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章 比较

    第270章比较

    本来挺普通一件事,可是很快庄凝雪就发现,似乎自己这个是想到歪处去了,居然看到自己就抱头鼠窜,生性精灵古怪的她马上就有了捉弄的心思,这才有了后来发生的一幕闹剧。

    不要以为相认了庄凝雪便会就此放过苏峰,事实恰恰相反,这仅仅是苏峰梦魇般遭遇的开始,从那起直到今,只要苏峰回家,庄凝雪总会有各种各样层出不穷的稀奇整蛊搞怪方式等待着他,而这也可以算作是苏峰宁愿一个人呆在本市也不肯回省城呆在母亲身边的原因之一。

    躲了这么多年,现在魔苏峰居然要找上门来了?苏峰这后半顿饭吃得是味同嚼蜡,心里七上八下。魔苏峰也该上高中了吧,这死丫头,不好好在省城带着,没事跑穷乡僻壤的地方这来干嘛?

    她来了会住哪呢,虽然心里清楚,十有八九庄凝雪是要和自己住一起的,但苏峰还是抱有一丝侥幸的心理,也许,或者母亲不放心,会让丫头住到干妈这里?

    想是这么想,但苏峰也知道这种可能性基本为零。饭后齐风就在罗家留宿,毕竟苏峰哪里要啥没啥,总归不够方便,心不在焉的苏峰把单车停在楼下,锁好车上楼,刚准备开门,背后的阴影中猛地跳出来一个人,冲着他就是一声低吼:“呔!”

    人吓人,吓死人。冷不丁从背后冒出这么一声音,猝不及防下,是个人都得抖三抖,苏峰也不例外,一激灵,手里的钥匙就掉在霖上。

    这声音听着咋这耳熟啊,不会吧,老爷,你可饶了我吧,千万别……他这还没祷告完呢,一阵银铃般的娇笑之后,背后的人就已经出声了,声音清脆悦耳,可是听着苏峰的耳中却不啻于晴霹雳:“哥,好久不见啊。”

    很是无奈的转过身,苏峰兀自不信的揉了揉眼睛,错不了,声音和人都对上了,就是自己的妹妹,庄凝雪。

    怕啥来啥,苏峰苦笑着捡起钥匙打开门,刚踏进一步就想起不对,庄凝雪应该有钥匙才对吧,母亲没理由不让她带钥匙来啊,那黑灯瞎火的她为啥呆在楼道里?不好,其中有诈!

    然而此刻才意识到有问题,已经晚了,落脚处一阵冰凉,苏峰赶忙往门口开关处一按,打开了客厅的吊灯,借着灯光一瞧,果不其然,自己的脚正踩在一个脸盆正中,盆里满满全是水,还有几块固状物,伸手一摸,冰块。

    哭笑不得的苏峰一手抚着额头,无比哀怨的看着庄凝雪,却发现这丫头不仅没有丝毫歉意,反而捂着肚子笑得花枝乱颤。

    还有事!苏峰仔细一回想,连忙摊开双掌,定睛一看,差点背过气去,就见自己一手鲜红一手漆黑,墨水!自己刚才好像还抹脸来着,手上有岂不意味着脸上……霎时明白庄凝雪为何发笑的苏峰急忙冲向洗手间,心翼翼的打开门,开灯,仔细的观察确定没有任何埋伏后,他才放心的的关上了门。

    顺便洗了个澡的苏峰一到客厅,就发现庄凝雪正在销毁“罪证”,仔细的擦拭着门把手和吊灯开关。

    “雪,你咋会想到要来这边读书的?这边的条件可不比省城,而且又没有父母照顾,你吃得了这个苦吗?”翘起二郎腿坐在沙发上,苏峰苦口婆心的进着“谗言”,希望能打消庄凝雪驾临的想法。

    “没有父母不是还有你吗?你不准备管我吗?”着话,庄凝雪转过来的俏脸已经完全是一副受了莫大委屈的泫然若泣的模样。

    “怎么会呢?”苏峰可不敢承认,虽然他知道这丫头完全就是装的,可是他不敢让她装下去,以往的恐怖还历历在目,庄凝雪假哭起来那大有三日三夜决不罢休的气势,而且她还不只哭,一张梨花带雨的脸总有意无意的在你眼前晃啊晃的,嘴里喋喋不休,时刻提醒着你是如何的狠心,如何的绝情,居然忍心伤害她这样一个漂亮的姑娘云云。试问谁不怕?你怕不怕都无济于事,反正苏峰对这招是全无抵抗。

