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自己的时代

    在还离操场有稍许距离的时候,戚蓝夜就已经听到了从篮球场那边的方向传出了阵阵欢呼声、尖叫声、叫好声!戚蓝夜闻声,心下一动不由加快了脚步。

    “哇!快看呐!是戚蓝夜唉!”

    “啊?哪呢哪呢?”

    “戚蓝夜来了!是他!是他!”

    “呀!好帅啊~!”

    戚蓝夜刚走到球场外围,人群外一些本来凑热闹的女生看到他的到来便如同发现了新大陆一般喊叫了起来,花痴般的声音让戚蓝夜不禁皱紧了眉头。

    “嗨!美女们!你们没看到还有我呐!要不要签名啊?有没有兴趣跟我到学校食堂吃2号窗口的肉夹馍啊?我请客啊!”

    “还有我呢!要不要我给你们检查下身体啊?!我最近新学了套大保健,用过的人都说好呢!”戚蓝夜身后不远处紧跟而来的蓝多和司空君看到戚蓝夜被莺莺燕尔围绕,不由出声冲众发花痴的女生喊道。

    “呀!是八班的司空君耶!”

    “他冲我们打招呼呢!”

    “还有蓝多呢!他说请我们吃肉夹馍呢!”

    “司空君说要给我们...呸,下流!”

    要说司空君也是年级里娇滴滴的小帅哥一枚,而蓝多也仗着平时酷酷的面庞但是私底下还是很亲和,在女生圈里还是很有人气的。

    在众女生的尖叫声稍稍满足了下虚荣心的二人分开簇拥过来的女生们,冲戚蓝夜抱怨道:“小戚啊!走了都不告诉我们一下!真不够义气!”

    “对不起,我觉得没这个必要!”戚蓝夜冷声道,转身向篮球场边人少的地方走去。

    “呵呵!老装酷!都不觉得累!”蓝多挠了挠头尴尬一笑,转过头冲旁边一个娃娃脸的女生问道,“妹妹,告诉哥哥现在场里的情况怎么样啦?”

    “咯咯咯,”娃娃脸女生发出一阵银铃般笑声笑道,“现在是我们十一班领先呢!蓝多哥哥,如果在决赛的时候碰到我们班可要让着点我们哦~”娃娃脸女生说着拽着蓝多的衣服下摆,撅嘴撒娇道。

    “那我有什么好处呀?”蓝多凑过脸,坏坏地笑着问道。

    “大不了,人家当你的女朋友好啦~”娃娃脸女生低下头红着脸不好意思地说道。

    “妹妹,你怎么不按照套路出牌啊!在这之前你不得问问我喜欢什么类型的女生吗?还有你这么直白,大家都还是未成年,影响不太好吧!”蓝多有点尴尬地摸着脑袋,他实在没想到这个女生会这么直接。

    “哦?那你喜欢什么类型的女生啊?”娃娃脸女生听到蓝多的话,便一脸期待地问道,生怕蓝多给出的不是她心里的答案。

    “他喜欢高清无码的!”就在蓝多不知如何回答时,突然一个声音从人群外插了进来。

    蓝多隔过人群循声一看,只见方硕和冯虎嬉皮笑脸着朝他们走了过来。

    “靠!你俩怎么也来这么晚啊!?窝在教室里缠脚呢?”蓝多尴尬被解除,又成功地从清纯害羞的小男生切换成了老辣的小痞子,他回头冲娃娃脸女生说道,“别听他们瞎说,我喜欢胸大的!妹妹你很有潜力!多吃点椰子什么的补一补!好好加油呀!”说完,拽上一旁腻歪在女生堆里的司空君朝二人迎去。

    “我的很小吗?”娃娃脸女生听到蓝多的话,情不自禁地用手拖了拖自己发育成型的胸部纳闷道。

    “我们也不想啊!”方硕无奈地耸了耸肩膀,“昨天输给你们了,班主任说反正篮球赛也没我们什么事了,所以就自作主张的拖了会堂。”

    “哦?那你们老师拖堂怨我了哦?”蓝多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头,笑道。

    “成王败寇!没什么怨不怨的!”方硕无所谓地笑道,“倒是你一战成名!都有了一批女粉丝了!让兄弟我看着很是眼红呀!”

