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不安的司空君

    “什么?!”

    蓝多睁大着眼睛,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面前的沐雪若菲。

    原来蓝多还是比较在乎魏语萱吗?那我这么坚持是为了什么?到底为了什么!沐雪若菲看到蓝多的表情,心里不禁一疼,不住地在心里问自己到。

    沐雪若菲看到蓝多的反应如此之大,神色不禁一黯,心酸之下低下了头,双手不断地绞着衣角压抑住自己伤感的情绪,她不敢再看蓝多的表情,她怕自己看到蓝多在乎魏语萱的表情后,眼泪就会忍不住流下来。

    蓝多看到沐雪若菲突然情绪低沉,这才意识到自己对听到魏语萱的消息后反应过大,沐雪若菲显然误会自己在意魏语萱超过她了。

    蓝多不禁一声苦笑,他把手放在了沐雪若菲的头上宠溺地狠狠揉了两下,半开玩笑地说道:“沐沐你吃醋啦?没想到我们的沐沐女神还是个小醋坛子呢!”

    “没有,什么吃醋!我吃什么醋啊!”沐雪若菲一矮身子,躲过蓝多放在自己头上的魔掌,不高兴地撅着小嘴说道,“我又不是你什么人,干嘛为你吃醋啊!”

    “嘿嘿,那你为什么要来告诉我萱萱的事呢?你不知道你们俩现在还是情敌吗?难道说,你是来专程给我告密的?”蓝多压低身子,附在沐雪若菲的耳边悄声说道。

    “什么专程告密的!我是出于对朋友的关心,前来看看你的伤怎么样的!”沐雪若菲小脸一红,往后一缩远离蓝多,挺直了腰出口否认道,“我们俩是好姐妹,不是什么情敌!再说,谁会喜欢你这个臭痞子啊!”

    “沐沐你好无情哦!昨天不知道是谁……”

    “蓝多,我也不是来给你告密的!”沐雪若菲出声打断了蓝多的话,她皱着眉头一脸担忧地继续说道,“和萱萱一起的那个赫连宗琦,我觉得他不是什么好人。我怕萱萱被他欺负……”

    沐雪若菲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她觉得赫连宗琦给他的感觉和她们的舞蹈老师南世勋一样,两个人都是那种斯文败类的类型,这让沐雪若菲很是不安。

    “嗯,所以呢?”蓝多歪了歪脑袋,看着沐雪若菲。

    “我希望你劝劝她,让她不要和那个赫连宗琦走的那么近呀!”沐雪若菲看到蓝多突然转变成的漠然表情,不禁急道。

    “那为什么你不和她说一说呢?”蓝多看着着急的沐雪若菲,笑了笑,“我觉得这件事还是你和她说比较好呀。”

    “这个…我…”沐雪若菲听到蓝多的话,不由低下了头。

    蓝多长叹了一口气,他知道自从那件事之后,她俩之间便有了隔阂,让她去和魏语萱说赫连宗琦的事,确实难以开口。

    蓝多眼睛一亮,突然想起了一个人来,他向沐雪若菲建议道:“于若颜呢?让她去说说看怎么样?”

    “萱萱老是把颜颜当做小孩子看待,我估计颜颜很难说通她的。”沐雪若菲摇了摇头否定了蓝多的提议,“蓝多,我觉得这件事你说最合适了,虽然不知道她现在和那个赫连宗琦到了什么地步,但是如果你去说,她或许会听,毕竟她喜欢过你呀。”

    蓝多苦笑一声,在心里横思片刻向沐雪若菲说道:“沐沐,你知道我的伤是因为谁造成的?是赫连宗琦!”

    沐雪若菲听到蓝多的话,满是惊讶地看着蓝多:“是他?真的是他?”

