气质,让人不禁心生感觉该男生一定是一个很难相处的人。

    男生身上穿着比他的身材还大一号的蓝白校服,上衣里面是一个比校服还大的纯白T恤,再加上肥大的校服裤和一双白色篮球鞋又给人一种很运动活力的感觉。

    男生斜跨的黑色书包圆圆鼓鼓地,联想到他的身高和打扮,让人不禁猜测里面应该是装着一颗篮球。

    男生的出现让车上坐着的一些年轻女生们忍不住频频侧目,同时在心里不断地估算着他的身高:好酷!~身高,貌似有一米九的样子吧!

    男生没有理会众女生们的目光,而是微眯着细长的眼睛在公交车上四处寻找着空座位。

    紧跟在冷酷男生身后的是一个清秀帅气的男生,身高大概刚一米八出头的样子,刘海下的眼睛里流露出一股让人很舒服很温暖的柔光,同样的蓝白校服,同样的斜跨着圆鼓鼓的书包,男生单手插在裤兜里,走起路来韵律十足地摇摇晃晃的,他脸上洋溢的友好笑容和之前的冷酷男生成了鲜明的对比。

    在没有找到座位后,高个男生冷峻的脸上不禁露出了一丝失望,回过头冲身后摇头晃脑的矮个男生很是无奈的耸了耸肩,便又走回公交车前门的刷卡器上刷了两下卡。

    目及到高个男生的囧样,矮个男生咧开嘴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冲高个男生灿烂一笑,貌似安慰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便站在了公交车后门下客的地方。

    在公交车缓缓启动之后,矮个男生取下了耳朵里塞着的耳机,用手肘捅了捅身旁高个男生的腰眼,出声问道:“蓝多啊,今天就10月10号了,你的报名表填好了没啊?”

    高个男生听到了矮个男生的询问,收起了脸上酷酷地表情,目光里满是兴奋地答道:“那必须的必须啊!为了今天,我可是等了好久啊!”

    “哈哈!我也是啊!昨天兴奋的都忘了睡觉了!”矮个男生同样是一副兴奋的表情,突然他话锋一转,又继续问道,“哎?蓝多,你班里报名的都有些谁啊?”

    听到矮个男生的追问,那个叫蓝多的高个男生原本兴奋的脸上突然一沉,很是郁闷地说道:“这么敏感的时期你问这个问题?是不是想刺探敌情怎么的?有没有预约给我的经济人啊?!”

    矮个男生听到蓝多这么说,便顺杆而上地打趣道:“前些日子里,你不是把你那子虚乌有的经纪人拿地沟油炒了吗?怎么这么快又找下新的了?”

    “哎!作为一个帅哭万千少女的偶像级男人,我得时刻必备着个经纪人来安排我的生活起居啊!不然我的粉丝们会为我衣食住行担心的!再说了,最近各行各业的经济都不景气啊!为了解决拖国家人均GDP后腿和就业困难的的问题,我只有奉献出自己给自己找个经济人,好让国家增加一个工作岗位了!”蓝多一边说着一边略显无奈地摊开了双手,汽车的晃动丝毫不影响他的站立,看来他的平衡感很强。

    而原本对蓝多青睐有加的女生们听到他的一番有点臭屁的话,不觉收回了打量他的目光,同时心道:感情他之前的冷酷模样都是装的啊?

    矮个男生听了蓝多的满嘴胡诹,笑着给了蓝多胸膛上来了一拳,笑着说道:“咱不闹了成吗!到底是有些谁吗?!”