    “哎呀,硕哥说笑了!什么粉丝啊,都是些玩的好的同学啦!再说我这么纯洁的一人,可是不会随便组建什么粉丝团,来达到自己猥琐的目的的!”蓝多正气凛然地挺起胸膛说道。

    “是呀!他可纯洁呢!纯洁地都有点无耻了呢!”司空君在一旁看不下去蓝多那一副人模人样的德性,不由拆台打击道。

    “哟!这位兄弟也是言语犀利呀!怎么称呼啊?”方硕笑呵呵的,没有理会黑着脸的蓝多,向司空君问道。

    “好说!在下就是江湖上久未露面的:玉面无敌小飞龙,冷酷杀手大老虎!风靡万千少女,迷死无数情痴!改善社会风气,带动电影事业,推动GDP增长,搞活市场经济!拉动内需,带起外需,建设祖国,努力四化!遇佛晕佛,碰鬼鬼倒,黑风寨上一枝花,盘丝洞前万人迷,传说中虹口道场新精武门之玉树临风淫不动,一朵梨花压海棠的高一八班司空君是也!”司空君大气不喘,很是臭屁的说了一大通话道。

    “呸!不要脸!”蓝多狠狠地朝地上啐了口唾沫,并狠狠地拿鞋蹭来蹭去。

    方硕笑眯眯地看着耍宝的二人,随即又疑问道:“咦?怎么不见戚蓝夜啊?他不来看比赛吗?”

    “哦!那个老闷骚啊!”蓝多朝四周看了看说道,“可能他已经钻到人堆里看去了!”

    蓝多话音刚落,从场中便传来中场结束的哨声。

    “瞧这事办的!光顾着说话,把比赛都给忘了!走!咱们瞧瞧去!”一旁久插不上话的冯虎提议道。

    四人相跟着在场边找了一个视野不错的位置,坐了下来。

    计分台上比分显示着鲜红的比分!42:13!

    “乖乖!十一班是有够狠的啊!都赢了29分了!”大比分的分差,让冯虎不由暗暗咂舌。

    “嘿!用蓝多的话说,二班的打球经历就像女生的大腿一样白,和十一班的那伙老油条把比赛打成这样很正常的啦!”司空君双臂环胸一副意料之中的口气,随之又看了看蓝多有没有发飙,好在蓝多没有注意他,便推了推蓝多向场中十一班的休息区指了指道,“喏!那边那个大长脸眯缝眼的长发男生就是‘发哥’张瑞凡了!旁边那个戴着骚气的黑框眼镜满脸青春痘的男生就是‘会计’邱德明!”司空君说着冲十一班的方向扬了扬下巴。

    “嗯!”蓝多朝十一班的方向看了看,发现了司空君所指的两个人,便淡淡地应了声。

    场中休息的邱德明正把脚上的篮球鞋脱了下来捧在怀里慢腾腾地反复擦拭着,而张瑞凡则貌似有点火急火燎地相当不安分地坐在椅子时不停地抖着腿,目光还不时飘向主席台旁同样在休息的裁判员。

    呵,有意思的两个人!蓝多在心里对两人下定结论到。

    “哎?蓝多,你打球有多长时间了?”方硕见中场时间没有事干,便向蓝多挑起了他有关球龄的话题。

    “嗯,也就两三年吧!”蓝多眼睛转了转,想了想道。

    “不会吧!两三年就打的这么厉害?!”冯虎和方硕同时惊讶地张大了嘴巴。

    “嘿嘿,你也不问问是谁教的...”

    “阿君,别说了!”蓝多打断司空君接下来的话,“这全是因为我的天资卓越和后天努力的结果,如果吓着你们,真是对不住了啊!”

    “哦?”方硕看着有点欲言又止地司空君,不由皱紧了眉头,“你是不是还有什么瞒着我们啊?”

    “我...我是那种人吗!这种事有必要隐瞒吗?”蓝多挑起了眉头,嘟囔道。

    “怎么不是?昨天你和我们打比赛还隐藏实力来着!城府可以啊~!”冯虎还是对蓝多昨天的表现有点耿耿于怀的说道。

    “嗯...你是不是还有个哥哥,叫蓝枫?”方硕突然说出的话,让冯虎听的不由一愣。

    “蓝枫?哪个蓝枫?不会是……!”冯虎看着方硕,惊道。

    “对!就是煦夜中学的‘夜’!”方硕冲冯虎点头确定道,随即又看向蓝多,等待着他的回答。

    蓝多呲了呲牙笑道:“对!蓝枫也就你们口中的煦夜中学的‘夜’就是我哥!”

    “靠!你这就承认啦?刚才怎么不让我说啊!”司空君忍不住抱怨道。

    “嘿,这不显得我有城府吗!”蓝多好笑地看了下冯虎说道。

    “你!...操!你哥就是蓝枫啊!偶像啊!”方硕和冯虎沉默了一会便夸张地大叫道,一边像对待外星人似地开始对蓝多动手动脚。

    “喂!你们干嘛!”蓝多躲闪着方硕和冯虎的咸猪手,站起来后退几步说道,“我又不是蓝枫,你们动我干嘛!”

