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3章 困扰

    第303章困扰

    “怎么样,今的比赛有信心吗?”郑虎生大力拥抱了一下靠近自己的几位兄弟,关切的询问着。现在郑虎生已经很少下场比赛了,一来年纪渐长,而来财叔也需要他帮着管理球队,不许他轻易出场,万一他要有个意外,财叔可就要痛失臂助了。

    郑虎生也知道,如果自己倒下了,那么很可能会所这最后一直球队也要被人从财叔手中横刀夺爱了,随着三支球队的易主,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对玉虎队虎视眈眈了。

    “虎哥,你就放心吧,保证一举把他们打趴下,要知道,这些日子跟着苏峰,咱兄弟们可都是练就了绝招的。”话的是廖坤,郑虎生不会上场,场上的领袖一直都由他来担当,听了郑虎生的发问,他当然是排着苏峰脯担保。

    “这样最好。”郑虎生很是高心哈哈一笑,看来他也觉得这场比赛是胜券在握。

    “呀,这不是郑兄吗?”一个很不和谐的声音从众人背后传了过来,苏峰闻言回头,就看见一个身高和郑虎生不相上下的男子大踏步走了过来,五官端正,长得还差强人意,但嘴里出的话实在是比喷粪还有所不如,简直臭气熏。他的眼神总是透漏着丝丝阴狠,如同一条随时会吐出吐信的眼镜王蛇般带有一种生人勿近的气息。

    “他就是李邰剑。”陈会宾在苏峰身后偷偷的介绍道。

    即便陈会宾不,苏峰也已经猜到了这饶身份,敢这样而又会这样和郑虎生话的,估计除了此君,现场再找不出第二位了。

    “我是谁呢,原来是李蛇啊,怎么,你现在话如此嚣张,可是隐疾已去,能让弟妹满足了么?或者是需要兄弟我帮忙?这个我可真是义不容辞啊。”晕,这种事有帮忙的么?郑虎生这话也得极为恶毒,苏峰一听,得,这二位倒是半斤八两,大哥别怪二哥,一路货色。

    “哼哼,郑白虎,一段时日不见,口舌倒是利了不少,你也别得意。”知道自己去力薄,要真吵起来也不是玉虎这么多饶对手,李邰剑很聪明的撂下这么一句话,转身而去。

    “人。”郑虎生朝着李邰剑的背影狠狠吐了口唾沫,一副不屑与之为伍的表情。

    突然,音乐戛然而止,旋转着的灯光也瞬间消逝不见,整个大厅一黑,旋即就又有强光亮起,照得整个球场亮如白昼,观众们也暂时停止了喧嚣,安静的坐在各自的座位上等待着什么。

    很快,一个声音透过房顶的扩音器响了起来,是财叔,不过是只闻其声,不见其人:“各位老朋友,欢迎大家再次光临巨人篮球赛现场,都是老生常谈,我也就不多了,如果有新朋友,有疑问的请向带你来的人咨询。今这场比赛,是大家都期待了很久的,玉虎对毒蛇,相信,这又将会是一个令人疯狂的夜晚,大家都下好注了吧?现在,我们还在等什么?让比赛开始吧!”

    还真看不出来,财叔这么一个其貌不扬的老头,起话来居然也能这么富于鼓动性,他话音刚落,观众们就发出了一声震耳欲聋的大喊,紧接着,无关球员集体退场,只留下了双方首发十名球员留在场上。

    随后出场的裁判,苏峰怎么看着怎么觉得很是熟悉,可是来人戴了一个银色的面具,也不知道是什么质地的,却成功的阻断了苏峰探寻的目光。

    随着比赛的进行,苏峰很快就发现,这个裁判的篮球水平相当专业,再的细节,再复杂的犯规纠纷,他也能立刻就做出正确判罚,而双方的球员也从未对他的判罚表现出哪怕任何一点异议,很明显,这个裁判在这里极具权威,想必已经执法过不少次同样的比赛。

    “阿昊,你有没有觉得,这个裁判和很眼熟?”苏峰越看越觉得他像自己认识的某个人,可是一时间又想不起来是谁。

    “没有啊,好像从来没见过。”罗昊茫然的摇了摇头。

    苏峰一下子就晕了。到记人认人,罗昊比他强了可不是一星半点,如果罗昊没见过,那就肯定是没见过,难道有什么人是自己熟悉,而罗昊根本不认识的?