    蓝多抓住吊环,不由长嘘了一口气,满是烦闷地搔了搔脑袋,一脸郁闷地说道:“哎,阿君你也应该知道的,我们班要是比个做卷子、奥数理化、奥林匹克数学什么的,分分钟能给你来上数头嗷嗷猛的学霸!但是篮球比赛,我们班压根就没那些颗苗子啊!你想想看,你让抱起篮球跑不了几步,就会一边大喘气一边在脑子里各种演算篮球的直径啊、抛物线啊、弹力摩擦力啊、篮球橡胶的主要成分啊等等等的学霸们打甚劳子篮球,就好比把扒光了的大胸细腰的妖艳美女活生生推进了性无能还他妈同性恋的太监的怀抱里啊!”蓝多像心怀怨念的怨妇般一边絮絮叨叨地说着,一边摇头感慨着。

    车上的一些为人父母的乘客在听了蓝多的一番胡言乱语之后,禁不住在心里暗暗决定道:这孩子说话怎么跟个小流氓似的!以后决不能让孩子上这什么南宇中学。

    “嘿嘿,看把你愁的!别着急上火啊,你们班有你这个变态不就足够了吗!”司空君拍了拍蓝多的肩膀,嘿嘿怪笑道。

    “有我一个怎么能够啊!毕竟好虎斗不过群狼,好**斗不过发情的美娇娘啊!”蓝多摆着手继续开黄腔客气道。

    “那到时候咱们两班交手,我该不该放点水给你,好让你们输的不会那么难看啊?”司空君咂了咂嘴说道,他的脑海中不禁闪过一个有点木讷的男生面孔:嘿嘿,有了他料你蓝多再怎么厉害也敌不过我们。

    “我说你怎么天天的一脸尿贫尿急尿滴沥尿等待的样子啊!原来泌尿系统真有问题。撒野就撒野呗,还说什么放水这么高雅。”说着,蓝多还不怀好意地看了看司空君身下的敏感部位。

    “操!你这个臭流氓!”司空君提腿踹了蓝多一脚,不禁笑骂道,他真是对蓝多随时随刻开的流氓腔没辙了。

    “流氓怎么了!流氓是一种气质,小流氓是一种希望,老流氓是一种信仰!”蓝多扬了扬头,一副“我是流氓我骄傲”的样子。...

    南宇中学。

    现在正是课间活动时间,但是高一一班教室里却出奇的安静,只传出翻书的声音和笔尖划过纸张的声音。

    “叩叩叩”!

    讲台上,一个戴着眼镜的斯文男生轻敲了几下讲桌,把台下正聚精会神的同学们的注意力成功集中到了他的身上后,扶了扶眼镜然后说道:“各位同学,学校男子篮球队的成员选拔马上就要开始了,那些报了名的同学们请把各自的报名表递交到我这儿来。”

    众同学闻言,反应不大大多一副默然的表情,低下头继续翻阅手中的课本,只有稀稀落落的几个人把手中的表给递交到了讲台。

    眼镜男在讲桌上顿了顿手中寥寥可数的报名表,不禁叹了口气,语气有点无奈地说道:“怎么才六个人啊?!这也太少了吧!”

    “班长,不是我们不为班级集体荣誉考虑,而是我们实在不会打球啊!所以我们就不上去丢那个人了吧?”靠前排坐的一名男生有点不好意思的解释道。

    班长摇了摇头说道:“算了!这种比赛重在参与嘛!学习才是咱们的重中之重嘛!六个就六个吧,毕竟寥胜于无吧!”眼镜男把手中的表翻看了下,然后念名字道,“现在确定一下咱们报名的人啊!陈学成...李友生...钱江...周泰安...蓝多...嗯,还有戚蓝夜!好了,念到名字的同学下午活动课的时候到体育馆集合啊!”班长念完名字后,便轻掩上了教室门走出去了。

    班长走后,原本安静读书的同学们便悉悉索索地低声讨论开来,不时还有人对着教室一左一右的角落彷如门神一般坐着的二人指指点点。

    其中一个就是蓝多。

    班里的同学们都喜欢谐音“懒惰”的叫他,因为他确实是有够懒惰的。

    每天上课的时候就跟退休老干部进养老院似的,除了睡觉就是自娱自乐地玩一些奇怪的小玩意。书什么的基本不看,课呢也是选择性地听,但就是这样,蓝多在班里的第一次摸底考试中,使众人大跌眼镜的拿了班级第一名。同学们原以为这个每天无所事事的男生,除了睡觉和做小动作,再无其余爱好,没想到他还会打篮球!

