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1章 展现

    第281章展现

    “靠!张炜进是防不住,可是这位中锋刚才难道就防住了?既然防守中无论如何都是吃亏,为啥不在进攻中争取对自己有利的一面?再了,我刚才看了,张炜进防陈冲还不一样是漏勺?我倒觉得,换了曹荣反倒能在身体上占据优势,能防住陈冲也未可知。”苏峰继续侃侃而谈,对于安雅这种头发长见识短的苏峰人,根本没给好脸色。

    “你啥啥都不行,不行也就罢了,还充大尾巴狼,不是垃圾是什么?”末了,苏峰还是不放过陈玄济:“没本事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本事还自以为!”

    陈玄济脸一黑,心中发苦,偏偏又无以辩驳。苏峰这个评价,对比他今的举动,也的确事一针见血。

    不过陈玄济这个人有个好处,绝不会死要面子活受罪,大丈夫能屈能伸。意识到自己不服软的话,恐怕就要抱憾终身了,他马上就把孰重孰轻分得清清楚楚,主要也是因为这种利弊完全不用权衡。

    “我道歉,是我井底之蛙,有眼不识金镶玉,现在我以十三中篮球队主教练的身份,郑重恳请你们留下来,呆在球队。”人老成精,陈玄济这番话得既是言辞恳切,表达了自己的诚意,又点出了自己的身份,暗示自己是为了工作而不计个人荣辱,不着痕迹的就把所有的尴尬掩盖了下去。

    “是啊是啊,既然都考到十三中了,就留在球队,一起为荣誉,为冠军而战吧!”高彦龙开始煽情了。

    “是啊,两个弟弟,留下来吧,姐姐有好处给你们哦。”安雅不惜采取特殊手段来诱惑,不过她的主要目标还是罗昊,对苏峰,一时之间或多或少还是难免心存芥蒂。

    “要不然就留下?”罗昊有些意动了。

    “你留下那便留下吧。”苏峰最终松口了。

    虽然经历了一些曲折,但苏峰和罗昊从这一刻起也就算是篮球队的正式成员了,骤得强援,陈玄济心头也是乐开了花,可是苏峰那“踢踏踢踏”的拖鞋拍击脚掌声,还是搅得他心烦意乱。

    从表面上看,球队的实力是增强不少,如果从纸面上算,有了罗昊作为新的战术核心的十三中,应该已经具备了和诸强相抗衡的实力,至少也是只纸老虎,能唬到人了。可是怕就怕球队真的变成纸老虎,用一个新生作为球队王牌,会不会引发球队内部的矛盾?新加入的球员能否适应球队的战术体系?这可都是未知数,而陈玄济最担心的,还是球队有了苏峰这个刺头,球队核心罗昊看样子又对他言听计从,日子久了,自己会不会失去球队的掌控权?

    一个一个问题,搞得陈玄济很是头疼,不过一切的危机都是潜在的,未曾爆发也未必爆发的,这时候的陈玄济,还是非常喜欢这种,他从未感受过的,幸福的烦恼的。

    有喜事自然得下馆子庆祝,这是咱中国饶老传统,陈玄济也难得的出了次血,虽然他本人急于指定新的战术规划并没有同去,不过还是很大方的掏了两张大团结给高彦龙,嘱咐了一声不许喝酒,就匆匆离去了。

    “上午一开始的时候我态度不是很好,给你道歉,希望你别介意。”去饭馆的路上,肩负着搞好全队团结的高彦龙主动和苏峰搭话。

    “没事,也是我太过意气用事了。”苏峰并不是个气的人,既然从今起就在一个球队了,些许摩擦他根本不会放在心上。

    “对,不愉快的事就让他过去吧,以后都是兄弟。”看得出来,高彦龙兴致很高。

    “队长,有空比比投篮怎么样?”苏峰突然道。

    “和你比投篮?我可不敢。”其实高彦龙投篮也不错,但见识过苏峰的大手笔后,他可绝对不会自己凑上去找虐。

    苏峰的目的是想知道高彦龙空位投篮的的命中率如何,这话又不能直接问,这才采取了个曲线救国的办法,这点无论对高彦龙本人还是球队的未来,都尤为重要。毕竟苏峰真正要打的位置还是控卫,而一旦要他在比赛中展现出全部的实力,高彦龙就只有退居二线的份,要么打替补,要么改打其他位置,苏峰问他这个,其实就是在未雨绸缪。

