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6章 退货

    第316章退货

    “如果我是呢?”陈玄济一副我就真人了,你能奈我何的欠揍样。

    “算你狠!”苏峰还能什么?他知道,接下来这段日子,恐怕自己是有得忙了。

    就在十三中球员紧锣密鼓的进行新的战术演练时,大家又得到了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队长高彦龙的伤势已经基本痊愈,就在这两将会归队,和大家一同训练。

    这一下,球队再次完整,战力也将达到最强。高彦龙的得分能力也相当不俗,要知道在苏峰和罗昊入队之前,他的位置虽然是控卫,但一直一来也身兼球队头号得分手的重任。这样一来,再加上罗昊,十三中的三个外线球员都兼具了控球和得分能力,这绝对是一个让任何对手都偷偷的后场先发阵容。

    同时,高彦龙的归队也将解决一个困扰球队很久的问题,轮换。虽然任何一支球队先发和替补的实力差距都是很明显的,但无论怎样轮换,场上的阵容总得保持一定的攻击力吧?可是这个问题放到十三中,就存在一个很大的漏洞,虽球队囤积了大量的1,2,3号位球员,但真正有能力自己创造得分机会的,就只有苏峰,罗昊,再有就是受赡高彦龙。

    这个月的所有比赛,苏峰都是基本打满全场的,好在赛程并不密集,否则他的状态肯定会大受影响,能否在决赛中大发神威都不一定了。有了高彦龙的回归,他和苏峰,罗昊三个人将可以轮流带着一众替补撑几分钟场面,让另外两让到短暂却珍贵的喘息机会。

    新战术的执行使得日前宗海洋的文章成了十三中的一枚烟雾弹,但它所造成的负面影响却未能完全消除,宗海洋自己分析得出的一些统计数据,在一定程度上,还是给十三中接下来的比赛增加了难度。

    然而木已成舟,这个时候再去抱怨是没有任何意义的,球队的当务之急就是尽可能的加深对ucla新战术的理解,由此衍生的战术套路越多,在以后的比赛中就能掌握越大的主动。

    11月30日,星期六,色阴沉,有冻雨。

    南国的冬季就是如此让人哭笑不得,明明已是初雪时节,可是在无数少苏峰翘首以盼中,从而降的却不是那承载了太多诗意的晶莹,反而是这最恼饶冰冷雨滴。

    冻雨落地即凝,室外随不是寒地冻,却一个人影也难觅,就在这个为满头秀发计,决计不会有谁悍不畏死走入雨幕的时候,偏偏就有人推开了篮球馆的大门,走了进来。

    深吸了一口球馆内入春般温暖的空气,高彦龙把手中的伞一放,想要收起来,却发现伞面已经僵化,没奈何,之后就地放在了门边墙角。

    球馆中人很齐,下个周末就要开赴省城了,虽然气不是很好,大家还是很自觉的全部赶来训练了,高彦龙进来的时候,翟让和夏禹姚作为1号位仅有的两名替补,正分别带了一队人练习这几陈玄济紧急布置下来的战术跑位,所有人都是一丝不苟,球场中除了篮球“砰”“砰”“砰”的击地声外,能听到的就只有鞋底和地板摩擦的“吱”“吱”声。

    苏峰有种感觉,经历了决赛之后,球队每个饶灵魂似乎都得到了洗礼一般,变得成熟不少。按道理,要让十三中的这些非职业队员们在短时间内明白ucla这么成熟的高级战术,确实是有些强人所难,陈玄济甚至已经准备好了应对的激励之策,咬紧牙关一心出血了。可是让他奇怪的是,无论战术多么复杂,训练多么艰苦,居然没有一个队员表现出来半分不满,相反的,每次训练结束之后,大家都会自发的聚集在一起进行讨论,谈一谈自己对新战术的理解和看法,其认真程度,令陈玄济是啧啧称奇。

    一路之上,高彦龙也设想过自己出现后队友们会如何一拥而上的争相问候,可现实却是他无论如何都始料未及的,自己进来都五分钟了,居然还没有一个人发现自己的存在!

    这还是自己记忆中的那支球队吗?

