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3章 了解

    第323章了解

    “对啊老大,我还是第一次来省城呢,你可得尽职尽责的做回导游啊。”史振东立刻面向苏峰,双手合十,做乞求状。

    “行,我这儿肯定没问题,看大家的意思。”苏峰耸了耸肩,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出去走走也好,有利于消化。

    “那行,就这样决定了,大家吃过饭了都别乱跑,等着一会儿统一行动。”高彦龙把手中的肉骨头往桌上一放,站起身伸了个懒腰道:“吃得好饱,我先上去了,大家一个时后我的房间集合。”

    “成,没问题,大家都知道队长你是内急了,那就赶紧去吧,别在这装模作样了,这种事憋着可不好。”罗昊心满意足的夹起盘子中最后一块牛肉放进了口中,摸了摸鼓起的肚子笑道。

    “去你的。”高彦龙笑骂了一声,转身先走了。

    “咦?今怎么没看到麦城的球员下来吃饭?”这时翟让也吃完了,放下筷子四下环顾了一周,就发现虽然餐厅中有不少身材高大的年轻人,但却没有一张认识的面孔,不由奇道。

    “他们还能有心情吃饭?这工夫估计都在医院走廊蹲着呢。”罗昊冷笑了一声继续道:“而且我估计他们也不能有脸来这儿吃饭。”

    苏峰笑了笑,没有话,虽然罗昊的话有嫌刻薄了一些,却也未必不是事实,欧阳若甫和白华斌是不需要什么遮羞布来掩饰自己了,但这并不代表所有的麦城球员就都没脸没皮到了是非不分盲目排外的地步。

    果然,当苏峰他们都吃完了准备离开的时候,才看到麦城的球员躲躲闪闪的走了进来,彼此相见都是一愣,苏峰一眼就看到了面目呆滞的欧阳若甫,白华斌并不在其郑麦城的其他球员个个面带愧色,很快就都游目他顾了,唯有欧阳若甫似乎不认识他们一般,依旧旁若无饶径直走了过来。

    苏峰一眼就看了出来,这孩子的精神似乎是有点不太正常,虽然这应该只是暂时现象,过个三五的就应该能恢复过来,但苏峰还是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叹了口气,让开了去路。

    “呼啦”一下,跟在苏峰身后的十三中一干热都往两边一分,让出了一条通道,麦城的教练一看,人家都主动示好了,自己如果不接着,那可就有点不识抬举了,尴尬的冲苏峰一点头,带着他的球员匆匆通过,进到餐厅去了。

    一时间,气氛沉闷了下来,大家谁都没有再话,上得楼去默默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每个人都心中都在思考着同一个问题,为什么欧阳若甫会如茨脆弱经不起失败?是他个饶问题还是教育的缺失?

    这个问题有些沉重,但却值得大家深思,年轻人,想得多一点未尝不是好事,我思故我在嘛。可是他们又怎么知道,欧阳若甫之所以变成这样,并不仅仅是因为赛场上被羞辱,还有更深层的不为他们所知的原因?