    蓝多点了点头,把赫连宗琦和他之间的事全盘说给了沐雪若菲。

    “这个坏蛋!萱萱知道这件事吗?”沐雪若菲愤愤不平地说道。

    “你相信我说的?”蓝多却反问道。

    “信!”沐雪若菲相当肯定地回答他道,目光里满是真挚。

    “谢谢你,沐沐!”蓝多看着一脸认真的沐雪若菲,心中一感动,伸开双臂向沐雪若菲抱了过去。

    “哎哎哎!你可别趁机占我便宜啊!”沐雪若菲小脸再次一红,伸手挡住了要抱自己的蓝多。

    “嘿嘿,看来咱俩还是挺有默契的吗?我这点小心思都被你看出来了。”蓝多不好意思地收回了手,摸了摸脑袋。

    “那么你就没想过要给萱萱说清楚嘛?”沐雪若菲急道。

    蓝多释然地摇了摇头说道:“我没有想过要给萱萱解释,因为萱萱她说过,她只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我尊重她的想法。我相信总会有一天,萱萱会看清赫连宗琦的真面目的!我现在要是解释,只会适得其反。”

    “蓝多啊蓝多,我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沐雪若菲看到蓝多看的这么开,无奈地摇了摇头,“好了,马上要上课了,我先走了。”

    “沐沐…我!”蓝多看着沐雪若菲,欲言又止。

    “什么?”沐雪若菲一脸期待地看着蓝多。

    “没…没什么。”蓝多看着沐雪若菲梦幻般的美丽小脸,把挤到喉头的话又给咽了回去,“你先走吧,别迟到了。”

    “噢!”沐雪若菲失望地应了句,转身就走,虽然她心里失落,不过她心里还是甜甜的。

    因为看蓝多害羞的样子,沐雪若菲知道蓝多刚才想给她表白,估计是抹不开面子,他才没有说出来。

    沐雪若菲猛地回过头,朝正站在教室门口痴痴望着自己的蓝多大喊了一句,“胆小鬼!”便朝自班的方向跑去。

    “胆小鬼?我真是个胆小鬼!”蓝多听到沐雪若菲的话,先是一愣,接着恨恨地骂了自己一句,扭过头颠着脚向教室里跳去。

    下午活动课的时间,南宇中学的校篮球队队员选拔赛如期进行,此时只剩下高一一班、八班、九班和十班,今天下午的比赛在八班和十班之间进行。

    “月月,看你的精神状态不是很好呀?”球场当中,正在热身的司空君在罚球线处投进一记中投后,看到不远处不停打着哈欠,脸上爬满疲惫的岳天悦问道,“是不是昨天又上网了?”

    “没,没,哪有!”岳天悦听到司空君的追问,连忙别过头出口否认道。

    司空君看着岳天悦有意避开自己的目光,眉头不禁一皱,在心里犯起了嘀咕:最近岳天悦这个家伙老是玩失踪,一到活动课便不见了他的身影,是不是最近网瘾又犯了?

    “月月!投一个!”司空君手腕一抖,把手中的篮球向岳天悦传了过去。

    “啊?噢!”岳天悦在听到司空君的话,一时没反应过来,并没有接住司空君传过来的篮球。

    “怎么回事?这种球都没接住?”司空君眉头一皱,向岳天悦埋怨道。

    “哪有!是你传的太突然了。”岳天悦尴尬地一笑,捡起了篮球,站在他所在的位置抬手就是一记三分。

    “哐!”

    篮球意外地打在了篮筐的后沿,掉出了篮筐。

    “啊!失误,失误!”岳天悦干笑一声,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脑袋。

    司空君隐隐约约地看到了岳天悦的眼睛处起了黑眼圈,眉头不由皱的更深了,他转身捡起篮下的篮球又给岳天悦传了过去:“再来一个!”

    “好!”岳天悦这次稳稳地接住司空君的传球,看了眼脚下的三分线,瞄了下篮筐抬手就投了出去。

    “唰!”篮球这次空心钻入了篮网。

    “这次还不错吧?”岳天悦一脸骄傲地向司空君扬了扬头。

    “还行吧。”司空君回道,暗骂自己杞人忧天。

    “嘟嘟!”裁判吹响了热身结束的哨声,比着手势示意双方球员就位。

    坐在场边的蓝多,察觉到岳天悦走起路来都带点摇晃,不禁嘟囔道:“看来,阿君这场比赛不好打了。”

    比赛随着哨声响起后开始,岳天悦仗着自己的身高臂长,轻松赢得了跳球。

    司空君接住岳天悦拨过来的篮球,随着自班众人,稳稳地持球推进过半场。

    有以疯狂的贴身防守著称的“疯狗”封海斌,看到司空君运球到来,轻佻地吹了个流氓哨,像一贴狗皮膏药一般向司空君贴了过去。

    司空君用自己卓越的运球技术和封海斌纠缠着,但丝毫没有找到进攻的突破口。

    “封海斌的防守真是不错啊!”蓝多看着在封海斌的贴身防守下,一时没有对策的司空君,不由赞赏道。

    “嗯!”坐在蓝多身旁的戚蓝夜淡淡地应了句,随之反问道,“那么你能突破过他的防守吗?”