    虽然蓝多长的冷冷酷酷地,但人还是挺好相处的,在班里的口碑还不算太差,反观另一个人就不一样了。另一个就是开学没多久便作为一名转校生进入一班的戚蓝夜。

    戚蓝夜在班里除了睡觉就是发呆,对谁都是一副冷冰冰爱理不理的样子,但就这样也丝毫不影响他在高一年级女生里的超高人气。

    戚蓝夜不仅长了一副犹如少女漫画中男主人公帅气英俊的脸,再加上他那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酷性格和据说相当殷实的家庭背景,一些花痴女生甚至给他起了一个“冰王子”的称号。但私底下他却被男生归类到“男性公敌”的位置。

    一想到“冰王子”戚蓝夜除了英俊的相貌、殷实的家庭、学习好、还会打篮球,一些善于意淫的花痴女生看向戚蓝夜的目光里不自觉地溢满了爱慕和着迷。

    “哎,蓝多!你和戚蓝夜真的不是亲戚啊?”蓝多的前桌,一名脸上有点雀斑的男生回过头来冲正准备继续趴在课桌上酣睡的蓝多问道。

    蓝多揉了揉睡意正浓的眼睛,不禁奇怪地说道:“怎么就是亲戚了?就因为他名字里也有个蓝,还是因为我俩帅的如出一辙啊?”

    “呵呵,原因我选第一个!”雀斑男生点头笑道。

    “我就卧了个槽的!那按你的逻辑走,你跟二饼子都姓王,你俩就也是亲戚了?”蓝多指了指已经回到教室的班长说道。

    “我们好久以前是本家,数百年前就是亲戚。”前桌男生很是认真地低声说道。

    “那哪能啊!我觉得你可比他帅多了!”蓝多压低声音付在雀斑男生的耳朵前,很是认真地说道。

    “那是当然了,我就喜欢你这诚实的性格!嘿嘿。”雀斑男生听到蓝多的话,笑的很是灿烂。

    “我觉得戚蓝夜的背景挺复杂的,怎么能和我这拥有三农背景的朴实家庭比啊。”蓝多单手托腮,眼睛斜了斜另一角落正独自看着窗外景色的戚蓝夜道。

    “复杂?他该不会是中外混血吧?难怪他长的那么帅!”雀斑男生的同桌,一名留着齐耳短发的可爱女生接蓝多话道。

    “就花痴吧你就!那我还觉得他是在逃嫌疑犯呢!”蓝多怪笑一声,出声反驳短发女生道。

    “哼!什么在逃嫌疑犯!我看你就是嫉妒人家长的比你帅!”短发女生听到蓝多说戚蓝夜的坏话,不满地撅起了小嘴。

    蓝多嘿嘿怪笑一声,顿然觉得睡意全无,便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迈开步子向教室外走去。

    “唉!别走啊!是不是我说了实话你心虚啊?”短发女生看到蓝多没有回话,自觉以为说的他哑口无言,高傲地扬了扬小脸出声挑衅道。

    “姐姐,我心不虚!但是我肾虚!所以能不能让我出去撒个尿回来咱们在讨论谁帅的问题呗?”蓝多捂着小腹朝短发女生说道。

    “死样!你真是烦人!要去快去啊!”短发女生听到蓝多粗俗的话,不由小脸一红娇嗔道。

    蓝多走到教室外,呼吸着楼道里自由的气息,回头看了看教室角落里正发呆的戚蓝夜,嘴角不由挑起了一个意味深长的角度……【本站手机APP阅读器上线了!阅读器同时支持免费在线阅读、离线阅读,小说阅读爱好者的必备阅读神器。免费看小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zuopingshuji(按住三秒复制)下载手机客户端!

最新推荐: 篮球之黄金时代 | 篮球风云之谁与争锋 | 篮球之易少 | 是篮球之神啊 | 一切从篮球开始 | NBA之篮球之王 | 梦想篮球巨星之炼成 | 武道篮球 | 打篮球太厉害了怎么办 | 校园篮球江湖 | 我真的在打篮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