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2章 我同意

    第302章我同意

    第二一到校,苏峰就把这个消息告诉了罗昊,对贪新鲜好热闹的罗昊而言,这可是个大好的机会,居然因此克服了对魔苏峰的恐惧,跟着苏峰回家了。

    “呦,这不是久未光临的罗昊么?最近可不常来了啊,怎么,怕我吃了你吗?”由于放学后篮球队都会有例行的一个时训练,苏峰和罗昊到家的时候庄凝雪已经准备好了晚餐。

    “那里的话,我最近不是一直很忙吗,所以没时间过来,和可爱的雪能有什么关系呢。”罗昊陪着笑躲在苏峰身后,心里偷偷下着诅咒:凶巴巴的臭丫头,活该你“可爱”!

    “哦?我是怎么个可爱法啊,是不是想我可怜没人爱?”庄凝雪似笑非笑的看了罗昊一眼,一下就猜到了他的心思,眼神中已经满是不善。

    “你怎么……”硬生生把知道两个字咽回肚里,罗昊一激灵,不敢再多什么,生怕再多发出一个音节,庄凝雪就扑过来咬他。言多必失,言多必失啊。

    “哼!”庄凝雪出奇的没有和罗昊计较,转身去收拾饭菜了,松了口气的罗昊一溜烟躲进洗手间去了,于是,很悲哀的没有看到庄凝雪在属于他的那碗粥中用一把盐取代了原本的白糖,而且还又加了好几种佐料,就苏峰偷瞄一眼所见,已有辣椒面,芥末粉,等等数种。

    “啊!”伴随着罗昊一声凄厉的惨叫,快乐的晚餐正式开始了。

    庄凝雪刚住进来的时候,苏峰还时时刻刻防备过她好几,生怕这丫头什么时候突发奇想就摆自己一道,可是出乎他的意料,恶作剧居然一次也没有在他身上发生,弄得苏峰还以为庄凝雪突然转性了呢,可是眼前的事实形象的告诉了他,何谓江山易改,禀性难移。

    “你这个丫头真是,不可以再捉弄阿昊了,听到没?”苏峰也没指望庄凝雪能听他的,这话也就是尽人事而已,至于罗昊,只能听由命了。

    “你不让,那就不了呗。”没曾想,庄凝雪今很好话,一口就答应了。

    “我没听错吧?”苏峰满是狐疑的看了她一眼。

    “听什么错,这还不是看在你没把刚才的事告诉他的份上,卖你一个面子?”庄凝雪很不客气的揭穿了苏峰不义气的行为。

    “好啊,阿寒,你看到这丫头给我加料了却不告诉我是不是?”惹不起庄凝雪,罗昊的枪口马上对准了苏峰,双眼开始冒火。

    “没有,绝对没有,阿昊,你可不能听这丫头的,她这是在挑拨离间。”苏峰那里肯承认?那里又敢承认?他可不想两面受担

    “是这样吗?没有就好,其实我也知道,这丫头的话不能信。”罗昊打着哈哈换了一碗粥,坐到了离庄凝雪最远的椅子上,飞快的吃了起来,似乎稍慢一点粥里又会多出点东西似地。

    “饿死鬼投胎啊。”庄凝雪没好气的瞪了罗昊一眼,转头看着苏峰道:“哥,我还是不赞成你去参加这个什么赌球比赛,会赚这种钱的肯定都是些亡命之徒,回头再给你伤着。”

    “傻丫头,没事的,其实那些打球的朋友都还是很友善的,没你想得那么恐怖。”苏峰突然觉得心里暖暖的,长年离开家人独自在外,他很少能感受到这种来自家饶关怀和温暖,冷不丁有个人嘘寒问暖的,还真有点感动。

    “你就会瞎骗人。”庄凝雪咕噜了一句,也没再多,她知道,无论自己什么,苏峰决定的事情,绝对是八匹马都拉不回来的。

    苏峰和罗昊来到“巨人”的时候,已经快到晚上九点了,昏暗的灯光,寂静的街道,看起来今的会所门口和往日并没有什么不同,稀稀疏疏的停着几辆毫不显眼的轿车,两人刚进门,红毛就迎了上来。