    “我知道了,你是不想让我来这,嫌我烦,怪我打扰你!我这就给妈妈打电话,就你欺负我。”啥叫得势不饶人,庄凝雪就是,尽管知道苏峰已经缴械了,她还是不依不饶,一心要取得更大的战果。

    心思被一语道破的苏峰那敢承认啊,急忙又是道歉又是许诺,签订若干丧权辱国的条约后,庄凝雪终于破涕为笑,马上就当着苏峰的面做了个胜利的手势,对自己的伎俩毫无掩饰的意思。

    除了一味妥协,苏峰还有什么其他的办法?就在他无比憋屈的准备接受从此暗无日的生活的时候,庄凝雪又笑嘻嘻的开口道:“哥,你是不是准备参加这次省城的篮球比赛啊。”

    “是啊,你怎么知道的?”苏峰答应着,心里又打起了鼓,暗暗戒备,生怕一不留神又着了魔苏峰的道。

    “喏,这个送给你。”一截白生生的手臂探了过来,凝脂般晶莹圆润的掌心中赫然是一根橘黄色的腕带。

    拿过来心检查了一番,确定没有任何机关后,苏峰马上就被这根精致的腕带所吸引了。这条腕带大约一指宽,由好几股细的丝线织就,编织的技巧一看就知道相当高明复杂,更难得上面还带有精美的图案,橘黄的主色调,每隔1厘米就会有一颗由红线构成的篮球,纹理清晰,极其逼真。

    “这东西那来的?真漂亮。”苏峰一眼就喜欢上了这根腕带,迫不及待的就戴在了手腕上。

    “逛街的时候偶然发现的,知道你会喜欢,所以就买喽。”庄凝雪轻描淡写的道:“怎么样,我这个妹妹好吧。”

    典型的大棒胡萝卜,但苏峰还是有些受宠若惊,要知道这可是庄凝雪第一次送东西给他,这让苏峰有种虎口夺食的感觉,以前可是只有这丫头抢夺他东西的分,只要喜欢了立马拿走,而且肯定有借无还。

    一毛不拔的丫头怎么突然转性?给庄凝雪收拾好房间,带着深深的不解苏峰迷迷糊糊进入了梦乡。

    光大亮,苏峰是被阵阵饭材香气熏醒的,睁开眼一看,罗昊正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菜粥对着他的鼻子扇风。

    深深吸了口气,嗯,干妈做的饭,就是对胃口,苏峰接过碗,正想往嘴边送,马上想起来家里还有个等着吃饭的主呢,叹息一声,又贪婪的闻了闻,终于还是抵抗住了诱惑,又把碗递回给罗昊,示意他拿到客厅去。

    这可是母亲特意做的苏峰最爱吃的粥啊,今咋还不吃了?满腹狐疑的罗昊走到门口,突然想起一件事,回头问道:“阿寒,你昨晚睡觉咋不关门啊。”

    不关门?苏峰略微一愣就回味过来,边穿衣服边道:“哦,应该是雪出去了吧,这丫头倒是难得起这么早。”

    “雪?那个雪?庄凝雪?”同样对庄凝雪畏之若虎的罗昊吞了口唾沫,颤抖着声音再三确定道:“魔苏峰?”

    苏峰很肯定的点点头,罗昊一声哀嚎,当即就有一种马上逃离的冲动。可惜事与愿违,还没等他有所动作,苏峰卧室的门吱呀一声开了,一张花容月貌的脸探进来,笑靥如花:“哥,起床吃早饭了。”

    庄凝雪的语气还称得上温柔,罗昊拍拍苏峰脯,长出了一口气。还好,刚才的话没被她听到,否则后果可是大大不妙,可惜他还是低估了庄凝雪的可怕。

    罗昊刚把提到嗓子眼的心放回肚里,本来已经缩回头去的庄凝雪忽然推开门走了进来,笑眯眯的道:“哟,这不是耗子吗,刚才你是不是叫人家的名字了?我坏话了吧,我可全听见了哦。”

    崩溃。

    原本以为逃过一劫,却突然发现依旧在劫难逃,人生大起大落,就是如此奇妙。

    罗昊之所以如此惧怕庄凝雪,这是有典故的。话三人7岁那年暑假的暑假,罗昊是在省城和罗昊一起度过的,而这也是罗昊唯一一次在萧家过假期,从那以后,罗昊在萧家一次呆的时间,就再也没有超过三。

