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搅局者的苏醒

    哥伦比亚大学位于美国纽约市中心,排名世界第八,有九十六位诺贝尔获得者在这里工作或者学习过,人数位居世界第三,因此,哥大也是大名鼎鼎的常春藤联盟成员。

    常春藤联盟的成员全部是美国一流名校、也是美国产生最多罗德奖学金得主的高校联盟。在学术界,常春藤联盟的任何一所大学都是所有学子心中向往的天堂,但是对于体育界来说,常春藤联盟,却是一个尴尬的存在。

    至少在NCAA(全国大学体育协会)的赛事上,常春藤联盟的成员大学都表现得很疲软,特别是在篮球这一项目上,最近这十多年来,除了一个林书豪之外,常春藤就没出过什么像样的人物。

    最悲催的是,林书豪还是常春藤联盟另外一个成员大学——哈佛大学的学子,至于哥大,那得追溯到1972洛杉矶湖人的夺冠公臣吉姆-迈克米兰了。

    老吉姆今年已经67岁。

    2015年的2月,新学期刚过一个月,NCAA的分区赛事已经进入尾声,即将进入“疯狂三月”的NCAA锦标赛了,常春藤联盟分区联赛进入锦标赛的名额只有一个,比起,太平洋十二校联盟,十大联盟,大十二联盟这些分区联赛动不动就六七个名额的赛区来说,常春藤联盟的名额那是少得可怜。

    唯一的名额的得主就是联赛的冠军,对于哥大的篮球队来说,进入2月份的他们已经陷入了争夺锦标赛名额的被动之中,因为在一月份开始的常春藤联赛中他们已经输掉了四场比赛中的两场。

    常春藤联赛只需要打14场,排名第一的球队就可以进入称为“疯狂三月”的常春藤锦标赛,因此每一场胜利都是至关重要的,输掉的两场比赛中,其中一场是输给了劲敌耶鲁大学,另外一场则输给了弱旅康奈尔大学。

    “该死!丑陋的比赛!对康奈尔那一场比赛我们只拿了47分!”校园餐厅内,哥大篮球队队长,得分后卫德国人马奥多—洛沮丧地说道,他去年就已经入选了德国国家队,这无疑会被NBA的球探留意到,可是如果他无法带着球队打入锦标赛的话,他只能在今年晚些的欧锦赛打出逆天的表现才能得到一个比较好的选秀顺位。

    但是德国队厉害的家伙多得是,特别是他跟丹尼斯—施罗德的位置重叠,所以他分不到多少时间。因此无法进入锦标赛的话就意味着他会跌出今年NBA的选秀。

    因为在分区联赛中,除了UCLA、肯塔基那种人才辈出的学校,别的学校很难得到球探的注意,更别说篮球人才凋零的常春藤联盟,出自常春藤联盟的林书豪已经是NBA里混得最好的常春藤学员了。

    而他,在选秀的时候也是一个落选秀而已....

    坐在马奥多身边的大二生卢克-彼德拉塞克也叹了口气,说道:“真不敢相信在我们两个人都没有缺席的情况下只拿到了47分,这比输给耶鲁那场比赛更加令人沮丧。我想哈佛和耶鲁是不会输给康奈尔那种弱队的....”

    卢克-彼德拉塞克是一个大前锋,从2013年进入学校之后就打出了很好的数据,那一年他平均每场只打18分钟左右,却有5.3分3.2个篮板入账,对于进攻时间高达35秒的NCAA来说,这是很不错的成绩了,这一年他的场均得分已经突破十分,篮板接近5个,成为了马奥多的得力助手。

    马奥多是大三生,是球队的头号得分手,他今年打出了很高的数据,目前为止,他的场均得分已经有17分,以及四篮板两助攻还有场均1.5的抢断,是一个攻防均衡的分位,他期望自己能够尽快进入NBA,因为他很想像自己的同胞诺维斯基一样进入NBA,在任何一个城市都可以,他希望像诺维斯基一样成为某个城市的德国英雄。

    可是输给康奈尔的比赛让他感到非常的沮丧,剩下的十场比赛应该很难打了。除非全胜,不然的话,他们会很被动。

    就在马奥多和彼德拉塞克在校园餐厅品尝失败滋味的时候一个本来应该跟他们毫无交集的校友在纽约唐人街的出租屋中苏醒。

    李武满头大汗坐起,惊魂未定地打量着房间四周的摆设,虽然已经时隔三年,他还是清楚的记得这间房是自己在哥伦比亚大学攻读历史学学士时候租下来的房子,单间,配着卫生间,2015年,他就是在这间房做出了一个影响自己一生命运的决定。