    “不好意思!激动!纯属激动!嘿嘿!”方硕和冯虎停下毛手毛脚笑道,“哎?话说回来,你哥可是煦夜中学乃至全市篮球界的风云人物啊!你怎么不去你哥的学校上学啊!这样全国大赛里或许会有新的突破也说不定...”

    “别!我可不想活在他的阴影下!更何况,我可是和他有过一战之约的!”蓝多笑了笑,慢慢地眯起了眼睛,突然一改平时吊儿郎当地语气慢慢道,“方硕啊,难道你就不想开创出只属于咱们的时代吗?让那什么‘夜与号角’成为过去?”

    “这...”方硕听到蓝多貌似平淡无奇的话,内心不禁翻起了惊涛骇浪,犹豫着没有说话:取代夜与号角创立一个属于我们的时代?可以吗?

    “是啊!同样是人!为什么他们可以,我们就不可以啊?!”司空君站起来坚定地看着蓝多,随即又看了看方硕。

    “呵呵!有意思!”方硕突然释然地一笑,随即又沮丧道,“可是我在昨天的比赛中已经输了啊!能选拔上校队吗?”

    “没问题!咱们学校的校队走得现在没什么人了!一个篮球队有13人的配置呢!说什么你在咱们学校里也算数的上的一号人物啊!是吧,‘TF’战队的前队员,坦克同学!?”司空君加重了最后几个字的音节。

    方硕嘿嘿地憨笑了几声道:“以后不要提什么‘坦克’了,我现在只是‘秀才’方硕”。

    “嘟嘟!”场上中场休息的哨声响起,把众人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来,看看咱们将来队友的实力!”蓝多笑道。

    二班和十一班的下半场开始,十一班的两柄进攻尖刀张瑞凡和邱德明继续上场,面对着有点畏畏缩缩的二班上场人员,看来十一班众人誓要把比分优势继续扩大!

    二班场下的众人看着不停得分,有点意犹未尽的张、邱二人不由恨恨地咬紧了牙关,不过面对着二人的绝对实力,他们实在是有心无力啊!

    比赛场中,由二班先发球。

    二班的控卫男生,姿势很不舒服地把球刚运过了半场,就遇上了十一班的一名男生的贴防。

    运球男生急忙抱紧了篮球,被骚扰地一时再无动作,看到自班同学出来一个人过来接应,便把球像烫手山芋一般向自班的那名男生扔去。

    球刚被那名男生接住,便被从后面窜出来的邱德明眼明手快,一巴掌给切了下来!

    “快攻!”控制住篮球的邱德明朝刚才贴防的那名男生大喊到。

    十一班落位不是很深的众人,在邱德明断球的时候早已心领神会地往半场跑去。

    众人迈开步子提高速度几步间便甩摆脱了措不及防的二班防守,唯独张瑞凡像手脚生锈一般,缓缓地朝半场跑去,但他跑了几步又扭头回到了自班半场。站在原地等待。

    邱德明哈哈一笑,随手把球扔给了前场,篮球像安装了导航一般被前场中已经杀到禁区的一人接住,一个轻松的上篮结束了这次快攻。

    “哎呀!怎么传的球啊!”二班场下的人不由埋怨道。

    运球的男生在自班人员的指责声中,红着脸把球发给了另一名男生。

    另一名男生也是磕磕绊绊地把球运过了半场,见十一班有人又贴了过来,有惊无险的把球传了出去。

    接球的男生接住球后,不等十一班过来贴防,便把球以端尿盆的姿势把球扔了出去,篮球打在篮板上弹进了篮框。

    “呸!骚包!狗屎运!”张瑞凡有点不屑地说道,伸手就要球。

    “凡子不要着急,咱们打阵地!”邱德明发完球,一边快速往前场跑一边语速极快地喊到。

    “用不着你说,你个马后炮!上半场要不是你老嚷嚷着下快攻结果导致失误,能让二班那伙书呆子抓住机会得了那么多分吗?还有不要叫我凡子,叫我发哥!”张瑞凡一边唠叨着一边慢慢带球往前场推进。

    早已落位的邱德明站在禁区外依旧不放心地喊到:“咱们打阵地!千万不要着急!”

    “这俩什么德行?”蓝多一头雾水地指着场中喋喋不休地二人,邱德明虽然嘴里喊着打阵地,但看他那火急火燎地挤着防守的人不停张手要球,恨不得不等球过第二人的手就要结束这次进攻,一点也没有在休息时气定神闲地坐在那擦鞋的样子。

    而休息时着急地憋红脸恨不得立马上场的张瑞凡一上场就跟得了老年病一般晃晃悠悠地带球组织进攻,场上场下完全两个样子啊!

