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坏胚子

    自那次花园之别后,司空君是彻底和蓝多撕破了脸皮,蓝多满是沮丧地回到了教室,看着司空君空荡荡的座位发起了呆。

    一个这么要好的朋友,怎么说翻脸就翻脸呢?哎,阿君!你到底是怎么了!蓝多想起刚才司空君一副飞扬跋扈的嘴脸,不由长叹了一口气。

    算了,人各有志,要强留也强留不得!就由他去吧!蓝多释然地想到。他收回了投到司空君座位上的目光,探下身拿起座位下的篮球,慢慢抚摸着它粗糙的表皮,把注意力全身心放到了篮球上面,脑海里渐渐回想着昨天在电脑上看的那些视频里篮球运动员们各种飞天遁地热血沸腾的扣篮、另人拍案叫绝的灵动过人、惊心刺激的绝杀、行云流水的传球……

    蓝多越想越按捺不住想要飞奔到篮球场一试身手的冲动,但是当他目及到讲台上正在讲课的老师的时候,生生把冲动给按了下去。但蓝多也无心再听课,他把篮球放在地上,然后撤开凳子扎稳马步,双手平举在课桌上方,然后有节奏地一紧一握着双手,开始了他为自己定制的独特训练方式。

    正在讲课的老师看到蓝多的怪异举动,知道这是为了防止自己打瞌睡,但她还是笑说了一句:“蓝多,你最近的瞌睡频率有点高啊!”

    蓝多停下了动作,站直了身体不好意思地摸着后脑勺向老师说道:“老师,可能这就是所谓的春困秋乏夏睡冬眠吧。”

    蓝多的话让原本生闷的课堂气氛立刻活跃了起来,同学们一改刚才死气沉沉的状态,纷纷大笑了起来。

    老师也禁不住笑道:“感情你一年四季都在睡觉啊?不过,你这控制自己打瞌睡的精神是很可贵的,但是你那种姿态让老师看着很是怪异啊!”

    “是吗?”蓝多嘿笑了一下,然后建议道,“要不我还是站在后面听课吧!”

    “那样也行!但是你站累了一定要主动回到座位上去,我可不想让外人看见,误会你是一个差生。”说着,老师有意无意地目光投向了司空君空荡的座位上。

    “好的老师!”蓝多点了点头,走到了教室最后面站直了身体,待老师不再注意自己后,蓝多开始用脚尖支撑住自己的身体,一下两下地开始垫起了脚尖。这是蓝多锻炼自己小腿力量的一种方式。

    下课的铃声刚刚响起,蓝多再也按耐不住自己刚才的冲动,飞快地跑回到座位上,拿起篮球飞一样地向操场上跑去,让还在讲台上收拾教案的老师都有点措不及防!

    蓝多跑到篮球场的一座篮球架下,此时篮球场正空无一人,他抬头看了看高高在上的篮筐,先在原地起跳了一下尝试着往篮筐够去!

    当蓝多的指尖碰触到篮筐冰冷的钢铁质感时,他的心里不禁洋溢起无尽的喜悦来。这还是在他锻炼了一节课的小腿力量,肌肉还很是酸痛的前提下够到了篮筐,如果是在他力量全盛的情况下,原地起跳单手挂筐岂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吗?

    看来自己最近的跑步训练还是很有成效地吗!蓝多想着,甚是欣喜地抬了抬自己的左右腿。再如果把腿上的负重给减掉的话,那情况不要太美好了!哈哈!

    就这样,蓝多继续坚持着自己的训练,不管中午还是下午,他都背着一个书包,运着篮球来往于上下学的路上,风雨无阻!蓝多拍打着篮球的“嘭嘭”声和他奔跑在路上的身影,渐渐地成了一道奇特的风景线。

    至于司空君,他则一直和吴小聪那帮人成天厮混在一起,好不得意!不过近日里,司空君原本脸上洋溢的飞扬跋扈渐渐少了,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忧虑和一脸的伤痕。

    迫于司空君和吴小聪那帮人走的很近,也没人敢上前去向他打听伤痕的由来,而蓝多也是对此视而不见,因为他知道吴小聪是一个整天滋事打架的人,司空君作为他的团伙成员,怎么也要出点力吧?所以有个小嗑小碰的不足为怪。

    又是一天早上的上学时间,教室里司空君依旧和往常一样坐在自己的座位上长吁短叹,他脸上依然有几片新的淤青,看来昨晚他又去打架了。

    蓝多对比,依然采取视而不见的态度,他走进教室,把沉甸甸的书包和手中的篮球放到座位上便又走出了教室,目的地直指厕所。

    蓝多释放完肚中的存货,刚走出厕所,便迎面撞上了一个男生。

    “蓝多?”男生叫住了埋头往前走的蓝多。

    蓝多闻声转过头,一个十分熟悉的面孔出现在他的眼前,他甚是惊喜地向来人打招呼道:“哎哟!这不是我们英明神武的小九哥吗!你也来撒尿呢?”说着,蓝多甚是亲密地搂住了小九的肩膀。

    “是呀蓝多兄弟!你这是刚上完厕所啊?”小九满是尴尬地看着蓝多搂住他肩膀的手。

    “噢!不好意思!出来的匆忙,忘记洗手了。”蓝多会意到小九的意思,急忙松开了手,不好意思地说道。

    小九心里崩溃道:你没洗就没洗,说出来干嘛!这样让我心里更加膈应了!

