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急性子和慢性子

    “嘟……”

    随着比赛哨声的响起,南宇中学篮球队队员选拔赛的第二场终于落下了帷幕,篮球场中欢呼雀跃击掌庆祝的十一班众同学和二班的垂头丧气步履维艰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不过这也没有办法,成者为王败者为寇,这就是竞技比赛的残酷。

    “呼~”

    蓝多看着三五成群接连离开球场的众同学们,不由自主地站起身来长呼了一口浊气。

    蓝多慢慢地伸了伸懒腰冲方硕三人抱怨道:“哎哟我去!这磨人的比赛,终于结束了!”蓝多一边说着一边转过头看向计分台上有点惨不忍睹的巨大分差,不由冷汗了一下。

    “可不是说么!这哪是比赛啊?这简直是一场惨绝人寰的大屠杀啊!十一班的那些家伙是一点水都没有放!”冯虎也扭头看着计分台上鲜红的36:86的巨大比分,,有点不忍心地摇了摇头说道。

    “切!不就50分分差吗?这有什么啊!二班这伙小白菜要遇到咱们班手里,说不准也是这分差!不,说不定比这分差还大呢!”方硕同样看着计分板,有点不屑地说道。说完后他又转头看了看蓝多,不由叹了气无奈道,“哎,谁让咱们没十一班那么好命呀!软柿子没捏上,第一场比赛就到碰到这么个鬼畜二人组~”

    “喂!喂!喂!我人还在这儿呢!这么大的青年了说话不知道收敛一点啊?什么鬼畜二人组啊!……非要说鬼畜的话,那咱前提可要说好啊!我是鬼!戚蓝夜是畜!”蓝多听到方硕对他们的评价,有点不满地掐着方硕的脖子吼道。

    蓝多突然感到一股阴冷的目光直刺他的脊背,便放开方硕转头回顾四周,生怕阴魂不散的戚蓝夜听到刚才他那话,当即出现在他面前,对他冷眼相加。

    寻找了一会儿,蓝多这才发现戚蓝夜之前就坐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随着比赛的结束坐在人群中的戚蓝夜这才显露出来,正用一股阴冷的目光死死地盯着他,用目光杀人这句话蓝多终于有所感触。

    蓝多迎着戚蓝夜的冰冷目光,禁不住打了个寒战便又转头转移话题指责方硕道:“你们就欺软怕硬,落人诟病吧!想想以后学校里各班级对你们班的想法做出的评价!我都为你觉得羞愧呢!”

    “哼!你就装吧!还为我们羞愧?那我先谢谢你了啊!”方硕整了整被蓝多拽皱的衣领,扭过头有点不屑地撇了撇嘴说道。

    “装犊子者亦揍之而不亦惯呼!”一向毒舌的司空君在一旁挥着拳头义愤填膺地帮腔道。

    “你个小骚蹄子,胳膊肘都学会往外拐了啊!咱俩这黄金搭档多少年了,你竟然帮别人说话?说!你是看上方硕的肉体了还是看上他的灵魂了?”蓝多说话间便想越过方硕去抓司空君,不过被司空君灵活躲过。

    “切!谁理你!我先走了!放学记得叫我啊!别把咱们的活动给耽搁了!”司空君躲过蓝多的攻击,撩下一句话扭头便跑丝毫没有给蓝多多说话的机会。

    “嘿!天天看你俩这么斗嘴,也不见你们翻过脸!你们俩关系挺好哈!”冯虎看着司空君走远,朝蓝多认真说道。

    “呵!自小玩到大的损友而已啦!当即翻脸,没几分钟就会和好啦!”说完蓝多看着场中已经渐渐疏散的人群,慢慢回想了一下刚才比赛的过程。

    在下半场的比赛当中,十一班俨然已到经彻底主宰了比赛的节奏。

    他们在邱德明和张瑞凡的带领下时而阵地、时而快攻,班级里参赛的12人人人皆兵,在数据上均有建树,全班共有7人得分上双!其中要数“发哥”张瑞凡和“会计”邱德明表现尤为出彩,得分、抢断、助攻、篮板样样可圈可点,显然是校队队员的杰出人选。

    蓝多背着手在原地来回踱了几步,目光始终看着场中正在庆祝中的十一班众同学,不由在心里暗暗揣摩道:这就是我下一场比赛的对手啊!我是不是该留点什么秘密武器以防后患呢?...

