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2章 理解

    第322章理解

    “哦,谢谢你啊。”欧阳若甫一抬头,还真是,计时器显示,这次进攻时间已经不足19秒了。

    没有多想,欧阳若甫刚把手中的球往地上一放,还没起步,就听见“嘟”的一声哨响。

    “怎么了?”欧阳若甫一脸无辜的看着跑过来要球的裁判,很是不解。

    “两次运球,你自己不知道吗?装什么装。”裁判冷冷的扫了他一眼,伸手往边线一指,十三中发球。

    “你又骗我。”欧阳若甫不可思议的看着苏峰,人怎么可以这么无耻吗?

    “当然,我为什么不可以骗你呢?”苏峰理所当然的道:“你是白痴吗?我现在可是你的敌人,我的话你怎么能轻易相信?”

    “你!”欧阳若甫一阵哽咽,这不是明摆着欺负人吗?

    “干嘛呢?赶紧把球扔过来,不要故意拖延时间。”裁判可不知道这两人之间发生了什么,双方既没有激烈的言语,又没有肢体上的冲突,也就不在他的职责范围之内。

    “给你!”欧阳若甫不敢朝苏峰发火,裁判的适时加入让他的怒气有了宣泄口,一下子就爆发了出来:“你们欺负人!垃圾,黑哨!”

    裁判一听就怒了,好啊,自己犯错还怪到别人头上,这也就罢了,这子吃了熊心还是喝了豹子胆?居然敢当面辱骂裁判,真是婶婶可忍,叔叔不可忍。

    “嘟!”又一声哨响,裁判先是一指欧阳若甫,然后一指场外,直接罚下。

    “哇!”谁也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欧阳若甫居然当众嚎啕大哭起来:“妈妈,他们欺负我。”

    “靠!”不约而同的,两名裁判和十三中的球员都脱口而出,吐糟了。

    就在众人或奇异,或好笑,或羞愧的目光中,欧阳若甫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跌跌撞撞的经过了麦城的板凳席,也不搭理再三呼唤他的教练,直接奔着球员通道去了。

    这宝贝,也太有才了吧?等到欧阳若甫消失在视线之内,苏峰他们几个终于忍俊不禁,放声大笑起来,连裁判都转过身,双肩不停颤抖着,让一众麦城球员越发无地自容。

    “唉。”麦城的教练想了想,还是放心不下,终于一跺脚,追了出去。反正比赛横竖已经没有希望了,要是欧阳若甫再有个三长两短,岂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事到如今,这比赛已经彻底失去了悬念,双方球员都想尽快结束这场闹剧,可是偏偏这个时候,球迷们不干了,罗昊刚才的三个扣篮彻底的勾起了他们的兴趣,一看这比赛就要变成默契的训练赛了,这怎么能行?

    “3号,扣一个!3号,扣一个!”也不知道是谁带的头,慢慢的,参差的细声线汇成了整齐的呐喊洪流,刺激着双方球员的耳膜,人数虽然不多,但这毕竟是发自内心的渴望,居然也颇具声势。

    “那你就扣一个呗,这可是群众的心声。”苏峰事不关己的看了一眼罗昊,把皮球往他手中一抛,自己跑到一边去了。

    扣就扣,这还不是家常便饭?罗昊面筐站定,不屑的看了面前的白华斌一眼,很自觉的,白华斌默默的让开了去路。

    “很识趣嘛。今算是你的幸运日了,你应该庆幸自己对位的是我,而不是阿寒。”罗昊对白华斌的表示很是满意,但还是忍不住挖苦了几句。

    话是没错,但听在白华斌眼中却实在不是滋味,怎么,还真把我们当做橡皮泥,会任你们随意揉捏了?

    白华斌越想越觉得不能就这么算了,不管怎么,欧阳若甫也是自己最好的朋友,昨的事也是两人一起引起的,现在欧阳出了大丑,自己怎么能够无动于衷?

    没人注意到,白华斌的眼神渐渐狠厉起来,在罗昊和苏峰之间来回转了几次之后,最终落在了准备扣篮的罗昊身上,比起苏峰,他对昨直接伤害了自己的罗昊怨恨还是要更深一些。

    有仇不报非君子,姓罗的,你很得意是吗?很快,我就要让你哭都哭不出来!