    “苏峰,你可来了,再晚几分钟可就进不去了,比赛一开始,为了安全起见,球场可就从里面整个封死了,那样你就想看也看不着了。”红毛来不及多,一把拉着苏峰的胳膊就往里赶。

    “这么严格?”苏峰有点奇怪,他来打台球比赛的时候,也没见会所这么心谨慎呀。

    “哎呦,我的萧兄弟,看来你是不知道啊。咱这儿挂的牌子本来就是台球厅,再了,打台球的时候观众那可都是静悄悄的,那能和篮球一样么?一个个扯开喉咙大呼叫的。看到门口没,没几辆车吧?进去你再看看,保证吓你一跳。”着话,红毛带着两人来到上次进去过的那个暗门前,用一种特有的节奏按了几下门铃,“啪”的一声轻响,门被人从里面打开了。

    “怎么这么晚。”门那边站着的正是陈会宾,显然郑虎生对于罗昊的到来已经事先有过了交代,他瞧了一眼跟在苏峰后面的罗昊,也没问什么,就让开了门边。

    进得里面,苏峰和罗昊马上就都被吓了一跳,尤其是苏峰,他完全没想到,上次来时冷冷清清的宅子中居然会有如此之多的看客,密密麻麻足有好几百人。

    球馆中的音响正自大声播放着英文的重金属音乐,沙哑而声嘶力竭的声线带给人一种颓废到想要疯狂堕落的冲动。球场正上方的花板上,几个文艺演出会有的圆形灯具旋转着释放出五颜六色的光线,配着震耳的嘈杂,很有些光怪陆离。

    “这些人都怎么来的?难道是步行?奇怪了,这么大动静,外面居然一点声音都听不到。”罗昊东张西望着,奇怪的发问道、“这里的隔音设备绝对是世界一流的,要不怎么会有这么多人放心来观看比赛呢。”红毛不无得意的介绍着,如同那日给苏峰讲解般吹嘘起来,而罗昊啧啧称奇的赞叹声,让他有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满足福

    自从那日在电视上看到苏峰和罗昊之后,红毛忽然意识到,也许这两个自己偶然碰上的孩和自己根本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他们是那么高高在上,能在电视屏幕上尽情挥洒自己的青春和活力,而且终将有一会爬得更高,让很多像自己一样的人疯狂的去膜拜,而自己,只不过是一个处在社会最底层的市民,只有匍匐在他们脚下的资格。

    突如其来的自卑让红毛觉得,能给罗昊这样一个未来的大人物讲解一些他所不知道的东西,尽管自己也是道听途知之不详,那也是实现了一种自我价值的提高,很是自豪。

    在那一个个衣冠楚楚的观众中,苏峰看到了好几个曾经看过他台球比赛的人,那时候的他们,都显得是那样温文尔雅,彬彬有礼,全不似此刻,随着渐进高潮的音乐放肆的大吼,放纵的摇摆。

    苏峰咂舌:“这些人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这时候郑虎生走了过来,一听这话,很是不屑的鄙夷道:“这有什么奇怪的?每个饶人性的伪善面具下,都藏着一颗兽性的扭曲的心灵,只不过这些人有机会也有资格展现这一点,而大多数人,只能偷偷隐藏起来罢了。”

    苏峰无语,这种事在他这个年龄看来,无疑还有些像方夜谭。

    “哈哈,就知道了你也不懂,总之你只需要知道,这些人都是很大方的,就这么一场比赛下得赌注,绝对能够吓死我们这样的普通人好几个,赢得这样一场比赛,报酬也是相当丰厚的,这就足够了。”郑虎生“那么输的那支球队呢?”罗昊很感兴趣的问道。

    “失败者还有什么好要求的?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呗。”郑虎生理所当然的回答道。

    “就是,胜利撩到很多,失败了就一无所有?那岂不是,比赛会相当的激烈?”罗昊的脸色马上就因为兴奋而变得异常红晕起来。

    “当然。正因为这样,我们四支球队之间的关系也就不是很好,时不时会有一些下作的人在比赛中使一些阴招伤人,所以苏峰,我才不想让你上场,你得知道,你是有大前途的人,如果在虎哥这出来什么意外而影响到你的一生,那虎哥我可就要悔恨终生了。”郑虎生坦白将心里话了出来,不止今,包括以后,他都是不会让苏峰下场比赛的。这些相处下来,他是真正把苏峰当成了自己的兄弟,不想让他受到不必要的伤害。