    2014年,李武刚拿到哥伦比亚大学的奖学金来到美国读书,他出生在一个很普通的家庭,父母只是普通的中学老师,两袖清风,根本无法负担他出过留学的费用,但是他却凭借自己的努力拿到了奖学金,来哥大攻读历史学。

    来的时候,他就下定觉醒要赚大钱让自己父母享福。所以他没问家里要过一分钱,一道美国,他就开始勤工俭学。

    后来他在纽约布鲁克林区的一家中餐馆找到了一份服务员的工作,那家中餐馆很小,老板是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头,膝下无儿无女,李武去应聘的时候才发现这餐厅本来只有老头一人在打理。

    看在丰厚的时薪上,李武决定在这儿打工,可是老头付给李武时薪居然不是为了让他做后厨、洗完、或是做些什么别的,而是要传授李武一个神奇的东西——武术。

    “少年人,你骨骼清奇,老头子活不了多久了,就让我把一身绝学传授给你吧。”带着潮汕口音,满脸皱纹的老头这样跟李武说。

    开始,李武是看在工资的份上答应的,也许老头只是一个武侠迷吧,大不了就陪他玩玩,就当陪孤寡老人好了。

    可是老头却来真格的,直接把餐馆关停了,开始让李武劈柴、泡药水、跳板凳。刚开始李武是伤痕累累疲惫不堪,可是老头却让他冥想,一夜过后,自己不但有精力学习,还有精力继续给老头折腾。

    后来劈柴变成了劈砖头、泡药水的水温是越来越高、跳板凳变成了跑缸边,除此之外,还有各种匪夷所思的锻炼,比如用筷子抓苍蝇、蒙眼拍蚊子、刀枪棍棒峨眉刺,样样都要练,当然,还有各种武艺,比如通臂拳、八极拳、铁砂掌、梯云纵、金雁功、连环腿.....

    李武渐渐感受到了自己身体的变化,本来175cm的身高在一年内变成了187cm,手臂越来越长,手指也变得莹白修长,看起来就像是弹钢琴的。

    一年后,也就是2015年的1月,老头说李武出师了,留给了李武一箱子蓝皮手抄书,就飘然而去,后来李武再去餐厅,再也没看到老头,一个月后发现餐厅已经卖给了一个外国人做披萨店了。

    所以在2015年的2月,李武决定不读书了,回国参加一个地方台的武术节目,他觉得自己应该可以靠着这个赚钱。

    李武是对的,他几乎没用全力,只用了一套通臂拳就从武林风打到了昆仑决从昆仑决打到了华山论剑,最后约战泰拳拳王、跆拳道宗师,世界拳王,连战连胜,商业价值连连飙升,他却是让自己父母享福了,而且得到了令人咋舌的名利。

    到了2018年,他已经赚了近1亿美元,而且准备开始在好莱坞拍电影了。

    可是就在2018年的情人节,李武带着一群莺莺燕燕的女演员三里屯酒吧走出来的时候,打算在路边的树下撒泡尿,却没发现尿尿的时候自己踩到了树下面连接树上彩灯的电线,结果被电击...

    下一刻,他就再次苏醒于2015年的2月3号,这个他决定回国发展的日子。

    “我这TM是重生了么?居然在树下尿尿被漏电的拉灯给电死了!麻蛋....难道是现实版《死神来了》?”李武捂着头思考,他在想如果自己避过了那个拉灯的电线,会不会还有别的厄运,就在这时,他的记忆深处突然想起了自己决定回国后走在唐人街的一个小插曲。

    这件事情他一直没放在心上,后来再国内混得风生水起,当然更加不在乎了。

    那是他拖着行李箱走出唐人街的时候,一个穿着中山装,带着墨镜的年轻人叫住了自己,说要给自己算命,自己没有理会,快步离开,他练过武,刻意要走,谁都追不上,可是那年轻人却在自己背后喊了一句话。

    “老哥!此生莫要上擂台啊!不然会有性......”

    后来的话李武没听到,不过现在想起来,应该是“性命之忧。”

    老子就是今天碰到那小年轻的!李武一想立刻跳了起来,冲出出租屋,飞快地下楼,站在唐人街的街道上,游目四顾,希望找到那个熟悉的人影。

    果然,在一家杂货铺的门口,一个身高大约只有170,身材还有点小胖,带着墨镜的白脸小年轻也在游目四顾,好像在人群中寻找什么目标。

    李武立刻迈着大步朝那人走了过去,年轻人也看到了李武,怔了一怔,立刻笑了起来,摘下墨镜走向李武,一边走一边说道:“老哥!我一看你就知道是同胞,而且你的面相....”

    “直接说忌讳!”李武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一百美元的钞票递给了年轻人,他一时还没适应自己身价已经不是一亿美元的身份转变,一给就是一百,其实这一百是他口袋里唯一的一张百元钞票.....