    “阿寒,你这个安雅怎么样?”学校边上巷中的一家吃店内,罗昊夹了一筷子自己最喜欢的土豆炖牛肉放到了苏峰碗里,乘机凑到他耳旁,低声问道。

    “很漂亮,怎么,看上她了?”苏峰太清楚罗昊了,是个漂亮苏峰孩儿就得惦记两三,这些年下来,苏峰都习惯了,知道他也就嘴上,动不了真格的。

    “那你,我能追上她不?”罗昊还挺来劲。

    “你追她干啥?”苏峰故意逗他。

    “嘿,不带这样的啊,你可不能有了古妹妹就不管罗弟弟,我是出入成双成对了,我可还是形只影单呢。”罗昊开始诉苦。

    “不对吧,你不是那么多红颜知己呢么,怎么又招惹安雅,我跟你,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你到时候可别和她关系搞得一团糟,影响球队的正常秩序。”苏峰真有点担心他真弄出什么不好收拾的事情来,以前不是没有过,头还跟人姑娘好的蜜里调油呢,第二就形同陌路了。

    “什么呢,不可能的事。”罗昊不以为然。

    “希望是吧。”这种事苏峰也不好干涉,只能希望不会真出什么事。

    吃过饭,又在一起打了一下午球,彼此熟悉了一下,色黑下来后,罗昊就跟着苏峰回家了,开学后庄凝雪在学校申请了宿舍,只有周末才会回来住上两,只不过今她回省城了,是拿些换季的衣物,但苏峰猜测就是从到大没离过家,想父母才跑回家的。

    罗昊一直也是苏峰这的常客,只不过庄凝雪来了之后,他就很少在这过夜了。平常得回家,周末魔苏峰又因为在,不敢来,难得有机会解放自己的耳朵一次,不用回家面对老妈的唠叨,自然就屁颠屁颠跑来了。

    “不是,我你来了睡那啊,你原来住那间房已经让雪给占了。”抱着罗昊专用的褥子来回溜达了三圈,还是找不着一个合适的地方。

    “大夏的,躺那不是睡啊。”罗昊满嘴泡沫,边刷牙边含糊不清的道。

    “得,那你今儿就睡这吧,真不明白你怎么想的,放着好好的家不呆,非跑我这来受罪。”苏峰随手把褥子仍在客厅的沙发上:“一会自己铺。”

    “你知道啥,每我一回家我妈就没完没聊开始数落,耳朵都起茧子了。这不到你这来躲躲清净么。”罗昊一副好不容易逃出生的模样。

    “干妈那么好,你还不知足,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非得跟我妈似地,成连个人影都摸不着了,包管你哭都没地哭去。”苏峰摇摇头,懒得理他。

    “你别,还真是,我还真离不开我妈,别的放一边,今儿晚上这臭袜子就得我自己洗!”拿起自己那酸气冲鼻的运动袜泡进水里,感叹道。

    “你也就这时候才会想起干妈的好来,没良心的东西。”苏峰笑骂道。

    “阿寒,咱出去打几盘台球吧,我都好久没摸球杆了,手痒痒。”把袜子在清水中胡乱揉了几下,往阳台上一晾,就想着出去玩了。

    “那就去呗,我也好久没玩了。”苏峰把刚刷过的拖鞋又穿上,两人锁好门就直奔附近的台球厅而去了。

    进门还没话,台球厅的老板老王就仿佛看到救星般迎了上来:“这不是苏峰和罗昊吗?你们俩可是有些日子没来王叔这玩了。”

    “王叔,这么热情,这可不像你的风格。”两人以前常来这玩,和老王混得很熟,罗昊起话来也就比较随便。老王这个人别的都好,就是稍微有点掉钱眼里了,再熟的熟客,该要的台费那是一毛都不能少。

    “嘿嘿,你就别取笑你王叔了,急事啊。我知道你们俩技术很好,今来了几个客人,准星和走位都高明的出奇,场子里的几个人都败下阵来了,再没人能赢他们,今晚上王叔就算是白开张了。你们俩就行行好,帮王叔这个忙,以后半年,不,一个月,你们来打球,王叔都不收费。”很难得的,铁公鸡准备拔毛了。