    “秀才、虎子你们先回去吧!我去跟他们打个招呼!”蓝多一边冲方硕二人挥手告别一边抬腿向十一班方向走去。

    “嗨,秀才你说蓝多这家伙又是不是有什么坏主意要打啊?”冯虎看着蓝多的背影,向方硕问道。

    “嘿,就算他有坏主意也打不到那两个人身上,会计那小子可精着呢!”方硕同样看着蓝多的背影慢慢说道。……

    “邱会计!我说你倒是麻利点呀!在那磨蹭什么呢?一会该要上晚自习了!我晚上作业还没做完呢!”张瑞凡在比赛结束的没几分钟,便早已经穿戴收拾完毕,在场边不停地来回踱着步子,一改篮球场上慢腾腾地形象,火急火燎地对正在换鞋的邱德明催促道。

    “凡子!别催啊!我这不正穿鞋呢么,等我会马上就好!”邱德明嘴里虽然这样答应着,但是他依旧低头在那慢慢搭理着鞋带,慢悠悠的神态动作就好像退休老干部饭后刚遛弯回来在那磨磨蹭蹭地换鞋一样,任谁也根本想不到他就是刚才那个在篮球场上话唠一般多次喊队友下快攻或者打阵地战的那个家伙。

    邱、张两个人场上场下一快一慢、一慢一快的极大反差惹得周围班级众人哈哈直乐。

    别看张瑞凡在场上打起球来慢悠悠地跟耍太极似的,但是他在场下那经常被火燎过地急性子和走起路来都带点小跑的行为在班里可是出了名的!

    像每科老师当堂布置下的作业,他在放学之前就给做完了!但即便如此积极于写作业的他,在班里也是成绩平平,因为他那仿如赶着投胎般做下的作业,正确率真的不敢让人恭维!更奇葩的是,遇到老师让抄多遍单词啊课文啊什么的,他把小学时大家都用过的一手拿几只笔写字的优良作风一直沿用至今!

    在后来由于用那种方法写的字迹过于潦草被老师多次批评,他又把这种方法加以改进,去商店里买了一盒复写纸,在复写纸上下各垫上一张白纸,这样书写速度和美观度瞬间有所提高,这种改良方法让班级众人望之,不觉惊为天人!他嘴上常挂的那句“生不逢时,时不待人!”经常回现在他做完某件事,被人指责太操之过急时。

    在众人的哄笑声中,邱德明终于穿好了鞋子,在张瑞凡满脸期待的目光之下,邱德明从椅子上站起来跺了跺脚,冲依然哄笑不已的众人开导道:“大家都不要笑!我那学医的爹,曾经给我说过在生活中做什么都慢条斯理的人,活的比那些着急忙慌的急性子要更容易长寿!这个观点可是给很多梦想活的更长久的人带来的一大福音啊!当然,如果大家配上我那祖传的长寿食物秘方的日常搭配!那大家伙儿长起寿来可是如沐春风如虎添翼啊!”

    “我说会计你就瞎扯吧!别老给我们灌输那些歪门邪道的养生思想!你要正确知道你爸学的可是兽医!这些观点对于我们来说合适吗?”一名正拖着两把椅子准备回教室的男生停住脚步这样说道。

    一说起养生,椅子男生就想起邱德明一进班里就开始对外各种宣传自己的养生思想和养生手段。

    昨天还给班里那个天生肤色就有点黑的女生宣传自己的美白食物疗法,惹得那个女生立马暴走,在教室里举着扫帚绕着圈的揍他,而揍他的原因坏就坏在他的什么美白食疗法上。

    邱德明传导给那个黑皮肤女生的美白食物疗法大意就是说想要肤色变白,就是狂吃!各种吃!就这样他还振振有词的用物理学上的密度知识解释给那个女生听,说什么等你吃胖了起来,皮肤表面积随着体积的扩大,皮肤下的黑色素自然而然地就会随之扩散,自然而然你整个人看起来也会较之前白了许多!