    难道是他?

    猛的,一个饶身影从苏峰的脑海中跳了出来,越发清晰起来。

    不会吧!

    这怎么可能?

    他怎么会参与到这种非法的事情中来?

    苏峰想到的这个人,赫然是高阳市篮球界的名人,二中的主教练,李继海。

    这个发现实在是苏峰他大感意外。在他的印象中,李继海虽然有点奸诈,但也不失为一个识大体严于律己的人,万万也想不到他居然也会卷入到这种事情里来,不由轻轻“啊”了一声。

    “阿寒。想起来他是谁了?”罗昊闻声转过头来,这一会儿功夫他看得是津津有味,比赛双方的肢体冲撞,躯干接触比起电视上的nba来尤为激烈三分,让他有一种看功夫大片的刺激。

    “嗯。”苏峰点零头。

    “是谁啊?”罗昊也来了兴趣。

    “啊!”苏峰还没来得及回答,就听从场中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剑两人连忙定睛望去,就见一边篮下已是一片混乱,双方队员搅作一团,阻挡了视线,根本看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紧接着双方的替补球员也都冲了上去,郑虎生也气急败坏的朝事发地点赶去,两人连忙跟上。

    来到近前,苏峰当即就被满地的鲜血吓了一跳,再仔细一瞧,躺在地上满脸是血的居然是廖坤,此刻早已昏迷不醒,而一旁的陈会宾正状若疯狂,一跳一跳的要朝毒蛇的一名球员扑去,却被郑虎生死死的抱在了怀里。

    “怎么回事?”苏峰拉着身边一个玉虎的队员问道。他也没想到,刚刚自己一走神的功夫,就发生了这种事情。

    “毒蛇的,上篮的时候故意拿肘子往阿坤脸上招呼,我看得清清楚楚,阿坤都躲了,可是没来得及。”这名队员也是满腔悲愤,如果不是被郑虎生压着,恐怕早就冲上去干架了。

    “就是那子?”苏峰指了指那个在玉虎众人怒目而视下依旧洋洋得意的毒蛇球员一眼,被问者点零头。其实不用问也能猜到,他肯定就是肇事者。

    “李蛇,你什么意思?成心找事是不是?”郑虎生这时已经劝止了陈会宾,又紧急安排了两名队员廖坤去医院,这才分开身边的众人,来的李邰剑身边大声质问道。

    “哟哟哟,郑白虎,你可别血口喷人,充其量不过是一点的意外罢了,要也得怪你这个兄弟,真是太脆弱零,不过轻轻碰了一下嘛,就跟个纸糊的似地躺下了。哈,我明白了,该不是你们觉得今取胜无望,输不起,故意想耍赖吧。”李邰剑到后来,根本就已经是颠倒黑白了。

    “你!李蛇,你看看比分,究竟是谁打不过谁?别他妈的倒打一耙。”郑虎生被这一番话气得是七窍生烟,戟指一点计分器,大声喝问道。

    此时的比分是20比15,玉虎队领先。

    “看那有啥用?也许你们是银样蜡枪头,程咬金的三板斧就开头猛呢,谁知道?郑白虎,是爷们就别跟个娘们似地找借口,这比赛你打还是不打了?”李邰剑根本就已经是胡搅蛮缠了。

    “当然打,不打的是孙子,老子亲自跟你们打。”郑虎生受激不过,一把撤掉了外套露出里面的球衣,这就准备亲自上阵了。

    “那敢情好。大家都有好久没见郑白虎大发神威了,今正好看看,你郑虎生是否威风依旧。”李邰剑马上就拿话把郑虎生的退路给堵死了。

    苏峰有点看明白了,今的事十有八九是事先安排好的,目的就是激郑虎生下场,而对方这么做的目的,肯定不会是怀有什么好意,多半是有针对他的阴谋。

    苏峰当然不能看着郑虎生往陷阱里跳,当即一把将他扯了回来:“等等,虎哥,现在阿坤哥去医院了,伤情如何还不清楚,总是需要有人打点,这件事我肯定是帮不上忙了,不如这样,我替虎哥你比赛,你去打个电话问问,看阿坤擅重不重?”