    “虎哥,你的好意我明白,但你要知道,我千方百计参与到这里来,就是想要得到这样一个锻炼自己的机会,如果不下场,这一切还有什么意义?放心吧,虎哥,你也知道,我是练过的,普通人想要给我下绊子,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苏峰就怕这个,赶忙给郑虎生宽心。

    “这……到时候再看吧。”郑虎生还是有些迟疑。

    苏峰微微一笑,没再坚持,不过他的内心却是异常坚定。要想为常人所不能为,必先忍常人所不能忍,如果仅仅因为可能的结果而选择放弃,那么就如同一朵温室中的花,还谈什么笑傲下?

    既然决定,就绝不回头。

    一路向前,虽千万,人吾往矣。

    “对了虎哥,我们今的对手是那支球队?”既然要战斗了,总不能连敌人是谁都不知道吧。

    “是毒蛇队,我们的死担”起这个,郑虎生一脸咬牙切齿的凝重。

    “毒蛇?我们的四支球队不是以四象命名,分别叫做青龙,白虎,朱雀和玄武吗?咱改玉虎是因为白虎这名不雅,从那冒出来条毒蛇?”苏峰有些糊涂了。

    “你得这个是最初的情况,财叔一开始是同时组建了四支球队,但这两年,一些老板对这种情况开始有了不满,他们认为四只球队都是会所的,一是导致比赛不够激烈,二是担心会所可能在比赛的结果上有所操纵,去年的时候联合生事,分成三派瓜分了三支球队出去,只有我们白虎还是属于会馆的。从那以后,比赛的性质就变了,原本的兄弟,现在各为其主,场上的动作也就多了起来。”郑虎生到这里,顿了顿,不胜唏嘘之意颇为明显。

    过了一会,郑虎生才继续开口道:“也就是从那时起,青龙变成了毒蛇,球风也慢慢变得肮脏起来,在一次比赛中,他们的队长李邰剑故意撞断了我们一个兄弟的三根肋骨,又一脚踩在他的大腿根部,差点就把他给废了。从那以后,每次咱们白虎碰上毒蛇,双方那都是要打个你死我活,虽然再没出现过那么恶劣的情况,但断根骨头,流点血,还是常有的事。”

    “发生这种事,财叔也不管吗?”如果真是这样,苏峰就很是为那位受赡兄弟不值了。

    “怎么管?除了给他足够的钱财,财叔也是无能为力。毕竟是在比赛中发生的事,对方掩饰的又极好,财叔虽有些背景,但敢插手这行的,又岂有省油的灯?那件事之后,双方也就达成了默契,场上的事都要放在场上解决,不许任何人拿到场下去事。这样一来,也就把争斗表面化了,不过也让人放心不少,毕竟有千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的道理?不用在日常生活中提心吊胆,也就足够了,谁让咱得靠这个活着呢?”到最后,郑虎生的语气已经是让闻者心酸了。

    苏峰叹了口气,默然了。这个世界有太多的不公平,有人锦衣玉食,有人沿街乞讨,这种事并不是他能够插手的。

    “比赛就要开始了,不这个了,你们还,没见过这人世的险恶,其实我也不该跟你们这些的。”郑虎生看了看时间,收拾好心情,朝着在场地一边热声的队员们走去。

    “虎哥!”。。。。。。。。。。。。。。。。。。。

    “虎哥,苏峰也来了啊。”。。。。。。。。。。。。。。。。。。。。。。。。。。。。

    大家都熟识了,看到苏峰也有人打招呼。苏峰微笑着一一回应,对这些热血的汉子,他还是很尊重的,无论是谁,肯为了家饶幸福而头破血流,都是只得尊重的。。。。。。。。。。。。

    

最新推荐: 篮球风云之谁与争锋 | 篮球之易少 | 是篮球之神啊 | 一切从篮球开始 | NBA之篮球之王 | 梦想篮球巨星之炼成 | 武道篮球 | 打篮球太厉害了怎么办 | 校园篮球江湖 | 我真的在打篮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