    罗昊对此却是懵然不知,他心里想的是,这里是原五中的球馆,如果不出意外,到最后自己肯定还要在这里和主队进行冠军争夺战,这观众的人气,能积攒一点是一点,越多自是越好。

    那么,就用这个姿势吧。打定了主意,罗昊低头运球,加速,到罚球线附近后算好了距离,把手中的球往篮板上抛,想要来个自抛自接的大风车灌篮。

    风车式,一直以来都是罗昊的最爱,他认定了,只有这种动作,才能将自己超强的力量和超长的滞空彻底展现出来,然而今,他的这个动作似乎是无法顺利完成了。

    变生不测。

    就在罗昊启动之后,白华斌咬了咬牙,悄无声息的就从后跟了上去,为了不让罗昊发现,他可以放轻了脚步,如同狸猫一般,俯身猛窜。

    苏峰有一个习惯,就是当他在场上站着的时候,任何时候都不会是单纯的站着,他总是在不断的观察场上的形势,敌我双方每个球员在哪儿,在做什么,都做到了时时刻刻尽收眼底。

    白华斌一动,就被苏峰发现了,他这种蹑手蹑脚,鬼鬼祟祟的行动立刻就引起了苏峰的注意。虽然不知道白华斌想干什么,出于对罗昊的担心,他还是飞速跟了上去。

    “去死吧!”罗昊刚一起跳,他身后的白华斌也立刻发动,随后就跳了起来,伸手朝着空中的罗昊推了过去。

    白华斌快,苏峰比他更快。

    虽然比白华斌起步稍晚,但当白华斌起跳的时候,苏峰就从他身后急冲而出,超过了他一个身位有余,同时嘴里一声大吼:“阿昊,心!”

    罗昊一愣,虽然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但是他对苏峰的信任,绝度不打丝毫折扣,立刻就放弃了接球灌篮的想法,一弓身,伸出双手在篮板上一按,硬生生改变了身体的前进方向,几乎是同时,苏峰从后赶至,右手往罗昊腰间一搭,带着他朝篮板左侧跳了过去。

    接到罗昊的同时,苏峰一抬头,恰好就看到反弹而回的篮球从自己头上一闪而过,几乎是出于本能,他左手一顺,就把球按进了篮圈,然后,两个人才在空中斜掠而过。

    用尽了全身力气朝着罗昊一把推去的白华斌做梦都没想到,身在半空的罗昊居然能用那种匪夷所思的方式消失在他眼前,用力过大的他根本收不着去势,一头撞在了篮架之上。

    “砰!”的一声巨响,白华斌连哼声都没来得及发出,就眼前一黑,倒在霖上。

    落地的瞬间互推了一把分将开来的苏峰和罗昊团着身子在地面几个翻滚,一跃而起,听到响声之后,两人都是心中一震,以为对方出了什么事情,可是相视一眼之后,又发现彼此完好无损,不禁将狐疑的目光转向了篮下。

    当看到篮板正下方赫然直挺挺的躺着一个人后,虽然第一时间就猜出了这饶身份,可是对白华斌倒在地上的原因,两人面面相觑,都是一头雾水。

    意外已生,不论谁对谁错,救人要紧,裁判果断的一声哨响,中止了比赛,十三中和麦城的队医几乎是同时就冲了过来,相继一检查,都舒了口气。白华斌虽昏迷不醒,但呼吸平稳,应该没什么大碍,但轻微脑震荡,肯定是没跑了。

    一听白华斌没事,裁判的脸色立刻就难看起来,黑着脸朝正被人往担架上抬的白华斌一指,判了个恶意犯规,同样直接逐出场外,不过就算他不这么判,这比赛,白华斌也是没法打下去了。

    恶意犯规,两罚一掷,而且刚才苏峰扣进的两分也算了,本来就已经是60比34的比分一下子变成了64比34,而且十三中还握有球权。

    30分的巨大差距,就算从现在开始十三中球员都绑着手脚不再进攻,以麦城这些球员的心态都未必追的上,更何况发生了白华斌针对罗昊的恶意事件,大家都是满腔怒火,恨不得生撕活啖了他,又怎会对他的球队手下留情?

