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六、平事儿

    在艾比的视角里,李武首先抢过了对方的一根铁棍,然后冲进了这些印度人的包围圈,接着他每一次挥舞铁棍,就会有一个人印度人倒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

    仅仅过了两分钟,除了李武之外,所有的印度人都倒下了。

    “铛....”李武把手中的铁棍一丢,对艾比说道:“走吧。”

    “等....等等,你确定不用报警吗?”艾比看着一地的印度人,觉得是不是应该给他们报警顺带叫个医生。

    “不用了,在唐人街,会有人来收拾这些残局。”李武说完又催促艾比带着印度女孩离开。

    艾比只得带着印度女孩和李武离开了,两人在曼哈顿区找了一个五星级酒店,安置好了印度女孩之后来到酒店大堂的咖啡厅休息。

    “李....所以你的武术真正的用途是这个?”说着,艾比用拳头比划了两下。

    “是的,艾比,这才是武术真正的用途。”李武点头。

    他不得不承认,刚才他非常的畅快,当他用一个空手入白刃抢过一个印度阿三手中的铁棍之后立刻一套“夜战八荒”的刀法就把8个印度阿三给打翻了,这种舒畅的感觉只有在擂台KO别人的时候才能找到。

    这种畅快,似乎没法在篮球场上找到。

    “哦!真是太酷了!当初你如果在奥本山宫殿的话.....我想最出风头的人应该就是你。”也不知道是美国妞的神经大条还是艾比终究比一般女孩见过更多世面,惊魂甫定之后就开始开玩笑了。

    “呵呵。”面对这种幽默,李武除了礼貌而不是尴尬的微笑之外也不知道能够作何反应了。

    “嗷!李,我想起了我一个好朋友,我想她能够帮助这个可怜的小女孩,虽然她是一个美国人,但是她的印度裔的,对自己的祖国很关切,特别对自己祖国女性的地位特别关切,我明天早上就打电话给她,在处理完这个问题之前,我想我不能继续追踪采访你了,幸好这几天你也没有比赛,雄狮队的下一场比赛应该是在20号对阵布朗大学了,我想我应该能够赶上。”艾比略带歉意地说。

    “好的,艾比,你不必有负担,先处理好这个女孩的事情,但是我希望,不管女孩怎么选择,你们都要尊重她的意愿。哪怕他选择回到那个人渣身边。”李武说道。

    “那是不可能的!”艾比坚决说道:“我不能容忍她回到那样的人渣身边,那等于把她推向了地狱。”

    李武叹了口气,他是学历史的,比艾比更了解印度的历史和社会现状:“如果她从小就生活在你们嘴里的‘地狱’里,就会失去向往光明的心。印度很多女性处于不平等的地位并不是她们不能抗争,而是她们习以为常,不想抗争。”

    说完之后没等艾比回嘴,李武就走了,很多印度女人其实就像中国古代愿意以死殉国的儒生一样,认为不公平的事情就是理所应当的,这样的人规劝是没有用的。

    他对艾比言尽于此,因为现在他要处理别的事情,出了酒店后,他发现酒店的大门摆着一盆红色的永生花,李武拿出一百美金对门童说:“你好,能不能给我两朵永生花,这一百块就是你的了。”

    就在李武和艾比安置印度女孩的时候,唐人街内一家本来已经关门的茶餐厅现在又开张了,在凌晨时分,开张的茶餐厅显得非常的突兀。

    餐厅的招牌灯亮着,门口站着两个人,一个印度人和一个亚洲人,两人时不时对望一样,眼神中丝毫不掩饰对对方的敌意。

    茶餐厅内部,大厅已经被清空,只有正中央有一张大圆桌子,桌子的两边各自站着十来个人,这些人几乎人人都有纹身,同样是一别印度人一边亚洲人,从肤色上看,两帮人泾渭分明。

    在两帮人的身前,各自有一人坐在圆桌的两端,在亚洲人前面的是一个穿着中山装、满脸皱纹的白发老头,另外一边,则是一个卷发、大眼睛、黑皮肤的肥大中年印度人,两人相对而坐。

    白发老老头眼睛半开半闭,还在打着瞌睡,肥大的中年印度人则对着老头怒目而视,但是眼神中却还有忌惮。

    “司徒坐馆。”印度人用蹩脚的中文念出了这四个字,然后用带着英文的口音说:“我们印度人这些年跟你们华人做生意,一直没有任何问题,你能不能跟我解释一下,为什么我们的女人到了你们地头,还没给钱就被抢走了?你们的按摩店已经亏损到给不起进货费了吗?”

    被称作司徒坐馆的老头打了个哈欠,无精打采地说道:“抢人的根本不是我洪青集团的人,我手下的四九仔看得清清楚楚,你们哥几个在街上拉货,结果被一个中国小子和一个美国妞给揍了,然后把货丢了,这也能赖在我们头上?我们洪青集团做事是有规矩的,收货不问来路,买货也不惹麻烦,货在我们低头丢了,不是我们自己人做的,也不会管。我说咖喱,这么多年合作伙伴,还不知道老头子的规矩吗?”

    被叫做咖喱的印度肥大男子一听立刻笑了起来:“噢,我的朋友,司徒老哥!如果不是你的人,一切都好说,看在湿婆的份上,我们会立刻再找一个女孩子给你们。但是我们一样要找那个中国小子的麻烦,希望你们不要插手。”

    司徒坐馆听完突然睁开了双眼,眼神凌厉地看了咖喱一眼,好像一头昏睡的雄狮突然清醒一样,瞪得咖喱心底一个哆嗦,随后司徒坐馆又恢复了昏昏欲睡的样子:“没有人可以在唐人街不付出任何代价地伤害中国人。”

    咖喱笑呵呵地说:“当然!当然!司徒老哥,我们不会在唐人街动手的..........”

    没等司徒坐馆说话,一个年轻的声音从茶餐厅外面传了进来:“如果你们今天不在这里动手的话,恐怕你们永远都没有机会动手了.....”

    咖喱身后一个中年印度人立刻用英文大叫:“老大!就是这个人!就是他抢走了迪拉!”

最新推荐: 新世纪篮球狂潮 | 篮球高校 | 我就是篮球天王 | 篮球界 | 篮球之黄金时代 | 篮球风云之谁与争锋 | 篮球之易少 | 是篮球之神啊 | 一切从篮球开始 | NBA之篮球之王 | 梦想篮球巨星之炼成 | 武道篮球 | 打篮球太厉害了怎么办 | 校园篮球江湖 | 我真的在打篮球 |