    “能!”蓝多信心十足地回答道,他的身体很是舒服地往后靠了靠继续说道,“阿君也能。”

    仿佛在回应蓝多的话一般,场中的司空君一个背运,向封海斌的左侧佯装一突,接着一个变向加提速,往丰海斌的右侧杀去!

    “看紧岳天悦!”封海斌喊住了想补防过来的谷志冬,牙一咬,向司空君追去。

    司空君运球往篮下杀去,不等封海斌追上他,目光往身侧一扫,手一抬突然把球分给了身侧斜插过来的一名队友,而后者和他的防守者打了个时间差,轻松地挑篮得分。

    “好球!”

    “好的助攻!”

    场边的观众同时叫好到。

    “防守!”司空君朝自班队员大喊一声,带头往回跑去。

    “是我多虑了吗?”蓝多看着司空君他们轻松拿下一局,情不自禁地眯起了眼睛,继续看着场中的情况。

    十班携势攻来,众人没有多余的配合和传导球,谷志冬直接在篮下要球,顶开了岳天悦后一个侧身勾手,篮球打板入框。

    “不能吧!岳天悦就那么轻易地被谷志冬给顶开了?”和蓝多一同坐在场边观看比赛的董世杰,惊讶地看着场中所发生的情况。

    “我怎么看那个岳天悦不怎么在状态啊。”麦晓峰伸手指了指脸色不怎么好的岳天悦,朝众人道。

    “就是,我看他怎么跑起来脚步都有点发飘呢?这还没一会就累了?”郭儒哲附和道。

    “不会是嗑药了吧?”杜童猜测道。

    “哪呀!他那是没睡好造成的!你看他那一脸没精神的样子,还不住地打哈欠,很明显吗!”邱德明细细打量了一会岳天悦,十分肯定地说道。

    张瑞凡听到邱德明的话,不屑地撇了撇嘴:“察言观色?可以啊你!”

    “什么察言观色啊!我昨天晚上看到他钻进了网吧后就再没出来过,我估计这小子昨晚在网吧通宵来着。”邱德明这样说道。

    “是吗?那你刚才说那么玄乎干嘛?仗着自己口才好啊!”张瑞凡顶了邱德明一句。

    蓝多听到邱德明的话,不由自主地皱了皱眉头。

    场中,司空君有惊无险地再次凭借着自己的运球技术晃开了丰海斌,向篮下冲去!面对补防过来的谷志冬,司空君一个刁钻地脑后传球,把球分给了埋伏在左侧四十五度角三分线处的岳天悦。

    岳天悦接球稍稍调整,把球给投了出去!

    “哐!”

    篮球意外打铁!

    篮板被篮下的十班一员收了下来。

    “回防!”

    司空君大喊一声往回跑去,他没有意识到岳天悦的这次空位打铁,只是这次艰难比赛的一个开端。

    “哐!”

    ……

    “哐!”

    ……

    司空君一脸不敢相信地看着再次投失的岳天悦,这不知道是岳天悦投丢的第几个球了,而岳天悦也一脸不敢相信地看着自己投球的右手。

    而十班众人显然没有给他们思考的机会,抢下篮板后直接发动快攻,最后由跑在最前面的封海斌三步上篮再下一城!