    年轻人满脸堆笑地接过,嘿嘿笑着说:“老哥爽快,我就这么跟老哥说吧,老哥的面相是大富大贵之相,日后名利双收也是等闲,但是.....”

    “老哥要记着一件事,这辈子老哥可不能上擂台跟人都斗!所以那些个什么拳击、击剑、什么什么诀甚至是地下格斗老哥都别参加了,老弟我看得出老哥好像练过,而且不错.....”

    李武闻言怅然若失,原来这小子说的话和当年是一样的,此生莫要上擂台!不然有性命之忧!这种事情玄乎,可是他却亲身经历过了,不得不信,他还不想死那么早。

    虽然他上辈子那三年赚了很多钱,可是父母却总是提心吊胆地,生怕自己在擂台上被人打残打死。

    “儿子,你老了不会变成阿里吧?”

    “儿子,少打一些啦,钱够用就好了!”

    “儿子,千万别逞强,上次你的眼角都打破了!”

    这是父母经常对他说的话,李武想让父母过上好日子,更想父母不为自己担心....用自己的命去换钱,父母肯定不会开心的,李武一边想一边不知不觉地乱走。

    “哎....哎?老哥!别走啊!我还没说完那~!其实我们可以....”中山装年轻人一边大叫一边想追丢了魂似的李武,却没想到李武三步两步又消失在了人群中。

    李武现在满脑子都在想,学了武功,不打擂台,怎么来快钱?难道真的要等着靠奖学金读完大学找工作吗?历史学.....哪怕是哥大的,又能赚到多少?

    他是一个庸俗的人,他需要钱,但是却不想搭上自己的老命。

    李武正在行走间,突然感到自己的脚被碰了一下,低头一看,原来是一个篮球。

    “嘿!老兄,能不能把球扔过来?”街道旁边,一个带着黑人口音的少年说道。

    李武转头,看到街道旁有一个野球场,围着野球场的网子不高,只有三米左右,求应该是反弹出来的。

    几个黑人少年正对着李武招手。

    “当然可以!”李武捡起了篮球,看着在自己四十五度角的篮筐,突然想起:老子再在初中高中的时候可都是校队的啊!还拿过市里高中篮球赛第一名呢!凭着这身武功配合篮球功底,说不定.....

    现在他离篮筐的距离继续就是半场争球线到篮筐的距离,“唐门大散手!”李武心里默默运劲,举手一抖,运用了甩暗器的力道朝着篮筐打去。

    “刷!”篮球刷框入网。

    “嗷!”

    “嗷!上帝!”

    “WTF!”

    “我看到了什么?”

    “大号三分?”

    几个黑人少年纷纷大叫,甚至有人双手按住了自己的头。

    李武心中一喜:“有戏!”转身立刻朝着唐人街走去。

    中山装的墨镜小年轻依旧在唐人街闲逛,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篮球场算不算擂台?”

    年轻人一看李武回来了立刻喜笑颜开:“不算不算!当然不算!老哥打算去打篮球?额....不是我说,老哥虽然不矮,但是这个打篮球.....恩...去CBA做个后卫还是可以的...”

    李武听了立刻松了口气,笑着问年轻人:“我叫李武,哥大的学生,你呢?”

    “呀?校友啊!我是哥大的新生,何大宝,上个月才来,再商学院的金融系,主攻计量经济学。”年轻人立刻伸出手笑道。

    “计量经济学穿着中山装在唐人街算命?”李武跟何大宝握手。

    “嗨!我正在研究面相学和计量学中的概率重合是否属于一种数学范畴...所以要出来算命啊!船这衣服是要取信客户。要知道其实算命也是一种...”何大宝准备滔滔不绝地时候李武打断了他。

    “兄弟,我觉得我需要你。”说完拉着何大宝往哥大去了。

    哥大商学院的,不正好做自己的经纪人吗?李武名利双收那几年可换了不少经纪人,都是因为对方太坑,经常被甲方的糖衣炮弹和言语游戏忽悠,导致自己损失了不少钱,何大宝是哥大金融系的学生,应该不会这么蠢,更别说对方还会算命。对于死过一次的他来说这个特别重要。

    “不是,老哥,我们去哪?”何大宝上了出租车后茫然问道。

    “去找马奥多。”李武作为哥大学生当然认识这位学校的风云人物。

最新推荐: 新世纪篮球狂潮 | 篮球高校 | 我就是篮球天王 | 篮球界 | 篮球之黄金时代 | 篮球风云之谁与争锋 | 篮球之易少 | 是篮球之神啊 | 一切从篮球开始 | NBA之篮球之王 | 梦想篮球巨星之炼成 | 武道篮球 | 打篮球太厉害了怎么办 | 校园篮球江湖 | 我真的在打篮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