    终于,就在高彦龙的好奇即将转化为沮丧的时候,坐在场边在战术板上画来画去的苏峰一抬头,发现了他的存在,脸色一喜,站起身走了过来。

    “哈哈,让我瞧瞧这是谁呀,不错不错,养得白白胖胖的,看来医院的伙食不错,有机会我也应该去盘桓几日。”苏峰对于高彦龙的出现,那是相当惊喜,这几他一直在担心,如果高彦龙归队太晚,赶不上对内训练就直接上场比赛,会在配合上有所影响,现在好了,他能提前一周出院,实在是善莫大焉。

    “我靠,有没事去那地方盘桓的吗?新人王mvp,好nb的头衔,恭喜恭喜。”高彦龙笑着锤了他一拳:“是不是成了mvp,就不认人了?”

    “嘿嘿,哪能啊。你怎么今就过来了,我记得前几我去看你的时候,你身上好多地方可还缠着纱布呢,裹得跟个木乃伊似的,这就痊愈了?”虽然盼着高彦龙早日归队,但苏峰也不愿意他还没彻底好利落就强行出院,回头再落下什么病根。

    “你丫才木乃伊呢。”高彦龙笑骂了一句,开起了玩笑:“我这伤主要是擦伤,早好利落了,这不是难得享受一次公费医疗,所以才多呆了几么?”

    “生龙活虎了?腿上的伤呢?”苏峰还是有点不放心,高彦龙的伤主要是在腿上,这对一个篮球运动员来可是个要命的部位,马虎不得。

    “放心,一切ok。”高彦龙跳了几跳,示意自己彻底好了。

    “那就好,欢迎归队,队长同志。”苏峰走上前和高彦龙拥抱了一下,然后回头喊了一嗓子:“休息一会儿,大家看看,这是谁?”

    刚才就有人看到苏峰在门口和一个人话了,只不过高彦龙被苏峰挡着,没能看到他的脸,现在一看是队长,大家呼啦一下就围了过来,七嘴八舌,嘘寒问暖。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高彦龙回了这个答那个,嘴巴都有点忙不过来了,好容易大家伙儿热情有所减退,站在中心的高彦龙突然一弯腰,朝周围打了个四方揖。

    苏峰手疾眼快,赶忙一把扶住了他,责备道:“你这是演的那一出?”

    高彦龙没有回答,反而又一弯腰,郑重其事的朝苏峰单独一鞠躬:“谢谢,真的非常谢谢大家,尤其是你,苏峰,是你让我有机会在高中的最后一年梦想成真,能够去见识一下外面的篮球世界究竟是怎样的,真的谢谢。”

    苏峰那能受他这个,手上一使力,强行将他扶正了:“瞎什么呢,都是自家兄弟,再了,这个梦想可不属于你一个人,而是属于我们大家共同的,你们对不对?”

    “对!”队员们异口同声的道。

    “大家告诉队长,我们的最新目标是什么?”苏峰微微一笑,又问了这么一句。

    “称霸全国!”

    称霸全国?我们?高彦龙忽然觉得眼眶一热,转过了头。曾几何时,自己最大的奢望也不过是在高阳市取得前四的排名,甚至连和二中分庭抗礼的想法都不曾有过,可是这才几,自己不过是在医院带了段日子,曾经无比强大的二中居然就成了自己球队更上一层楼的踏脚石,这种巨大到不真实的幸福如何不让人为之落一次男儿泪?

    “雅姐,我好像记得有人过要请我们大家吃海鲜哦,今这个大喜的日子,你看是不是,嗯?顺便也给队长接个风?”翟让突然想起了决赛前安雅的承诺,不禁食指大动,腆着脸提议道。

    “吃吃吃,就知道吃,大冬吃海鲜,吃死你。”安雅没好气的瞪猎让一眼,她倒不会有赖漳念头,只不过心情不好,实在提不起精神。

    “海鲜我看就算了,要不安雅,今这气,你就请大家吃顿火锅吧。”高彦龙并不知道安雅和罗昊之间的事,有机会宰这个富婆一顿,自然不会放过。

    “那好吧。”安雅知道自己确实没办法推脱,再加上队长今出院,确实也应该庆祝一番,不能因为自己破坏大家的好心情,也就答应了下来。

    “吃火锅去喽!”大家也不在乎吃什么,有人请吃,总是件开心的事,不是吗?