    用流传已久的古文学来解释,就是经常有人形容哪个人瘦就是“黑瘦黑瘦”的,形容人胖就是“白白胖胖”的,就这些他还拿出了很多文献让不相信的众人用来参考。从日常生活的接触来把他的想法加以定型,因为他那兽医爹经常带着他出门给牲口就医,心眼特多的他就留意到肥胖的猪一般就会比那些瘦瘦的猪白!你看这比喻手法用的,哪有用猪来比喻女生的?人家不揍你才怪!

    想到这儿,拖椅子男生不由无奈了一下,继续说道:“我知道你就是想偷懒!作为班长,我很负责任地告诉你!没门儿!看见那没!那些桌子就是给你俩留的!不收拾完,不准上自习!”

    “班长!你不能这样对待劳苦功高的我们!我们可是带领着兄弟们痛痛快快地赢了比赛的大功臣!”邱德明看了看排的整整齐齐的课桌椅,不由双腿一发软,冲那个班长央求道,“看在我之前教给你的治疗白头发秘方的面子上,你就发发善心,可怜可怜我们!善待善待我们吧!”

    “你还敢说!一说起你那秘方我就来气!有那么恶心的治疗白头发的方子吗!世界上哪有什么把捣碎了的蝌蚪和桑葚发酵之后往头上抹的!那样一股子腥味我还出门不?”班长说到来气处,猛地把椅子往地上一放,情不自禁地撩开了自己的头发恨恨地说道,从头发里面零星可以发现是有点白头发的。

    而在一旁等待多时的张瑞凡早已经失去了耐性,火急火燎地扛起一张桌子拽起一把椅子又开始催促起来:“快点!快点!上晚自习呢!磨磨唧唧的能顶什么事啊!我作业还有几分钟就做完了!咱能不能快点啊!误了我晚上的电视剧你们能担待得起吗!今晚我那电视剧大结局!男女主角马上修成正果了!”

    “瞧你急的,说话时不会先把东西放下来啊!说完再拿也不迟啊!力气可不能这么白费啊!”邱德明不知怎么地,说着说着又坐回在椅子上,慢悠悠地一抬眼睛看着张瑞凡说道。

    “唉!我说你!你怎么又坐下来了?!”张瑞凡急红着脸,放下桌子和椅子,不由放开声音大叫道。

    “我袜子穿的好像有点皱!踩在脚底下硌的难受!等会我给整整!”邱德明说着又慢悠悠地解下鞋带脱下了鞋,一边整理一边说道。

    “我操!你特么就一事儿逼!大事逼!”张瑞凡指着张瑞凡,忍不住破口指责道。

    “哟!弟兄们都忙着呢?”

    “嗯!嗯?”张瑞凡和邱德明二人听到背后有一个很陌生的声音传来,便习惯性地应了声,回头看去。

    他们只见一个长得酷酷的圆寸头高个男生,正眯着一双狭长的眼睛带着一脸算计满满的坏笑,站在了他们身后。

    “你..你是!那谁!蓝什么!就在嘴边了!等等我想想马上就出来……”张瑞凡看到蓝多的到来,从纳闷中回过神来又陷入了迟疑,一直想不起名字的他不停地眨着眼睛急道。

    “瞧你把自己急的!是一班蓝多吧!?”坐在椅子上的邱德明鄙夷地冲张瑞凡翻了下眼睛,慢慢地说道。

    “对对!就是他!一班的蓝多!这货可是咱们学校的风云人物啊!我怎么给忘了就,什么记性啊是!”得到肯定答案的张瑞凡,迟疑的眼睛不由一亮,一跺脚把之前自己心底的答案给跺了回去,随即他又急红着脸,嘴如同机关枪般上下翻飞着说道,“蓝多!你来这儿干啥?看我们比赛啊?比赛已经完了你看什么啊?结果我们班赢了!开心不?哦!下周就是咱们俩班之间的较量了!你是来刺探军情的是不是?想刺探什么给我说说呗!看我告不告诉你,哈哈...”