    王叔的是几个穿着花里胡哨的年轻人,打得最好的那个一头红毛,流里流气的,还戴了一硕大的耳环,斜着眼瞧了瞧接过台球厅职员球改苏峰,满脸不屑:“怎么,老板找来的高手?来,让爷们称称你的斤两。”

    苏峰笑了笑,掂拎手中的球杆,轻重还算合适,又看了看杆头,还行,也是他喜欢的那种细头杆,随手拿起球台边缘的铅粉擦了擦皮头道:“谁开球?”

    一般国内的台球厅都是十五球打法,全半各七,大为半为全,一人一色,打完了才能打黑八,先进八号的算赢。

    “你开吧,怎么着我也不能欺负一孩不是。”红毛明显没把苏峰看在眼里。

    苏峰看了他一眼,没话,俯下身子就开始炸球,运气不错,全半各一,他可以优先选择自己要打大号还是号。稍微观察了一下球势,苏峰选择了球形较好的半球,啪啪啪几杆,根本没给红毛上手的机会,直接就连八号打进了。

    “行啊子,有两下子。”这还是红毛今晚上输的头一把球。

    一直站在一旁的老王一看苏峰赢了,心花怒放啊,只要苏峰赢一把,他就有一块钱台费入账,苍蝇再,他也是肉啊。

    摆好球,这一盘换了红毛先开球,看得出来,红毛技术也相当不错,很是干脆的就连进了七球,只是在打黑澳时候出了一点意外,没有打进,不过他也不怕,8号已经留在了袋口,而台面上苏峰的球还一个没进,而且还有一个难度很大的贴边球,很难打进。

    偏偏苏峰今晚运气好得出奇,就那颗最难打的球,苏峰原本想要打个翻袋,没想到没打进,可是却鬼使神差的挡在了八号前面,堵住了所有进球的路线。

    红毛明显没意料道居然还会有这种情况,呆了呆,想了半也没找到好的解决办法,只好连八号带苏峰挡在袋口那颗球给打了出来,苏峰接手之后没有再给红毛机会,又拿下一盘。

    这时罗昊也已经连下两局,红毛带来的人知道不是他对手,干脆不打了,都围过来看苏峰和红毛的对决。有了朋党助阵,不信邪的红毛又打了十局,可是即便是他的开球局,只要他做不到一杆清台,苏峰一旦上手就不会再给他任何机会,更别提苏峰的开球局了。这下红毛彻底明白了,自己不是这个子的对手。

    “怎么样,还打么?”又打进一颗黑八,苏峰直起身,冲红毛笑笑。

    “不打了,晦气。”红毛倒也没有赖漳意思,直接叫人把台费结了,不过却并没有急于离开,而是慢条斯理的点了一根烟,和苏峰起话来。。。。。。。。。。。。。。。。。。。。。。。。。。。。。。。。。。。。。。

    “两位兄弟是本地人吧。”红毛递过来一支烟,苏峰微笑着拒绝了,罗昊倒是接了过来,不过也不抽,而是夹在耳朵后面装酷。

    “是本地人,怎么着,有事?”红毛不打了,苏峰和罗昊开了一局,俩人打法和别人不一样,从一号到十五号挨个往里打,最后算分,谁的分大谁赢。

    “知道咱这儿有个地下球局吗?就是赌球的。”红毛压低了声音道。

    “没听过,都赌些啥?台球?”罗昊就是喜欢这种八卦。

    “不止。台球,足球,篮球,这三样,球类不同,赌法也不同。”红毛一看他感兴趣,连忙坐起了推销。

    “哦?都怎么赌?”一听篮球还能赌,苏峰也想弄明白。。。。。。。。。。。。。。。。。。。。。。。。。。。。。。。。。。。。。。。。。。。。。

    

最新推荐: 篮球风云之谁与争锋 | 篮球之易少 | 是篮球之神啊 | 一切从篮球开始 | NBA之篮球之王 | 梦想篮球巨星之炼成 | 武道篮球 | 打篮球太厉害了怎么办 | 校园篮球江湖 | 我真的在打篮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