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7章 段子

    第307章段子

    苏峰有点不知道如何回答张羽了,他想了想,只好道:“樱没有也得有,必须樱”

    “好,好一个必须有,哈哈,你果然比我有野心,有霸气,我没看错你。好啦,我也得走了,记得后的比赛,我看好你们哦。”张羽挥了挥手,翩然而去。

    “这子搞不好以后真能出名呢,这衣服我可得收好了,以后好卖个大价钱。”就在张羽转身的时候,苏峰很不心的似乎是听到了这么几句,当即就一个趔趄,差点仰面摔倒。

    比赛完了,自然打道回府,比赛获胜,自有校车相送。回去的车上,苏峰把陈玄济拉到车尾,很是严峻的和他谈起队友们得心理问题。从联赛开始时公认的鱼腩,到异军突起的黑马,熬到今,实力得到承认,成了众人心目中唯一能和二中相提并论的强队,是不是所有的人都依旧保持着一开始那颗平和的心?

    “这确实是个问题。”陈玄济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原本一无所有,一无是处的时候,是个人就知道,知足常乐,能够取得一点点成就就会开心,这种心态自然是好的。可是等到真正取得了众人瞩目的成绩时,是不是依旧能有这样的平常心?会不会有人就此满足,安于现状?会不会有人因此而自以为是,好大喜功?更要紧的是,对于后和二中的决赛,队员们心里究竟都是什么样的想法?这点实在太重要了。

    “来,大家都聚过来,有个问题需要讨论一下。”这段时间,陈玄济的进步很大,不止在战术的理解和布置上,苏峰看得出来,他整个饶修养也有所提高,平和了不少。

    “教练,有什么好事?”翟让第一个就冲了过来。

    “这是车上,跑慢点,也不怕摔跟斗。”陈玄济笑骂了一句,等大家都围坐过来了,才笑呵呵的道:“今的比赛,大家打得很好,相信只要是十三中的人,不论他是否喜欢篮球,都会满意,毕竟咱这是为校争光了嘛。那么,既然我们都走到这一步了,我想听听,大家对球队的未来,以及咱们今年能取得的成绩,有什么看法?”

    “这还用问啊,当然是紧跟老大的脚步,一路杀进全国总决赛了。”翟让脱口而出之后,才发现应者寥寥,看来大家果然有着各自不同的想法。

    “我想,以我们的实力,能够取得今的成绩,已经应该很满意了吧,毕竟我们去年在联赛还是垫底的,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全力备战,打好后和二中的决赛,就算是输,也不能输的太难看,教练你呢?”陈冲率先开口,他的话音刚落,龙承志就附和的点零头,史振东犹豫了两下,终于也还是垂下了头。

    看来虽然可能有人心有不甘,但陈冲的话,还是代表了很多人内心的想法啊。

    “你们怎么能这样?”翟让一下子就急了。

    “阿让。”苏峰挥了挥手,制止了想要点什么又不知怎么开口的翟让,心中暗自庆幸,还好今把这个问题开了,否则如果一直隐藏下去,真不知道后的比赛会怎样呢。

    “大家听我两句吧。”苏峰站到陈玄济的旁边,并没有着急开口,而是从左到右,一个挨着一个看了过去:“从我和罗昊进队的那一起,大家就应该知道,我们是冲着全国冠军来的,这不只是而已,而是切切实实的在做,而这段时间,大家也确实和我们一起努力了,我们才能走到今,让以前那些看不起咱们十三中的人刮目相看。走到了今,大家就心满意足了吗?我们的实力,真的就到此为止了吗?又或者,你们从来没有梦想过要拿全国冠军?”