    “停停停!”蓝多好笑的比着手势打断语速极快的张瑞凡,“什么都让你说了,我说什么啊?炫迈吃的停不下来了是怎么的?”

    一旁的邱德明呵呵一笑,站起来又跺了跺脚觉得挺舒服的便满意的笑了笑,随即他又故作冷静地说道:“说说看呗!你的目的?不会是想发扬风格帮我们搬桌子吧!”

    “哟!瞧着气氛弄的!”蓝多看到故作沉着的邱德明,笑了笑,“我又不是来干坏事的!活泼点哈!也不是帮你们搬桌子!别失望哈!就是过来跟你们打个招呼而已!还有,今天的比赛打得真不错!”

    “谢谢啊!在这之前我也看过你们班的比赛啊!我们在学校打球这么长时间,没想到学校里还藏着你们这两个小王...高手!哎?你打球多长时间了?是自己学的,还是别人教的?那场比赛你那追身三分可真嚣张啊?我真的差点冲下场去揍你了!还有你就知道那球会进?那个戚蓝夜也挺装的,我给你说我们班好几个女生都暗恋他,这可把我急的!她们都还没暗恋我呢这怎么能行!等哪天我摸黑给上他一棍子,看丫的还嚣张不...”张瑞凡又开始了自己新一轮的机关枪嘴炮。

    看着这个跳跃着思维发问的十万个为什么,蓝多不禁有点无奈地看向了邱德明。

    邱德明理解地一笑,抬手看了看手表,脸上轻松地说道:“哟?还有15分钟上自习!早着呢!来!坐!下一场就是一班和十一班之间的比赛了,咱们好好聊聊!”

    一旁嘴炮的张瑞凡一听只剩15分钟就上自习了,不由又抗起桌子拽上椅子,催到:“都剩15分钟就上自习了啊!快点搬桌子回教室啊!我不等你了!剩下的桌子凳子我不管了!”说完,转身就走。

    邱德明慢悠悠地翘起腿,冲张瑞凡的背影无所谓地大喊道:“怕什么啊!上自习就上呗!咱们用5分钟挪都挪过去了!这些桌子咱们不搬,那些没桌子用的人自然会过来搬!咱们操那闲心干吗?”然后又回头挥手示意蓝多坐。

    蓝多呵呵一笑,谢绝了他的好意,说道:“‘会计’兄,马上上自习了,不跟你唠了,我先走一步呵呵!”

    “哦!这就走了?那慢点走哈!以后有什么疑难杂症可以找我!我爹是开医院的!到时候买药,我给你同学友情价啊!”邱德明对着蓝多渐渐远去的背影喊道。

    蓝多嘿笑着,回头“哦”了声,便朝教室的方向走去。...

    “打听的怎么样了?”刚回到教室,蓝多便碰到了站在门后的戚蓝夜。

    “嘿嘿!蓝夜兄也关心这个啊?”蓝多颇为意外地笑问道,从打第一场比赛之前,蓝多征求他的意见,便觉得戚蓝夜是那种眼高于项,丝毫不把别人放到眼里的人,没想到他还会在意这种事。

    “爱说不说!”戚蓝夜冷哼一声。

    “好吧!一个火急火燎的嘴炮和一个慢腾腾的庸医,我只打听到这些了~”蓝多诚然道。

    “嗯!”戚蓝夜淡淡地应了声,便坐回在自己的座位上。

    “呀!我是不是该准备下秘密武器了!?”蓝多看了看戚蓝夜,又看了看教室里正埋头用功的众人在心里谋划到……

最新推荐: 篮球之黄金时代 | 篮球风云之谁与争锋 | 篮球之易少 | 是篮球之神啊 | 一切从篮球开始 | NBA之篮球之王 | 梦想篮球巨星之炼成 | 武道篮球 | 打篮球太厉害了怎么办 | 校园篮球江湖 | 我真的在打篮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