    司空君干笑了一声说道:“他俩就这样,慢慢就会习惯的。”

    张瑞凡刚带球过了半场,便迎来了二班一人的贴身防守,他轻笑一声慢悠悠道:“又全场紧逼啊?没用的!”说着便带球往后拉开了距离后慢悠悠地一个幅度极大但又很有效果的体前变向,轻迈一步轻松领先了防守者半个身位。

    张瑞凡脚下不停,利用自己的力量优势顶着防守者一步一个脚印地向篮下突去!

    但没几步又遇到了二班的夹防!

    张瑞凡也不急,慢悠悠把球往后一带后撤步接体前变向,换成左手持球突破夹防者的空位一边!

    他顶着夹防者前突几步不等对方造成夹击之势,脚步一转,一个后转身,迎着两人的防守慢吞吞地跳起至最高点,挥手把球投了出去!

    球磕在篮板上,反弹到篮框中!

    “我去!我看他打球都觉得累!”蓝多看完张瑞凡的一系列进攻不由嘟囔道,“但是这种打法,又很容易让防守者进入到他的节奏里。”

    “这就是他打球的风格啊!慢吞吞地,但是人家就是能进!这也就是所谓地慢工出细活吧!”方硕在一旁搭腔道。

    换二班进攻,由其中一人一个空位中远距离出手,篮球侥幸地磕进了篮筐。

    “哎呀呀!大家防他们啊!不要给他们轻松出手的机会!”邱德明看到二班又进一球,不由在场中跳脚急道。

    “球!”张瑞凡不理邱德明,张手要球道。

    “不要给他!”邱德明断下发出的球,朝发球的那名同学苦口婆心地解释道,“他这人没有团队意识!刚才明明有空位他不传,非要单干!这种行为大家一定要坚决抵制!来,大家打个阵地战!”他一边说着一边带球往半场跑去。

    邱德明刚过半场,不等张瑞凡落位,也不给迎上来的防守者贴身的机会,一个利落的交叉步提速向他的右方突了几步后,一个略带后仰的急停跳投把球空心扔进了篮筐,柔和细腻的手感一点也不像他的性格那般粗糙。

    “你这不也是单干,不也是没有团队意识吗?”刚跑过半场的张瑞凡不由出声讽刺道。

    “你懂什么?我这出机会了,不得把握啊?等你磨蹭过来都过24秒了!”邱德明挺着脖子急道。

    “快回防!”场下的十一班同学不由大声催促道。

    在邱、张二人还在争执的时候,二班抓住机会发出的底线球被一个长传至前场造成了二班二打一,好在十一班的那个同学及时犯规,没有让二班快攻成功。

    “都是你误的事!”心直口快的邱德明向张瑞凡埋怨道。

    张瑞凡斜着眼睛冷哼一声道:“我一会就不给你传!”

    “切!谁稀罕?”张瑞凡无所谓地掏了掏鼻孔。

    二班罚球,罚球的那名同学用端尿盆的姿势把球扔出,篮球划过一道高高的弧线空心落入篮筐,第二球依旧用同样的方式罚进。

    场下的蓝多目及至此,不由眼睛一亮突然冒出一个想法来。

    之后的比赛都是由张瑞凡和邱德明的交替进攻中完成,十一班众人也成全二人不参与进攻,一心只做好防守工作,偶尔有下快攻的机会也在邱德明的组织下把球打进。

    张瑞凡真如司空君分析的那般,是一个进攻多面手,手感不好时就利用身体突破不停地杀伤内线,手感来时定点中投、后撤步投篮和背身单打也是信手拈来,而邱德明的手感则一直不错,定点跳投、急停跳投、后仰跳投、抛投、跳步上篮等进攻手段不停地攻击着二班的篮筐,偶尔和自班同学打成一个精彩的传切配合。

    唯独二人的防守成为了十一班的进攻突破口,几次造成了他们的防守犯规,送二班走上罚球线,二班利用自己独特的罚球方式接连罚进了几球。

    看到自身犯规数越来越多,邱、张二人的防守动作也不禁有所收敛,但就算如此二班的篮球经验空白依旧成为诟病,阻止不了邱、张二人一快一慢也打得得心应手,比分的差距也越拉越大。...【本站手机APP阅读器上线了!阅读器同时支持免费在线阅读、离线阅读,小说阅读爱好者的必备阅读神器。免费看小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zuopingshuji(按住三秒复制)下载手机客户端!

最新推荐: 篮球之黄金时代 | 篮球风云之谁与争锋 | 篮球之易少 | 是篮球之神啊 | 一切从篮球开始 | NBA之篮球之王 | 梦想篮球巨星之炼成 | 武道篮球 | 打篮球太厉害了怎么办 | 校园篮球江湖 | 我真的在打篮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