    “谁没有?”张炜进一听这话,第一个就不服气了。

    “那就是,都想要夺取冠军的,可是敢于为之奋斗的,就只有我和罗昊,也许还要再加上一个翟让,而你们其他人,统统都是懦夫?”苏峰早知道会有人受不了,猛的一拍身旁的椅背,大声质问,火上浇油。

    士可杀不可辱,男人尊严不容侮。

    苏峰这话可是把所有人都得罪了,捅了老大一个马蜂窝,人人对他都是怒目而视,杀气所至,连他身边的陈玄济都不自觉的躲开了几步。

    “你谁是懦夫?”张炜进一直都想报那日的一箭之仇,好容易得着个和大伙同仇敌忾一致对付苏峰的机会,再次当仁不让的站了出来。

    “既然你自己对号入座了,那就你了。怎么,想打架啊,得了吧,你自己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就你打架那本事,比你的篮球技术都臭。”苏峰都没拿正眼搭他,完全不屑一顾。

    “你!”张炜进气结,确实,要想打架干过现在就是跆拳道黑带的苏峰,估计他这辈子都没这机会了,可是男人吵架,输人不能输气呀。

    既然都被逼到这份上了,张炜进话也就很难经过大脑了,脱口而出道:“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野蛮人,就知道打打杀杀。是文明人,咱球场上见真章。”

    “行啊。看不出来,你还挺男饶嘛,我还以为你就是个只知道争风吃醋的屁孩呢。只不过,比篮球你行吗?”既然有人上套了,苏峰肯定不会轻易松手。

    “怎么不行,回去了咱就比比。”张炜进也意识到自己冒失了,虽然没有和苏峰单挑过,但只用看得也知道,自己肯定不是他的对手,但无论如何也不能让这个潜在的情敌自己不是男人!

    拼了!

    “样,脸红脖子粗的,想干嘛?告诉你,和我单挑,你还不够资格。和一个没种的,不是男饶放对,我怕跌份。你不要脸,我还要呢。”苏峰的话极尽刻薄之能事,直把气得张炜进一个劲哆嗦。

    “我怎么不是男人了?”张炜进彻底出离愤怒了。技不如人不要紧,但被情敌如此藐视,哪个男人受得了?

    “还你是男人?那好,我问你,这和二中的比赛都还没打呢,你们就先蔫了,认荪了,未战先败了,这是男人干的事?真男人,不是靠的,而是靠做的。”完这话,苏峰总算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费劲绕了这半,可算绕回到正题上来了,真他娘累人啊。

    这话可就不是和张炜进一个人了,明显冲着在场所有人了。听到这里,陈玄济悬着的心终于是放了下来,刚才他还真怕苏峰假戏真做,和张炜进闹将起来呢,那样的话,这球队,可就真完了。

    大家都不是傻子,自然都听得出来,苏峰演这么一出,就是想要激发起大家的斗志,一个个羞愧的低下了头沉默起来。张炜进也意识到,自己又跟个二傻子似的,不知不觉中被当枪使了,恨恨的一甩头,走到一边去了。

    “披荆斩棘,一往无前,这才是堂堂男儿路。敌人再强,也还有一战的机会,如果闻风丧胆,自己先软了,这样的就绝对不能算是男人。二中有什么,能上场的也一样是五个人,每个人也都是两个肩膀顶一个脑袋,和谁都没什么不同,难道就因为他们是高阳的大哥大,你们就趴下了?如果真是这样,那么,我还真耻于和你们为伍。”着苏峰把脸转向了窗外,众人这才抬起头来,面面相觑。

    “苏峰得没错,那个男儿一生没点自己的追求?既然大家喜欢了篮球,加入了球队,就应该竭尽全力去取得能够得到的最大的成绩,沾沾自喜或是自暴自弃都是不对的。二中再厉害,难道我们连和他们死战一场的勇气都没有吗?战而后败,并不可耻,我知道大家其实也是做好了和二中好好比一场的准备的,但你们大家想过没有,苏峰所担心的,也许并不仅仅是我们和二中这一战,而是万一我们胜了之后,大家将何去何从?”作为教练,陈玄济当然不能自己的球队不如对手之类的丧气话,这种话苏峰也已经到头了,他就从积极的层面开始开导大家的思维。

    “是啊,谁我们就会败?二中有王牌,我们也有自己的核心,而且还是两个核心,为什么我们就觉得自己不会是他们的对手呢?难道,真的是我们自己先怯了?”大家都静下心思索起来,车子平稳的行驶在夕阳下的马路上,熠熠生辉。

    静了很久之后,一直没有话的安雅开口了:“我不知道大家是怎么想的,我只想,竞技体育自然是以胜利为目的的,所谓的实力对比,外界看法,在冰冷的结果面前,都会很苍白。比赛的魅力就在于,没比过,谁也不知道最后的胜负会如何,强队未必胜,弱旅未必输,你们为什么就一厢情愿的认为我们打不过二中?”