    虽然罗昊没事,但陈玄济却被吓得不轻,他当机立断,立刻就将场上的五个人全部换了下来,换上了全替补阵容,曹荣,李凯,夏禹姚,赵宝轩,这四个从未上过场的球员,配了一个陈冲,陈玄济对他们的要求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很显然,陈玄济低估了自己的这些球员,即便是市内选拔赛都没有得到出场机会的他们,心里无不憋了一股子狠劲急需发泄,一听自己可以上场了,立刻就红了眼,如同发情的公牛般跳着就冲了上去。

    上替补有上替补的好处,任何球队的替补都属于边缘人物,为了保住自己的位置,他们往往是最能严格执行战术的那一群,十三中的这些替补球员也不例外,难得的长时间上场机会,岂能不好好表现一番?

    你来我往几个回合下来,替补们的配合打得居然也有声有色,虽然由于手生,命中率不咋地,但一来麦城的球员已经全无继续比赛的心情,二来由于发生了刚才的意外,裁判对麦城球员的判罚格外严厉,相对的,对表现良好的十三中球员就宽松了不少。

    摧枯拉朽的一面倒,陈玄济看得眼珠子都快要掉出来了,这,这可能吗?自己的替补球员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

    “算了,管他呢,这种好事,做梦都梦不到,我还担心个什么劲?”既然想不明白,陈玄济干脆就不想了,好事降临,难得糊涂啊。

    75比40,最终,十三中以这么一个悬殊的比分取得了自己第一场淘汰赛的胜利。

    “头疼啊。”比赛一结束,唐方正就急匆匆的离开了球馆,现在他的感觉已经不仅仅是狼来了这么简单了。观看了整场比赛,他也就仅仅在垃圾时间看明白了一点点十三中的战术,而当苏峰在场上的时候,十三中的打法就让唐方正有种无从琢磨的感觉,这个球员的能力实在是太逆了,攻击一流,视野一流,传球一流,防守也是准一流,更可怕的是,唐方正看出来了一点,那就是苏峰对整支球队的控制已经到了如臂使指的地步,一句话,一个动作,一个眼神,无论包含怎样的信息,都有队友马上毫不犹豫的执行,而且毫无抵触的情绪,就算苏峰大声呵斥他犯的错误,那个球员也只会点头应是,并且立刻就会改正。

    上帝,能让一群正处在青春叛逆期的男孩子如同军队般令行禁止,这要怎样超群的个人实力和领袖魅力啊。

    唐方正突然觉得,自己今也许不应该来看这场比赛,因为看完比赛之后,他不但没有增加对苏峰的了解,反而更增迷惑,甚至对这支有了一点点恐惧。绝对堪称完美的领袖苏峰,辅以超级攻击手罗昊,高赌战术体系,严明的比赛纪律,这样一支球队,五中真得能顶住他们的冲击,保住冠军位置吗?

    唐方正不知道,他也不想知道。

    或者,这也能算作是另一种形式的难得糊涂?

    “罗昊,你没事吧?”比赛结束后,安雅和罗昊走在了一起,虽然两人昊已经分开了,但安雅对他的关心却并没有丝毫的减少,就在白华斌伸手推向罗昊的瞬间,安雅眼前就是一黑。

    不由自主的尖叫之后,一直到确认了罗昊安然无恙,安雅疯狂的心跳才慢慢恢复了正常,但同时又带给了她一个大大的困惑:我对罗昊究竟是种什么感觉?

    晚餐的时候,高彦龙手里拿着一根鸡腿,大口撕咬,用力咀嚼,不止是他,今大家的胃口似乎都格外的好,安雅都一口气吃了两碗米饭,外加菜若干,“苏峰,原你也算半个地主了吧,等下休息会儿,带大家一起出去逛逛,看看省城的夜景啥的,怎么样?”高彦龙兴致相当不错,喝了口玉米浓汤,提了这么个建议。。。。。。。。。。。。。。。。。。

    

最新推荐: 篮球之黄金时代 | 篮球风云之谁与争锋 | 篮球之易少 | 是篮球之神啊 | 一切从篮球开始 | NBA之篮球之王 | 梦想篮球巨星之炼成 | 武道篮球 | 打篮球太厉害了怎么办 | 校园篮球江湖 | 我真的在打篮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