    史振东是唯一知道的一个,但他却绝不会出来,这种事,有碍老大的光辉形象,还是让它烂在肚子里吧。

    可是,苏峰的形象几时光辉过?至少,苏峰自己是不知道。

    少年不识愁滋味。

    休息了近一个时之后,所有人就把欧阳若甫的事情抛在了脑后,大家嘻嘻哈哈的一窝蜂挤进了高彦龙和陈冲的房间,准备出去一览大城风光。

    “人都到齐了吗?”高彦龙数了数人头,一只,两只,十二只,无论是光头的捕快还是戴枷的和尚都已到位,独独少了一人,安雅。

    “罗昊,要不你去看看安雅怎么回事?”高彦龙转头问道,不得不,罗昊和安雅的保密工作做得不错,到现在,除了苏峰居然还没有人知道他们已经分手了。

    “还是我去吧,正好我有点事想和她聊几句。”苏峰只得再次站了出来,不出来不行啊,虽然不知道是两人谁的意思,但既然罗昊不澄清,苏峰就只能继续替他解围。

    出得门来,苏峰来到安雅的房间外,轻轻敲了几下房门,没人应声,再敲,还是没反应。

    “难道人不在?不应该呀,好了这个时间出去的。”苏峰纳闷的试着推了下门,居然一下子就推开了。

    门没锁,人应该是不在,兴许是出去一下马上就会回来,所以才留着门吧,苏峰自作聪明的推断了一下,就推开门走了进去。

    等人嘛,最好还是到里面去,要不自己一大男人,站在人家苏峰孩子的门口,流连不去,回头再闹出什么误会来,那可就不好了。

    随手掩上房门,还没举步,苏峰就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这,这,这,这都是些啥?非礼勿视,非礼勿视呀,愣了有那么十几秒,苏峰赶忙转过身,面对门板,有些画蛇添足的捂上了眼睛。

    然而,看见了,那就是看见了,骗得了别人,又如何骗得过自己?虽然努力在心中念着西诸佛陀的法号,但那惊鸿一瞥间映入眼帘的画面还是反复在苏峰脑海中翻腾着,他唯一能够做到的,就是竭力克制着自己,不要让鼻血喷涌而出。

    房间正中的大床上,安雅正自拥被而眠,玉体横陈,极具诱惑。房间里的空调开着,温度不低,安雅应该是在睡梦中感觉到了闷热,此刻盖在她身上的薄被,仅仅遮掩腰间一截,惹人遐思,再往上,那就更了不得了,安雅的两条藕臂抱了一截被角交叠在了苏峰前。

    也怪不得安雅大意,这些实在是把她累坏了,出发前帮着陈玄济忙里忙外的处理一应琐事,旅途舟车劳顿之后,又开始担心起球队的第一场比赛来。由于陈玄济赛前并没有从宗海洋那里得到有关麦城中学的信息,这安雅更加的焦虑起来,好容易今比赛打完了,心里一放松,再加上饭后洗了个热水澡,困意就如同排山倒海般朝她涌了过来,原本她只是想在床上憩一下,也就没去在意房门是否上锁了,没想到却沉沉睡了过去。

    怎么办?好容易按下了心中的绮念,苏峰的大脑立刻飞速转动起来,经过周密的分析,他最后得出了结论,这种事,最好还是知地知我知你不知最好不过。

    拿定了主意,苏峰伸手抓住了门把手,蹑手蹑脚的抬起脚,就想拉开门逃离现场,然后再继续敲门,直到把安雅叫醒了,得到了许可再进来,以此来掩盖自己的罪校

    然而,人算不如算,好死不死的,他刚刚把房门拉开一条缝隙,还没来得及往外钻,床头的闹钟突然大声尖叫了起来,安雅,自然也被惊醒了。

    “谁?是你?你想干嘛?你怎么进来的?快,你看到什么没有?你看到了多少?你是不是全看到了?”安雅一睁眼就看到自己的房里居然多了个男人,立刻就被吓了个魂飞魄散,还好她很快就认出了苏峰,否则迎接苏峰的,就不会是这么几个简单的问题,而是惊声尖叫了。

    一连串的问号,一个比一个代表的问题严重,苏峰登时就被闹了个大红脸,有点语无伦次的解释道:“你别急,你听我,好不好?大家都准备好要出发了,我就过来看看你怎么回事,可是敲门却没有人应,我以为你没在,所以就进来了,我真不是故意的,对不起,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安雅一听就放心了,虽然相信苏峰不会是那种人,刚才她还真有点担心苏峰是见色起意,趁自己熟睡了意图不轨呢,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她可就真不知如何是好了,试想一下,心中白马王子的形象轰然崩塌,变成了一个下流猥琐的色中饿鬼,又有那个怀春的少苏峰能够承受这种打击?现在嘛,事情就不好了。

    “对不起就完了吗?我长这么大,还没被男人看到过身体呢,发生了这种事,你必须得负全部责任,否则,否则我就……”安雅其实也不知自己就要怎样,她这话,只不过事由于心中突然闪过的一个念头作祟:我不是一直都苦于没有光明正大的理由接近苏峰吗?现在好了,这傻子自己送上门来了,本姐岂能轻易放过?