    小九转移了话题,问蓝多道:“蓝多兄最近挺好的哈?”

    蓝多以为小九是说之前慕容初雪的事,便语气里带着感谢说道:“哈,之前的事谢谢小九哥不计前嫌了。”

    小九一挑眉毛,摆手道:“我不是和你说之前的事,我是说你最近挺好的?”

    “我?我挺好的啊!”蓝多一头雾水地说道。

    “可是我最近发现之前一直和你相跟的那个什么司空君和那个吴小聪走的挺近啊!”小九意味深长地提到。

    “噢!人各有志吗!他和谁在一起玩,我也管不着人家呀!”蓝多探了探手,摆出了一个无奈的姿势。

    “不是说让你管,是我想告诉你啊,那个吴小聪可是和个纯种的坏坯子呢!如果你和那个司空君关系还不错的话,最好让他远离那个家伙,否则……”小九压低声音说道。

    “小九哥和那吴小聪很熟吗?”蓝多同样压低声音问道。

    “也不是很熟,只是他起初因为我哥的关系想拉拢我来着,只不过被我拒绝了。现在我只是和他那边的几个人关系比较不错而已。”小九笑着说道。

    “是吗。”蓝多再次耸了耸肩,“先谢谢小九哥友情提醒了。只不过,我和那个司空君现在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好了,小九哥你那泡尿已经憋了半天了吧?再不尿小心给憋坏了!”蓝多笑着提醒了他一句。

    “噢!对!那我先去方便了!你随意啊!”小九被蓝多提醒,这才感觉到了自己已经憋的发酸的小腹,向蓝多说了一句后,便也急忙钻进了厕所。

    蓝多经小九这么一说,才想起最近司空君的情绪和平时有点不太一样了,而且脸上也带上了伤,蓝多依旧放心不下司空君在心里道:阿君啊,你这个家伙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呀?

    蓝多再次回到教室的时候,司空君依然一脸愁云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蓝多张了张想说点什么,但是又生生把话给压回到了肚子里。

    一上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放学的铃声响起后,司空君在座位上磨蹭了好一会,这才走出了教室。

    蓝多心里放心不下,背起书包悄悄跟了上去。

    一出教室门,蓝多便看见恶狗那伙人冲司空君围了上来,恶狗甚是亲密地搂住了他的肩膀往楼下走。

    蓝多看到司空君脚步略显迟疑,显然不是很想跟恶狗他们一起,但是迫于他们那边的人数优势,他只好硬着头皮被恶狗用手臂箍住了身子往前走着。

    蓝多紧跟着他们一行人,直到他们钻进了学校旁一条僻静的小巷子。

    而司空君好像很是惧怕那条巷子一般,在巷子口踌躇了半天,但还是被恶狗生生给拽了进去。

    不对劲!一定有问题!蓝多在心里笃定到。

    此刻的司空君已经是骑虎难下了,他满脸惊恐地被恶狗拽进了巷子里,离他不远处,吴小聪正和一伙人蹲在一根电线杆子下抽着烟聊着天。

    “老大!君哥来了!”一名男生察觉到巷子口的动静,向吴小聪提醒到。

    吴小聪听到男生的提醒,站起身来满脸堆笑地向司空君迎了上去:“君哥来啦!咱们可是兄弟,但这些天你对兄弟们有点冷漠呀!对了,交代给你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司空君看到吴小聪向自己走近,满脸惧怕地往后退了几步,但被恶狗他们一伙给拦住了去路,他只好硬着头皮和吴小聪讲理道:“之前说好会费是五百,而且我已经缴纳过了!接着你又向我要一千,说什么会里资金周转困难,迫于兄弟们的情面,我又给了!你现在又跟我要两千!我又不是提款机,现在我实在是拿不出来了。”

    “哎呀!你也知道最近兄弟们和外校的一帮人闹的比较僵,说不准马上就会开打了!可现在兄弟们士气都不太旺盛,所以得拿出点钱给他们打点一下!不然,我这个老大会当的很不称职的。”吴小聪痛心疾首地向司空路大倒苦水道。

    “那这笔钱为什么要我出?”司空君鼓起勇气向吴小聪质问道。

    “说了多少次,我们不是让你出,只是向你借的吗!到时候挨过这一阵,自然会还你的吗!再说我们家里都是普通家庭,也拿不出多少钱啊!”吴小聪拍了拍司空君的肩膀道。

    司空君听到吴小聪的话,迟疑了一下,依旧坚定地说道:“我是真的拿不出来!”

    “操!你小子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啊!”恶狗一反平常和司空君要好的态度,狠狠地往地上吐了口唾沫,一把掌拍到了司空君的脑袋上。

    吴小聪也不阻止恶狗动手,他在一旁冷笑一声,终于露出了他凶狠的面孔,他用手背轻拍着司空君的脸,威胁他道:“我说司空公子!你既然这么坚决,那我只好把话给说开了,你现在面对的不是借钱,而是勒索!今天这笔钱,你给也得给,不给也得给!不然的话,今天你就得见点彩给那些一直信任你的兄弟们一个交代了。”

    听到吴小聪的话,司空君不禁心生出一丝绝望。

最新推荐: 篮球之黄金时代 | 篮球风云之谁与争锋 | 篮球之易少 | 是篮球之神啊 | 一切从篮球开始 | NBA之篮球之王 | 梦想篮球巨星之炼成 | 武道篮球 | 打篮球太厉害了怎么办 | 校园篮球江湖 | 我真的在打篮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