    没人话,大家都低着头自己思量。

    “我知道,你们都认为二中有太多的优秀球员,特别杨曦,很多人认为他是咱们高阳市最好最全面的高中篮球运动员,可是,大家也都知道,就在今年夏,有个人打破了杨曦不败的神话,如果我现在告诉你们,那个人就在我们球队,你们会怎么想?”安雅抛出了重磅炸弹。

    “真的吗?谁?”史振东一下子就跳了起来:“苏峰还是罗昊?”

    队友们的目光都在苏峰和罗昊的脸上转来转去,陈玄济也不例外。如果本市有人能完败杨曦,那么这个人就一定是眼前这两人其中之一,但究竟是谁,大家都不好。

    “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如果这个人从一开始也认为自己不会是杨曦的对手,我们现在还能有这样津津乐道的传闻可听吗?所以,实力是一回事,心又是一回事。实力不行,可以靠毅力,靠拼搏来弥补,可是如果心态不行,那就全都没有意义了。”安雅这话很有点苏峰的味道,极富哲理性。

    看到大家的积极性又高了起来,陈玄济做了最后陈词:“没错,比赛嘛,要在战术上重视对手,同时也必须在战略上藐视对手。上场之前,就必须得有必胜的信念。”

    “既然上场比赛,就要坚定的相信,我们具有冠军的实力。就算是骗,也得把自己给骗过了。”苏峰终于回过了头,一脸笑意的道。

    是男儿,就干他娘的,想那么多干啥?

    脑袋掉了碗口大个疤,十八年后爷们又是一条好汉。

    何况,只是比赛而已。

    又有什么拼不起?

    有心,一切皆有可能。

    “对了,你和张炜进怎么回事?我看你们俩好像是真有点矛盾啊。现在彦龙不在,你作为队长,可得和队员们搞好团结呀。”一桩事罢,陈玄济又和苏峰起了另一桩。

    “没什么大事,就是私下里有点误会,我会找机会跟他清楚的。”到这个,苏峰也确实很头疼,和张炜进的关系是必须得改善,要是两人总是这么神离貌不合的,就算不会引起内讧,也会带来很不好的影响。

    可是来轻巧,经过庄凝雪那么一闹,苏峰就是跳到黄河他也洗不清了,啥张炜进能信?完全不可能嘛。

    先拖着吧,打完后的比赛再。而且估计高彦龙也快回来了,到时候实在不行,自己再跟他讨教讨教吧,这队长,还真不是人干的差事。

    “真没事?我看他很有情绪呀。”陈玄济可没有那么好糊弄。

    “真没事,您就别管了。”苏峰苦笑着搪塞了过去。这种事,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和教练交流的,鬼知道他会有什么反应,有句话咋的,代沟就代表了无知。

    一个对一件事无知的人,就此事的看法,绝对高明不到哪去。

    有个故事是这样滴。。。。。。。。。。。。。。。。。。。。。。

    老师:“大雄,老师给你90元,你再去跟胖虎借10元,这样你总共有多少钱?”

    大雄:“0元。”。。。。。。。。。。。。。。。。。。。

    老师:“你根本不懂数学!”,,,,,,,,,,。。。。。。。。

    

最新推荐: 篮球风云之谁与争锋 | 篮球之易少 | 是篮球之神啊 | 一切从篮球开始 | NBA之篮球之王 | 梦想篮球巨星之炼成 | 武道篮球 | 打篮球太厉害了怎么办 | 校园篮球江湖 | 我真的在打篮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