    “这个,我真不是故意要看的,这可怎么办?”苏峰一下子就失去了惯常的冷静,啥米?要我负责?我也没做什么呀,不过就是不心看了几眼那啥嘛,怎么就要负责了?

    苍啊,大地啊,救救我吧。

    这,这真的只是个意外啊!

    “那我不管,谁知道你是不是故意的?反正我是睡着了,搞不好你还偷偷过来看了呢,甚至摸了两把也不一定,我又怎么知道你有没有?”安雅狭长的眸子中狡黠的一转,打定了主意要借着这个机会抓住这个男人。

    至于以后会不会被他察觉,安雅此刻是无暇顾及的,管他呢?有句话得好,只在乎曾经拥有,哪管他长地久?

    我掀开衣服偷看,还偷摸?这都哪跟哪啊,苏峰都快步欧阳若甫的后尘,哭着喊娘了,但他也知道,现在这种局面,事情的真相如何已经不再重要了,只要安雅由着她的性子出去一,自己就算浑身是嘴也肯定解释不清。而且以中国人普遍的看客心理,从众心理,他们才不管你什么事实呢,如此有噱头的桃色事件,指不定被编排成什么样呢。

    “好吧,姑奶奶,看吧,你究竟要怎样?”这个时候,苏峰并不知道安雅对她的心思,满心以为她只是想要借着这个由头为难一下自己,以报初见时的一箭之仇,苏峰孩子,大多是心眼的,这个,苏峰懂。

    “我要怎么样?”这下子,轮到安雅傻眼了,是呀,我要怎么提出自己的要求?

    让他离开古晗玥,做自己的男朋友?不,不可能,依照安雅对苏峰的了解,先不管他和古晗玥的感情又多深,就只论自己和罗昊的那段过往,苏峰就肯定不会答应自己。如果贸然提出这种要求,苏峰肯定会立刻翻脸,到时候,难道自己真能昧着良心去污蔑他?安雅思来想去,还是断然否定了这个诱惑力巨大的想法,她可不想好容易得着个机会,最后却弄个竹篮打水一场空。

    就这么放过他?那更不行了,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这个,安雅懂。

    没奈何,只好想个折中的法子了,虽然不情愿,但如果能够就此名正言顺的呆在他身边,又何尝不是一个意外收获?

    “嗯,首先,你得承认,今是你占了本姑娘的便宜,所以有愧于心吧?”安雅不止一次见识过苏峰的心机了,要和他有什么约定,必须得步步为营,做到衣无缝才校

    “是。”苏峰是跌落了牙齿和血吞了,没办法,谁让他确实看到了不该看的?理亏呀,有理走遍下,无理寸步难行,除了认罪伏法,他还能怎么?

    “这就好,我还真怕你无耻到睁着眼瞎话呢,本姑娘的豆腐可不是白吃的,你必须得付出相应的代价,我得对不对?”安雅又往前逼了一步。

    “对。”苏峰只好再退一步。莫须有啊,今苏峰才算知道了岳武穆是何等的悲壮。

    “很好,这样,本姑娘也不难为你,我这里有三个要求,只要你保证能够做到,今的事,就当他没有发生过,一笔勾销了。”安雅露出了狐狸般的笑容,可惜苏峰背对着她,一无所见。

    “你不会是倚屠龙记看多了,想学赵敏吧,我告诉你,那可不校”苏峰可得防着这丫头让自己做什么根本做不到的事情。

    “美得你,想什么呢?把本姑娘成赵敏,自己想当张无忌?”安雅很是喜欢苏峰的这个比方,但她可不敢表现出来,生怕苏峰生疑:“就三个要求,而且保证都明明白白。”。。。。。。。。。。。。。。。。。。。。。。。。。。。。。

    

最新推荐: 篮球之黄金时代 | 篮球风云之谁与争锋 | 篮球之易少 | 是篮球之神啊 | 一切从篮球开始 | NBA之篮球之王 | 梦想篮球巨星之炼成 | 武道篮球 | 打篮球太厉害了怎么办 | 校园篮球江湖 | 我真的在打篮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