    “司令啊!你们今天这是准备送温暖吗?”得手后的封海斌轻笑一声,从司空君身边跑过。

    “谢谢!”谷志冬还煞有介事般地向司空君道了一声谢,转身向回跑去。

    司空君扫了眼记分台,已经被拉开到13分了!岳天悦这个高炮台已经彻底哑火,自己传给他的球,全都以打铁告终!怎么办!司空君烦闷地搔了搔脑袋,同时心里的不安越来越浓。

    心里烦躁的司空君持球单干,在和封海斌纠缠了一会后,一个变向晃开他,投进了一记压哨中投后,比分差距被司空君拉到了11分,第一节比赛结束的哨声响了起来。

    “月月,你到底怎么了?刚才的那几球明明都是空位呀!”司空君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皱着眉头向一脸疲惫的岳天悦说道。

    岳天悦打了一个哈欠,往椅背上靠了靠调整了下自己的坐姿,一脸疲惫地向司空君说道:“没怎么啊,可能是比较累吧。再说,谁也不能保证投篮都能进呀!”

    “好吧!第二节你在场下抓紧时间休息一会。”司空君扭过头不再看岳天悦,抓紧时间恢复着自己的体力。虽然每次都能过了封海斌,但是封海斌疯狗似的贴身防守给予了他很大的压力,让他的体力流失的很快。

    第二节开始,司空君全力进攻,在自班同学的帮忙挡拆下,封海斌带给的防守压力也没有之前那么大。司空君带领着自班队员,

    高投低冲,左过右突,传球助攻,奈何自班众人没能防住封海斌和谷志冬,比分不紧没缩短,还隐隐有被拉开的趋势。

    “嘟!”第二节比赛的哨声响起,两班相差了20分结束了半场的比赛。

    足足打满了整整两节的司空君一屁股坐回到了座位上,大喘着粗气,脸上的汗像成股的小河一般流淌下来。

    “嗯?月月呢?”司空君看到原本坐在自己座位旁边的岳天悦不见了,便向自班的一名同学问道。

    “不知道啊!他刚才还在这儿呢。”被问的同学也是一副茫然地表情。

    “是不是上厕所了?”另一名同学猜测道。

    “或许是吧!”司空君说了句,便换了一个舒服的坐姿,抓紧时间恢复着体力。

    “月月怎么还不回来?这下半场比赛都快开始了!”司空君看到裁判不时地看着表,衔在嘴里的哨子随时都有可能吹响,不由焦急道。

    同样焦急的,还有场边观看比赛的蓝多他们。

    在第二节比赛打到没多长时间的时候,蓝多他们便看到岳天悦站起来走出了篮球场,原本他们也以为岳天悦是去上厕所,但这么长时间过去,他依然没有回来,有这会功夫都能去厕所几个来回了!

    “岳天悦那个网虫是不是网瘾又犯了?”邱德明不禁猜测道。

    “这还真没准!”张瑞凡接话道。

    “说的也是,上次也是活动课间有比赛的时候,司令说岳天悦他去网吧了,这次会不会也是?”方硕想了想说道。

    “嗨!那岳天悦这个家伙也太不仗义了吧!”众人义愤填膺道。

    蓝多皱了皱眉,向周围在座的众人问道:“你们知道学校附近哪有网吧吗?咱们去找找看。”

    “我知道,我之前听班里同学说在学校附近的一条小巷子里有一个很隐秘的小网吧,说不定岳天悦就是在那个网吧里。”程雨突然站起来说道。

    “走!带我去!”蓝多深深地看了眼坐在座位上一脸焦急的司空君,朝程雨说道。

    程雨不等蓝多说到,便带头向篮球场外走去。

    “走!去找那个不仗义的岳天悦去!”方硕他们都接连站了起来,搀起蓝多跟着程雨一起走出了篮球场。

    “就是这里了!”程雨走到了一座门院大开的民居门口,停了下来。

    “走,上去!”不等蓝多发话,众人便争先恐后地往院里走。

    走在前面的程雨撩开了一个屋子的门帘,坐在门口的一个男生,正聚精会神地盯着不断闪过游戏画面的电脑屏幕,丝毫没有察觉到众人的到来。

    不是半路出逃的岳天悦又会是谁?

最新推荐: 篮球之黄金时代 | 篮球风云之谁与争锋 | 篮球之易少 | 是篮球之神啊 | 一切从篮球开始 | NBA之篮球之王 | 梦想篮球巨星之炼成 | 武道篮球 | 打篮球太厉害了怎么办 | 校园篮球江湖 | 我真的在打篮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