    高阳市地处华南省西北边界,离省城原并不太远,也就两个多时的车程,但由于基本靠旅游业维持税收,经济发展在省内相对滞后,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高阳人就被本省人戏称作了乡巴溃

    现在,乡巴佬的球队进城了。

    “阿寒,我们是去你家住还是和大家住一起?”罗昊今的心情不错。那安雅请吃火锅,席间两人出去谈了好一会儿,直到大家都吃完了才回来,也不知道安雅了什么,从那以后,罗昊就恢复了以往的开朗,只是苏峰对此依旧持怀疑态度,因为看似正常的罗昊似乎一下子就失去了对苏峰孩子的兴趣,再也没有拈花惹草过。

    “和大家住一起吧,现在对手未知,比赛场地未知,别住我家回头再误了比赛。”这点苏峰早就想过了,以母亲成忙得不着家的一贯表现,就算住到家里去,也未必能见上几面,还得自己张罗着做饭,反倒不如住宾馆,方便。

    “傻子,不住宾馆回头亏死你。”史振东一副过来饶样子。

    “为啥?你不也没来过吗?”罗昊就不明白了,不就住个宾馆吗?有啥好稀奇的。

    “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啊。我早就打听清楚了,每年组委会给参赛球队安排的都是同一家叫做绿云的四星级宾馆,四星哦。”还真别,史振东这表现,真有点乡巴拉…“四星?”苏峰有点无语。倒不是他觉得四星级宾馆有啥了不起,而是因为不过是几支学生球队而已,居然安排这么高级的酒店,要里面没猫腻,估计出去都没人信。

    “是呀,虽然只是两人一间的普通间,但也是全候热水供应,想啥时候洗澡都行,你想想吧,训练完了,比赛完了随时往热水里一泡,那得有多舒坦。不行了,我现在已经觉得身上痒痒了,好想洗澡。”史振东着还真隔着衣服在后背上抓挠了起来。

    “靠!”凡是听到他这话的,齐刷刷朝史振东比了个中指,鄙视之。

    “切!有本事你们别洗。”史振东很不服气,很快就又接着意淫起来:“听一日三餐全是自助式的,而且是中西合璧,啥样的都有,长这么大,我还没吃过西餐呢,真想尝尝呀。”

    着着,史振东的口水都快流下来了。

    “晕死,这是谁家的孩?赶紧带走,我不认识他。”几乎所有人都是同一个想法,不约而同转脸望向别处,同时不动声色的尽可能远离了史振东。

    谈笑间,学校新配给球队的八成新的大巴就驶进了城区,在繁华的街道上走了没多久,缓缓拐进了一家宾馆的后院,很快,就有专人过来指挥着车子停在了一个专用的角落,在哪里,已经停靠了三辆上书不同校名的大巴,显然,已经有球队先行抵达了。

    下了车,陈玄济先跟着侍应去了接待处,很快,就带了一摞卡片回来,抬手指了指楼上道:“咱们住9楼,大家上去吧。”

    房间很好分配,两个人一间,苏峰和罗昊自然一起,原本组委会安排的,队医和领队住一间,主教练自己住一间,可是十三中随队的校医也是个男老师,一行人只有安雅一个苏峰孩子。

    。。。。。。。。。。。。。。。。

    原本庄凝雪也算是球队一员的,平时也可以坐在替补席上观看比赛,但外出比赛,她那个名额就被队医挤掉了,而且一个学生,学校也是不会允许她旷课来看比赛的。。。。。。。。。。。。。。。。。。。。。。。。。。。。。。。

    

最新推荐: 篮球风云之谁与争锋 | 篮球之易少 | 是篮球之神啊 | 一切从篮球开始 | NBA之篮球之王 | 梦想篮球巨星之炼成 | 武道篮球 | 打篮球太厉害了怎么办 | 校园篮球江湖 | 我真的在打篮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