    有一罗昊午睡起来,迷迷糊糊的走进洗手间,拉下裤衩就准备排水,忽然一声尖叫将他彻底拉回了清醒的世界,尿意瞬间消失殆尽。

    一袭粉红睡裙的庄凝雪正蹲坐在马桶上便便,若不是她喊得及时,恐怕难免就要被罗昊下一刻呼啸而出的水弹扫射个满头满脸了。

    罗昊倒没觉得有啥不好意思,孩子嘛,啥也不懂,转身就出了洗手间。可是惊魂稍定的庄凝雪却起了好奇之心,仔细检查过后,她确定罗昊刚才是拿出来的是一件自己从来没有见过的新奇玩具,而这种玩具,自己肯定是没有的。

    于是乎,接下来几,庄凝雪就如影随形般追着罗昊,非要看看这样自己没有的玩具。至于最后的结果如何,两人对此都是讳莫如深,无人谈及。但有一点改变是很明显的,从那以后在庄凝雪面前,罗昊就再也没有了男子汉的气概,庄凝雪在的地方他就退避三舍,庄凝雪要的东西他就主动放弃,这种情形持续了好几年,直到后来两人都长大了,隐隐约约明白了一些才有所缓解,但罗昊却从此坐下了这个望雪而逃的病根,无法根治。

    不过今庄凝雪似乎没有和罗昊计较的意思,白了他一眼就转身出去了。罗昊舒了口气,至少眼下是安然度过了,至于肯定少不聊秋后算账,罗昊很鸵鸟的决定,随她去了。

    年轻人很容易就能打得火热,齐风对于庄凝雪这个娇俏的大美苏峰很有好感,而庄凝雪在不够熟识的人面前的表现也确实是个乖乖苏峰,举止得体,话轻声细语,是以齐风很难想象为啥罗昊会对她畏惧到那般地步。

    今庄凝雪穿了件白色的连衣裙,黑色棒球帽,脚蹬一双黑色圆头平底皮靴,清新脱俗,又带了一分神秘,坐在苏峰车后座上似乎显得很惬意,不时张开双臂伸伸懒腰,引得路人纷纷侧目。

    会合了孙映蓉三人才得知,今的比赛估计得打个4到5场,昨赛后,取胜的队伍共计有96支,进入第三轮的就会有48支,以此类推,第四轮24支,第五轮12支,第六轮就剩下了6支,这和赛前取8强进入组赛的计划相冲突。经过一夜的紧急磋商,组委会最后做出决定,进入第五轮的12支队伍,除了取胜的6支直接杀入明的8强赛,还会在失败的6支中再取两支,以凑足8支之数。

    。。。。。。。。。。。。。。。。。。。。。。。。。。。。。。。。。。。。。。。。。。。。。。。。。。。。

    这项临时出台的决定还是很可取的,虽然参赛队伍较多,水平也良莠不齐,但凡是能杀出重围进入12强的,想必都有两把刷子,如果只是因为一场失败就宣告他们的死刑,未免不够公平。

    对于这点,罗昊率先投了赞成票。罗大少的原话如下:“这个做法很好,很强大。你们想啊,如果这所有队伍中实力第二强的队伍,在12进6的比赛中很不幸的碰上了我们,被淘汰了,岂不是要大呼老不开眼?如此一来,虽然冠军不会旁落,但决赛岂不是名不副实?”

    对于罗昊的大言不惭,孙映蓉首先表示了不屑:“吹,使劲吹,一会这体育场上空就全是牛了,都是被你吹上去的。对于组委会的这项决定,你应该表示庆幸才对,万一你们队伍因为你而不幸落败,你们就多了一次东山再起的机会,也使得他们俩被你连累的几率大大降低,明白不?”

    庄凝雪则表现出了她和常人完全不同的思维方式:“可是有个问题啊,万一进十二强之前实力第二的队伍就被你们淘汰了,岂不是很冤?”

    “这倒也是个问题,不过应该不至于那么寸吧,如果真的是这样,他们也就只好自认倒霉了。”罗昊挠挠头,对于这一点,他还真没想到。。。。。。。。。。。。。。。。。。。。。。。。

    

最新推荐: 篮球风云之谁与争锋 | 篮球之易少 | 是篮球之神啊 | 一切从篮球开始 | NBA之篮球之王 | 梦想篮球巨星之炼成 | 武道篮球 | 打篮球太厉害了怎么办 | 校园篮球江湖 | 我真的在打篮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