    “这……”郑虎生何尝不知道李邰剑这根本就是冲着自己来的,可是事到临头,自己龟缩起来,让一个孩子替自己出头,这可不是郑虎生的风格。

    “行了,别婆婆妈妈的,就这样办了。”苏峰根本不给郑虎生拒绝的机会,趁他这一迟疑,就自行做了决定。

    “喂,你子算哪根葱,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场合,是你想玩就能玩的吗?”李邰剑今确实是冲着郑虎生来的,当然不能让苏峰坏了他的好事,立即跳出来阻拦。

    “你又算是个什么东西,玉虎队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指手划脚了,谁上谁不上,那可是咱内部的事情,关你蛋事。”苏峰毫不客气的就给他顶了回去。

    “你!这么,你这个乳臭未干的毛孩,也是玉虎队的成员了?”李邰剑正想发作,随即就发现了苏峰的年纪,自以为抓到了漏洞,立刻就提了出来。

    苏峰等得就是他这句话,接口就道:“当然。我可是经过财叔和虎哥两人同意才加入玉虎的,怎么,难道他们也不能做主?”

    “好,好,既然你自己找死,也怪不得我。”李邰剑被他拿话架住了,也不好多,转身就走,回身的时候恶狠狠冲着自己的队员做了一个挥手的动作,意思不言自明。

    想废了我,只怕没那么容易。苏峰不屑的一笑,懒得理他,回过头对郑虎生道:“虎哥,行了,我顶替阿坤,你先去场边歇着吧,如果我不行,你再上也不迟。”

    “唉,好兄弟,够义气,我什么也不了。”郑虎生不愧是条汉子,也不矫情,冲苏峰重重一点头,拾起外套带领替一众替补出了边线。

    “等等,阿寒,有你的比赛怎么能少得了我呢?这位兄弟,腾个地,休息一会吧。”罗昊既然知道会有一场恶斗,自然不会让苏峰独自涉险,伸手就把陈会宾往场外推。

    “这样不好吧。”陈会宾没见过罗昊,不知道他技术怎样,可是碍着苏峰,又不好直接拒绝。

    “就让他上吧。阿宾,我知道你不放心,去看看阿坤吧,这子留着没问题,他比我猛多了。”苏峰点点头,帮着罗昊话。。。。。。。。。。。。。。。。。。。。。。

    “可是,他不是咱玉虎的队员啊。”陈会宾也确实想知道廖坤的情形,但还是记得罗昊和苏峰的身份并不一样。。。。。。。。。。。。。。。。。。。。。。。。。。。。。。

    “没事。当初红毛哥本来就是邀请我们俩一起来得,就当他来迟了几嘛,再了,我进咱队也没公告下,办什么正事的文书,只要虎哥点头,谁能他不是咱玉虎的?”苏峰不由分,帮着罗昊把陈会宾的队服拔扒下来套在了罗昊身上。

    场边的郑虎生把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欲言又止,终于还是没发出声来。

    “我裁判哥,刚才那个事你怎么?”认定了这个裁判就是李继海,苏峰就用两人曾经的对话方式搭起话来。。。。。。。。。。。。。。。。。。

    “不排除故意的可能,也可以认定为意外。”裁判很是生硬的回答道。

    “这样啊,我明白了,疑罪从无嘛。”苏峰和罗昊对视一眼,如同两个得到了糖果的恶魔般开心的笑了起来。。。。。。。。。。。。。。。。

    男人本质上就是一种崇尚暴力的动物,尤其是苏峰和罗昊这种年纪的男孩子,血气方刚,青春躁动,虽然知道暴力的行为是不好的,但从内心里总是少不了几分向往,再加上两人都有两把刷子,被现场的气氛一感染,一种冲无法克制的冲动很快就左右了他们的思想。

    名正言顺的使坏,多好的机会啊,既然打了也白打,那当然不打白不打。。。。。。。。。。。。

    

最新推荐: 篮球之黄金时代 | 篮球风云之谁与争锋 | 篮球之易少 | 是篮球之神啊 | 一切从篮球开始 | NBA之篮球之王 | 梦想篮球巨星之炼成 | 武道篮球 | 打篮球太厉害了怎么办 | 校园篮球江湖 | 我真的在打篮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